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獨/窮到年收僅8萬!靠拍廣告續命 陳玉勳曝重拾電影真相

  • A-
  • A
  • A+

記者廖福生/台北報導

有時候,舊的東西不見了,並不是因為它們沒有價值,而是被遺忘在了某個角落。在1997年拍完《愛情來了》之後,10年以上沒有電影作品的導演陳玉勳,帶來了構思20年的《消失的情人節》「以前的愛情故事都是一些高富帥、貴族、白雪公主、白馬王子,但我們實際生活上的人都不是這個樣子的呀!」

▲導演陳玉勳新片《消失的情人節》入圍本屆金馬獎11項大獎。(圖/記者楊澍攝影)

一直以來,陳玉勳導演的鏡頭總是聚焦於市井小民的日常生活,從《熱帶魚》到《愛情來了》再到《總鋪師》與《健忘村》,但其實在拍完《愛情來了》之後,曾經有1、2年沒有工作「我當時每天就遊手好閒,看球賽度日,因為我當下不知道要拍什麼才能挽回觀眾,那個時代就是沒有人要看國片,既然這樣我到底為什麼要拍,如果真的拍下去到時候無聲無息,那我花這麼多時間在做這件事到底值不值得?」

▲導演陳玉勳曾經以電影《熱帶魚》及《愛情來了》瞬間爆紅。(圖/記者楊澍攝影)

之後,陳玉勳開始了拍廣告的生活,一拍就是10來年,在2013年靠著《總鋪師》成為億萬導演,卻又因為《健忘村》瞬間失足,而讓他重回導演的契機,其實是身邊有些朋友因病過世讓他對人生有了不同的體悟:「我40幾歲以後開始看到周圍有一些朋友生病,有的心肌梗塞就走了,我開始感到人生無常,不知道我還能夠活幾天。因為搞不好明天就走了,所以我那時候每天睡覺的時候就會想說。如果我現在馬上掛了,我是不是會有很多遺憾?我如果不現在趕快拍電影,我一定會後悔。」

▲在看見身邊的朋友因病驟逝後,讓他重新開始拍電影。(圖/記者楊澍攝影)

但陳玉勳透露,其實自己最窮的時候是拍完第一部電影《熱帶魚》之後,「那時候我就很懶,然後也沒有積極想要找工作,也沒有很快去寫下一個劇本,就偶爾去學校演講轉一下車馬費,那一年我報稅,年所得總共8萬塊,而其中的5萬塊還是去參加中國時報辦的一個『青年百傑獎』的獎金,所以扣掉之後我那一年的收入其實只有3萬塊。」

▲導演陳玉勳透露當時最窮的時候年收入僅8萬元。(圖/記者楊澍攝影)

而新作品《消失的情人節》入圍金馬11項大獎的肯定,陳玉勳坦言是劑強心劑,但他也語重心長的表示,不要被市場去影響了創作的走向:「千萬不要去追逐年輕人,因為我們在想拍這個一定沒有年輕人,不見得看的電影的電影就會不好,因為電影年輕人是主力,但你不可能去追上年輕人,因為你年紀比他大,你的想法一定跟他很不一樣,應該讓年輕人去追!」

▲陳玉勳曾經有將近10年沒有電影作品。(圖/記者楊澍攝影)

最後,問了勳導「拍了這麼多年沒拿過一座導演獎,這次會不會特別在意?」陳玉勳淡淡的回道:「我也是會遺憾呀!因為我這輩子都沒拿過導演獎,但這也不是我能夠做主的。」

也許,對陳玉勳來講,任何的肯定都比不上熱愛拍電影的那份初心,就如同他在訪談裡提到的「我覺得把電影拍好,看能不能留下來後代的人也看得到,這是我唯一想做的事。不是為了人而是為了我自己。」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