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書摘/聽李登輝說蔣經國為什麼欣賞他?與臺灣人你是誰?

  • A-
  • A
  • A+

記者鍾志鵬/臺北報導

前總統李登輝在2016年出版《餘生:我的生命之旅與台灣民主之路》,提到蔣經國總統欣賞他的原因,應該是「我的【日本特質】,對工作有責任感,誠實做事、不說謊」。以及提到臺灣人的身份認同,【長期處於多元文化的影響之下,台灣在中國文化的整體發展中,不僅成為了最進步的新生力量,也變成了中國文化的「新中原」】。

▲前總統李登輝提到,蔣經國欣賞他的原因,應該是「日本特質」。(圖/大都會文化提供 淺岡敬史 攝)

『新台灣、新台灣人』一定要基於使命與責任 彰顯自己存在創造新歷史

一九九九年我在《台灣的主張》這本書中寫到:「『新台灣、新台灣人』一定要基於使命與責任,彰顯自己的存在,創造新的歷史。」這個想法至今仍未改變;登輝在台北高校期間讀過歌德的《浮士德》、《少年維特的煩惱》,以及尼采的《查拉圖斯特如是說》、西田幾多郎的《善的研究》、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白癡》、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等外國名著,都影響了我的人生觀。

「不為一己之『私』,而是為大眾之『公』來工作。」

人生只有一回,如何將人生變得有意義進而肯定其價值?「不為一己之『私』,而是為大眾之『公』來工作。」用我的話來說就是「我不是我的我」的信念;民主國家的領導者絕不能被個人或權力所左右,身為領導者最需要的是捨棄私心,為公眾服務的精神。

▲ 前總統李登輝提到,蔣經國欣賞他的原因,應該是「日本特質」。(圖/大都會文化提供 淺岡敬史 攝)

我認為 蔣經國應該是很欣賞我的「日本特質」

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雖然不用過度美化日治時期的作為,但在這五十年裡,台灣得以從傳統農業社會蛻變為近代社會,並培養了守時、守法、金融貨幣經濟基礎、衛生觀念及企業經營等新觀念。雖然沒有確切的證據,但我認為,蔣經國應該是很欣賞我的「日本特質」,對工作有責任感,誠實做事、不說謊。

▲前總統李登輝提到,蔣經國欣賞他的原因,應該是「日本特質」。(圖/國使館提供)

與台灣認同相關的首要問題就是「存在」

雖然我們常說「台灣是實際存在的一個國家,也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但真的是如此嗎?只要冷靜觀察,就會發現台灣並不能說是一個正常的國家。台灣本身沒有憲法,直到現在還在使用中華民國這樣的國號,所以為了讓台灣存在,就非得用明確的形體來形成國家不可。

▲前總統李登輝提到,蔣經國欣賞他的原因,應該是「日本特質」。(圖/大都會文化提供 淺岡敬史 攝)

一九八八年 李登輝就任第七任總統時說「一心一意,團結奮鬥」

一九八八年,我在就任第七任總統時所說的「一心一意,團結奮鬥」,意即「大家一條心,為共同目標而努力」。當時作為新人政治家的我,也只能呼籲「大家一起努力」。而在第八任總統選舉時的口號則是「讓我們開創中華民族的新時代」。

一九九六年就任第九任總統時 李登輝主張「這是主權在民的時代」

然後在一九九六年就任第九任總統時,我主張「這是主權在民的時代」。在競選活動上的演講則說:「傾聽國民的聲音,徹底推行民主改革,以大台灣為基礎展開新的文化」。當時的我還說了下面的話:

雖然來到台灣時間不同 但大家同樣付出心血汗水造就了現在的台灣

台灣誠如我們所知,也是一個移民社會,除了早期的先住民同胞外,大部分是來自中國大陸的人,雖然我們來到台灣的時間不同,但大家都在這片土地上自食其力地耕耘,同樣地付出了心血與汗水而造就了現在的台灣。

