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戲說台灣》吹狗螺的少年 潘為志和狗狗一起拍戲好嗨!

  • A-
  • A
  • A+

戲說台灣/特別報導

台灣目前最夯的民間傳奇戲劇《戲說台灣》最新單元《黑狗精雪奇冤》,講的是一個被人害死的少年,因為被縫上狗舌頭,而不能向別人說出自己的冤屈,還被當作妖怪,最後變成黑狗精回來復仇的故事。

此次擔綱男主角的潘為志,跟狗特別有緣,在《戲說台灣》中,已經演過兩次的二郎神,這次除了和狗狗合作演出之外,還要演一個只會吹狗螺的冤魂,真是一大挑戰!以下,就由小編為各位帶來潘為志的拍戲甘苦談!

Q、這次演出,跟狗狗一起拍戲,會不會很辛苦?
潘:平常我是一個很喜歡狗的人,但是跟狗狗拍戲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情!狗狗在現場很容易想跟人玩或是跑出鏡頭,不容易控制,牠的力氣又很大,我都要很用力握著狗繩跟牠拔河,常常手上已經磨到破皮,還是要很開心的笑著把戲演完,尤其古裝劇的狗繩又是粗麻繩,一天下來真的是超痛的!(笑)

戲說黑狗精

Q、全部的戲裡,最印象深刻的是哪部分呢?
潘:這次我的角色死掉時分成兩個階段,一個是剛死的冤魂、一個是變成黑狗精之後,因為他是個很善良的人,所以冤魂的階段,我沒有表現的太被仇恨所左右,一直到後面忍無可忍,他才化身成黑狗精,將戾氣跟兇狠的那一面展現出來。但不管怎麼說,他都已經不是人類,註定跟母親和妻子分別,所以最後告別的時候,我真的演到很想哭,深刻感受到那種無奈,印象很深刻。

戲說黑狗精

Q、這一次演的是一個被割掉舌頭無法申冤的冤魂,還要很悲情的一直吹狗螺,有沒有笑場呢?
潘:其實排戲的時候一直笑場,畢竟我平常很少做吹狗螺這件事…(編:正常人平常是不吹狗螺的吧!)…哈哈對啦,正常人其實平常不會吹狗螺,但是正式來的時候,我心裡想的其實是這個角色的遭遇,那種有苦不能言的痛苦,很努力的想要將他詮釋出來,所以自然而然就不會笑場了!

戲說黑狗精

聽完潘為志的甘苦談,是不是對《黑狗精雪奇冤》這個故事更感興趣了呢?想看潘為志吹狗螺以及更多精采演出,就準時鎖定《黑狗精雪奇冤》吧!

戲說黑狗精

戲說黑狗精

(戲說台灣特派記者 笑笑報導)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