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書摘/蔡英文左右臉竟有政治意涵…她揭密這樣拍才夠辣

  • A-
  • A
  • A+

政治中心/綜合報導

2020年總統大選,力拼連任的蔡英文,歷經2018年民進黨縣市長重大挫敗的谷底,從而翻身成為台灣總統大選史上得票最多的候選人,進而連任成功。新書《我的老闆是總統》記錄著817萬張選票幕後小英雄,作者陳冠穎從媒體人轉換成為幕僚,她以年輕幕僚的視角,訪談近40位核心選戰成員,記錄著年輕世代如何參與並一起贏得總統大選。

▲2020總統大選蔡英文、賴清德以817萬票獲勝。

總統左右臉的祕密

擁有多年經驗的導演、拿起相機就激情到全身發熱的攝影師、碰上雖是剛出社會、卻才華洋溢的剪接師。這樣跨越時代的相互激盪,讓團隊成為創意卻又穩健的混合體。

如同每個活動現場需要「命題」,一個角色的形象是立體可塑的,他可以嚴肅、霸氣、威嚴,也可以調皮、可愛、溫暖。團隊想要給觀眾什麼樣的視覺享受,想要讓觀眾喜歡總統、移情到總統身上,抑或是讓民眾感覺總統是個有威信、能領導人民的角色,都端看團隊如何塑造。

只不過,在競選團隊這樣高壓高速的環境下,很多時候都沒有太多時間做準備。

「通常到現場就要臨時應變了,基本上就是靠經驗。」導演土狗說,同一個畫面以不同運鏡方式及角度,都會呈現出截然不同的氛圍。

土狗導演和冠穎導演陪蔡英文經歷多次選舉,他們與蔡英文的雙眼一同見證台灣選民的變化。

橫跨近十年時間,選民是有巨大的改變的。他們從草根、熱情轉變成冷靜、理性。

冠穎導演憶及和蔡英文跑「希望台灣一路有你」全台跑透透行程時,選民有時穿著藍白拖、瘋狂地追著遊覽車只為贈送粽子。近幾年來,隨著網路社群發展,愈來愈多支持者成為願意聆聽論述的理性民眾。而蔡英文也從原本看到攝影機就杏眼圓睜的瞪著鏡頭,到日漸習慣自然面對鏡頭侃侃而談。

▲總統蔡英文(資料照)

「總統一般給人的形象就是就事論事、理性的樣子,所以你很常看到她以瀏海遮住半邊臉的右邊臉龐,因為這角度拍會顯得比較有威嚴和魄力。」蔡英文一張在《時代》雜誌的封面照就是從瀏海覆蓋的右臉拍攝,照片中她眉頭深鎖,斗大標題寫著「她將可能領導華人世界唯一的民主國家,這讓北京開始緊張」。

這張照片為知名戰地記者亞當.費格遜(Adam Ferguson)所拍攝。

他將色度調暗,以高解析更加凸顯蔡英文的臉部和脖子的肌膚紋理。這樣的呈現方式搭配有力的文字,蔡英文自信又堅毅的微笑頗有一方之霸的威嚴。有趣的是,這張備受矚目的照片也拿來與星際大戰中的智者「尤達」大師做對比。

土狗導演邊說,邊用iPad播出一段蔡英文談蕭美琴的影片,「如果希望她多一點人味,就可以往沒有瀏海的左面拍。」影片中,蔡英文和時任總統府發言人的林鶴明正談話著。

攝影機就架設在林鶴明提問的身旁,並在蔡英文無預警的狀況下開機。另外一台機器,則架設在蔡英文沒有瀏海的左臉。影片中攝影機非常靠近蔡英文,與往常不苟言笑的樣子很不同,她的眼神顯得柔和,臉部肌肉也很放鬆,顯得溫暖、平易近人。

▲總統蔡英文(組合圖/總統府提供)

領導人要有領導人的樣子

「她教授出身,很愛聊天,你要用聊天的方式讓她進入狀況。」攝影師小球說,人物拍久了之後,都會知道人物的不同角度,可以表達不同的情緒。若被拍攝者需要配合攝影機,心情被干擾的狀態下便很難有好的成果。「總統不喜歡注意力被分散在不需要注意到的地方。」

又如,蔡英文在選舉時期籌組海外後援會凝聚海外鄉親力量,但因國內公務繁忙無法親自前往,所以特別錄製影片給海外鄉親。當時蔡英文站在講台前的談話拍攝角度也是團隊幾經思量的結果。

在拍攝時我還曾一度疑惑,為何要拍得那麼正式,不能輕鬆點像在和海外民眾聊天的方式在沙發上拍嗎?直到去了美國後援會才明白,那時的氛圍下,群眾需要有個一國領導者讓士氣迅速凝聚,所以影片中領導人有領導人的樣子是很重要的。

只不過這個拍法也很有眉眉角角,導演們為了營造出領導者的威嚴,他們由上往下拍營造出眼神往上提的精神感。「由下往上拍會有種悻悻然感,所以我們由上往下拍,不僅眼睛有神,臉也會比較尖,沒有圓潤感就會相對比較有威嚴。」

▲《我的老闆是總統》紀錄817萬票的幕後小英雄。(圖/天下文化提供)

其實在問問題的當下,關於拍攝角度的問題,團隊花了一點時間思考才作答。時常被叫去拍攝時都在很臨時的狀態,沒有太多時間想當下為什麼這樣拍,但在思考過後,才發現每個動作其實都有意涵。

回想起初次看到他倆時,土狗導演是會在攝影器材堆中倒頭呼呼大睡的性格藝術家,冠穎導演則是看似凶神惡煞、其實卻擁有赤子之心的直爽大男孩。選舉時我負責海外業務,因總統致詞影片才和他們有合作機會,當時他們像親切的大哥哥一般待我。

即便我是個時常心急拿問題去騷擾他們的煩人精,他們幾次看到我踏入辦公室時,還數度露出驚恐的眼神。但是,他們仍溫柔耐心的教我許多專業知識。選舉後,我們成了幾乎無話不談的摯友。

攝影師小球是拿到機器就會全身發熱,是一個會帶著真摯自信的笑容說「我很驕傲我是總統的隨行攝影」的職人,而攝影師阿福則是連收音都會緊張,工作兢兢業業、認真扛著機器,努力等待按快門的瞬間。

剪接師元祥和子晴則是年輕有創意的新生代,元祥善於用蔡英文和民眾的互動營造她溫暖柔軟的形象、子晴則能透過蔡英文鏗鏘有力的致詞營造總統有領袖風範的樣子。透過剪輯,他們以細緻的工筆描繪總統的多元樣貌。

「這場選舉後,改變了你什麼?」我問。

「我以前是個討厭政治的憤青,現在開始喜歡政治,想關注政治了。」

第一次參與選舉,向來活潑可愛的子晴從對政治冷感、到看到總統來到辦公室時會興奮尖叫,並大喊「總統好!」

她笑說:「這817萬票裡面,應該也有很多和我一樣的覺青吧。」

2020蔡英文大勝,還沒來得及慶祝,瘟疫爆發席捲全球,但在蔡政府的穩健帶領下,台灣的防疫成為世界領頭羊之一。

在這817萬票裡,有多少和子晴一樣開始關注政治的年輕人,我們不得而知。或許,這817萬票已對台灣的體質產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對於在這場選舉中努力過的每個人,又何嘗不是帶來他們人生中的重大改變?

▲「我的老闆是總統」作者陳冠穎(圖/陳冠穎提供)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