用先來後到的時間差來議論誰是台灣人和誰不是台灣人 是沒有意義的

用先來後到的時間差來議論誰是台灣人和誰不是台灣人,這是沒有意義的,也完全沒有必要,要知道台灣是屬於我們的,唯有為了台灣努力奮鬥,才能作為台灣人的證明。然後在帶著新台灣人的這種觀念時,也不要忘記尊重傳承下來的中國文化。

有些政治學者分析了李登輝的演講 就討論起「台灣有兩種民族主義」

有些政治學者分析了我的演講,就討論起「台灣有兩種民族主義」,也就是「大台灣」這種以台灣區域為基礎的民族主義,和「中國文化」這種民族主義。但是,對我們來說,重要的並不是去問兩種民族主義之中哪邊屬於正統,而是該如何確立堅決的「台灣認同」,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一九九六年就任第九任總統時 李登輝強調「經營大台灣,建立新中原」

當選第九任總統時,我所強調的是「經營大台灣,建立新中原」,下文引用一部分的就職演講內容:

長期處於多元文化的影響之下,台灣在中國文化的整體發展中,不僅成為了最進步的新生力量,也變成了中國文化的「新中原」。

為了開啟「經營大台灣,建立新中原」的新氣象,現在正是我們從歷史的苦難之中踏出第一步,手牽手,心連心來完全融合各個團體,並凝聚全國人民共識的絕佳機會。

「中原」這個說法本來是指黃河流域一帶,中華文化的發祥地,但我所說的「新中原」,是指文化綻放之所,如果要講得更明白點,就是指民主主義的文化。這個文化是在所有台灣人的參與之下才能成立,是在參與之中孕育而生,並在「我們是台灣人」這個身分認同的基礎上成長。國民黨作為從中國大陸過來的「外省人」政黨已經是過去的事,現在早已經不是區分本省人、外省人以及先住民的時代。

▲ 前總統李登輝提到,臺灣已成中國文化的「新中原」。(圖/大都會文化提供 淺岡敬史 攝)

下面是一九九八年的光復節前一天,李登輝於十月二十四日的演講內容:

今天在這片土地上一同成長、一同生活的我們,包括先住民在內,不管是數百年前還是數十幾年前來到台灣的人,大家都是台灣人,同時也都是台灣真正的主人。

我們肩負著台灣前途的共同責任,該如何把對台灣的惋惜化為具體行動,並進一步拓展台灣的發展,這是我們每一個人作為「新時代台灣人」,責無旁貸的使命。

同時也是我們為了幫後代子孫創造出輝煌的未來藍圖,所必須承擔的責任。

在我的年代,選舉時總會區分「本省人」和「外省人」,這是不得已的事,而我自己在「本省人」較多的選區也的確比較占優勢,但從今以後,在「新時代台灣人」的討論基礎上,就不再需要這麼做了。

▲前總統李登輝提到,臺灣已成中國文化的「新中原」。 (圖/大都會文化提供 淺岡敬史 攝)

現在正是所有台灣人超越過去的恩怨 攜手共創新時局的時候

現在正是所有台灣人超越過去的恩怨,攜手共創新時局的時候。未來,台灣是否成為正常的民主國家,邁向一流國家的行列,關鍵在於:新時代台灣人的意識強化工作到底會不會成功,也就是愛台灣這塊土地的人、以台灣為優先的人、認同民主台灣價值的人,才符合新時代台灣人的定義,才是今後台灣需要的人。

李登輝一生的理想 就是希望將台灣從外來政權的統治中解放出來

登輝一生的理想就是希望將台灣從外來政權的統治中解放出來,邁向自由的國家;希望將「生為台灣人的悲哀」轉換為「生為台灣人的幸福」,這就是我的人生目標。我希望大家跟我做陣打拚,共同呼籲公民的覺醒,讓人民宣示自己才是國家真正的主人。

▲ 前總統李登輝提到,臺灣已成中國文化的「新中原」。(圖/大都會文化提供 淺岡敬史 攝)

▲前總統李登輝過世,著作「餘生」準備再版。(圖/三民書局提供)

▲前總統李登輝過世,著作「餘生」準備再版。(圖/三民書局提供)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