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日本高齡92歲譯碼兵憶二戰 原子彈譯成親子彈

中央社
  • A-
  • A
  • A+

(中央社東京14日電)92歲的高巢信芳是日本二戰期間的「譯碼兵」,將軍事機密轉成密碼,或將密碼譯回原文。他回憶,廣島原爆震驚全國,但原子彈是新武器,沒有對照的密碼,只得譯成「親子彈」回報。

▲日本二戰戰敗。(圖/翻攝自unsplash)

西日本新聞報導,家住福岡縣大牟田市的高巢信芳今年92歲,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擔任超機密任務「譯碼兵」,如今過了75年仍忘不了密碼的編排方式,還打趣說「思考數字可以訓練大腦,對防止老化很有幫助」。

 ●密碼書像電話簿,又厚又重

高巢芳信出生於福岡縣大川市,1945年1月,他16歲那年,開始就讀神奈川縣橫須賀市的海軍通信學校,學習軍事密碼。約有半年的時間,他每天都在密閉的黑暗房間中學習密碼編排;軍方為了保密,他偶爾有假日,也不被允許單獨外出,只能團體行動。

「譯碼兵」有兩項主要工作,一是把軍方上層的命令做成密碼,二是把收到的密碼「翻譯」成文字,密碼書也分為「做成用」跟「翻譯用」,每種各5本,總共10本密碼書。

高巢芳信說,密碼書「每本都跟電話簿一樣厚,書背還有灌入鉛,非常非常沉重」。目的是當船艦被擊沉時,密碼書也會跟著沉入水裡,不會浮出水面而洩密;遇到空襲躲防空洞時,他也必須把這10本書一起扛著帶進去。

 ●二戰新武器原子彈,密碼寫不出來

1945年6月,高巢芳信從通信學校畢業後,被編入宮崎縣日南市的油津第33突擊隊,該部隊操作自殺式攻擊武器「回天」魚雷(又稱為「人間魚雷」,由一名士兵搭乘魚雷,並操作攻擊船艦),部隊沒有宿舍,住在寺廟或舊的妓院中。

1945年的8月6日,日本廣島被盟軍用原子彈轟炸,高巢芳信至今仍對原爆之後發生的事情記憶鮮明。

高巢芳信回憶,廣島原爆之後,他接到來自大本營的密碼,著手進行翻譯,但「原子彈」這個新的武器沒有對應的密碼,「我看著「子」字絞盡腦汁,最後翻譯成『親子彈?廣島遭受嚴重損害』回報」。

 ●戰爭結束才知道任務多機密

幾天後,長崎也遭到原子彈轟炸,高巢芳信被長官命令燒掉密碼書,「處分密碼的時刻,就是最後的時刻」,高巢芳信接到命令後也有了赴死的覺悟,但仍活著迎接了戰爭結束。

高巢芳信說,他被長官交代要隱瞞曾擔任過轉譯兵,但他認為戰爭結束就不需要利用密碼了,不明白為什麼要保密。

 事後他才知道,他的任務是遠超自己想像的重要機密。厚生勞動省寄給他的軍歷證明書中,他配屬在油津突擊隊的時期,被記載為「不詳」。雖然他知道自己的任務是機密,但從沒想過有這麼重要。

高巢芳信戰後任職於西日本鐵道公司,直到屆齡退休,工作是檢查燈號跟警報器等,完全沒有用到軍事密碼的經驗。他手頭一張跟同梯外出時拍下的照片,是他唯一一張在軍中的照片,高巢芳信說,「這是我的寶物」。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