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007悲歌!情報員退休先心理輔導 身分認同混淆淪雙面諜

  • A-
  • A
  • A+

記者楊佩琪/台北報導

檢調偵辦國防部軍情局共諜案,備受矚目的就是「台灣第一特務」張超然,根據了解,這並非第一起「雙面共諜」案,涉案的也多為退休情報人員。曾任高檢署檢察官的律師張進豐表示,過去偵辦過的類似案件,皆可發現或許是深入敵營太久,使得這些特務出現「自我身分認同混淆」的狀況,還得參加心理輔導。但大半輩子的生活都在中國,在台灣一旦無法調適,變成「雙面共諜」的機率就相當高。

▲現實中的情報人員,沒有電影《007》中,詹姆士龐德那般光鮮亮麗。(示意圖/翻攝自Pixabay)

曾經偵辦過「雙面共諜」案的張進豐表示,要成為情報員,得接受常人無法想像的嚴厲訓練,例如,如何讓測謊儀器都測不到他說謊。擁有好幾個名字、國籍、職業等更是基本款。

到了必須深入敵營時,為了不讓對方察覺任何蛛絲馬跡,得對自己以近乎催眠方式,讓自己完全融入扮演的角色中,猶如電影中常演的橋段,即便要你殺死「自己人」也得眨都不能眨眼。

只是如此徹底地「隱藏自己」,也讓情報員們容易陷入身分認同混亂的狀態。張進豐表示,尤其退休的情報員,過去幾乎大半輩子都生活在任務地,娶妻生子都不為過,社交圈、生活圈通通都在那,根本完全與台灣脫離。

▲偵訊時,張超然向檢方表示,情報人員說話「七分真、三分假」。(資料照/記者楊佩琪攝)

退休後回到台灣,等於斷絕過去一切,以新的身分生活已經相當不容易,一旦想起過去執行任務時遇到的困難,保護自己和「組織」的意識再度回到腦中,連基本的說話都回到「七分真、三分假」狀態,就容易出現後遺症。

為了解決退休情報員這種混亂狀況,其實機關皆有設有心理輔導單位,每個退休回來的都必須經過輔導,有成功回歸台灣社會,也有不少失敗例子,許多人因此回到熟悉的「對岸」,但如此一來,難免還是得跟執行任務時的「對象」繼續接觸,即便只是單純做生意,一不小心就容易淪為「雙面共諜」。

張超然就是一個相當典型的例子。其退伍的時間點,正值台海危機爆發的1996年,原本可領到的上校月退俸,從10萬元逐年遞減至現在的7萬。在中國廣州、海南種植檳榔與高經濟價值水果維生的他,決定重回中國,月收入至少也有10萬餘元。但一到中國,因還是得小心不讓自己的真實身分曝光,反而成了替中方招攬人員、蒐集情資的「共諜」。

其實,張超然在接受偵訊時,也向檢察官表示「情報員說話,都是七分真、三分假」。只能說情報員工作恐怕不像電影《007》主角詹姆士龐德般亮麗,真正的情報員不僅得隱藏自己,還得揹負一輩子都卸不下的沉重負擔。

110年全中運在雲林-草地音樂會
大數據推薦
110年全中運在雲林-草地音樂會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