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獨家/唐伯虎點秋香秘密曝光 含笑半步癲竟是這樣嗨出來的

  • A-
  • A
  • A+

記者鍾志鵬/台北報導

1993年經典電影,周星馳與鞏俐的《唐伯虎點秋香》,已經28年了。當中鄭佩佩演的華夫人與唐伯虎的「含笑半步癲」毒藥變賣藥廣告橋段,已成為引爆觀眾大笑的難忘記憶點。鄭佩佩在自己所寫的回憶錄《回首一笑70年》書中透露兩個秘密,一個是當起「說廣東話周星馳」與「說普通話鞏俐」兩人的翻譯。另一個「殺人滅口、必備良藥」部份,竟然是她半夢半醒之間,與周星馳「嗨」出來的。

▲華夫人是武俠影后鄭佩佩東山再起大作。 (圖/翻攝自電影「唐伯虎點秋香」)

▲ 華夫人是武俠影后鄭佩佩東山再起大作。 (圖/翻攝自電影「唐伯虎點秋香」)

▲ 華夫人是武俠影后鄭佩佩東山再起大作。 (圖/翻攝自電影「唐伯虎點秋香」)

武俠影后鄭佩佩沉寂多年  1993年拍唐伯虎點秋香東山再起

1月6日剛過生日的鄭佩佩已經75歲了,1996年20歲以大醉俠走紅影壇成為武俠影后,育有三女一子。在事業如日中天時,嫁為人妻。又在事業破產、婚姻告吹、人生走到谷底之際,與星雲大師結緣,也沉寂多年。

沒想到1993年的東山再起之作《唐伯虎點秋香》華夫人讓她再度崛起,2000年《臥虎藏龍》碧眼狐狸攀上顛峰。真實生活中的她,篤信佛教,活躍至今。

▲華夫人是武俠影后鄭佩佩東山再起大作。 (圖/翻攝自電影「唐伯虎點秋香」)

▲「唐伯虎點秋香」正在NETFLIX播出。(圖/翻攝自NETFLIX)

華夫人說秘密  當翻譯還有那場經典爆笑大戲的故事

在《回首一笑70年》書中,鄭佩佩訴說了自己的一生,也說了《唐伯虎點秋香》不為人知的故事…

「華夫人」帶我復出...

為了生活,一九九二年我又回到香港重返銀幕前工作。師父星雲大師讓我在香港佛香精舍掛單,解決居住問題,讓我重出江湖無後顧之憂。我接拍的第一部戲是和周星馳、鞏俐合作的《唐伯虎點秋香》。

但是周星馳的電影出名「無厘頭」,我連一點幽默感都沒有,怎麼懂無厘頭呢?我看完周星馳所有的戲(錄影帶拷貝)以後有點信心,就同意先接這部《唐伯虎點秋香》。可能是太久沒拍戲了,接到《唐伯虎點秋香》的第一天通告,我顯得格外緊張。早早就把裝扮好了,頭梳好了,戲服也穿好了,就坐在那裡等。

▲鄭佩佩不只是華夫人,更當起周星馳與鞏俐的翻譯。 (圖/翻攝自電影「唐伯虎點秋香」)

那天周星馳一早就來了,他反正不用化妝,戲服穿好,戴頂帽子就成了。他匆匆弄好了就趕緊離開了化妝間。這也難怪,化妝間是臨時搭的,也真夠小的了,沒事都擠在那兒幹什麼呢?

沒一會兒,女主角鞏俐也出現了。鞏俐和我倒是曾相識…,

「咦?妳怎麼會在這兒?」她見到我在化妝有點意外。

「拍戲啊!我演華夫人。」

之後這部戲的武術指導,把我拉到一旁,開始考我,看我到底還有多少斤兩。

我和武術指導,還有幾個武行在那兒比畫了半天。一下又考考我的腿,一下又看看我的腰;無意間我仍注意到鞏俐一下子被請上去了,可是沒一會兒又下來了;一下子星仔也下來了,後面還跟著一大夥人。

▲鄭佩佩不只是華夫人,更當起周星馳與鞏俐的翻譯。 (圖/翻攝自電影「唐伯虎點秋香」)

武術指導把其中的一位叫住了:「導演,佩佩姐沒問題!」

「導演,你好!我是鄭佩佩。」我一聽是導演,趕快上前打招呼。真是好不容易才見到了《唐伯虎點秋香》的導演李力持。

「佩佩姐,妳好,妳好,不好意思,妳再坐一會吧!」

李導演很客氣地和我打了個招呼,就立刻隨著那隊人馬一起衝進了化妝間。

「怎麼啦?出了什麼事了?」我試著向我們的這位武術指導打聽。

「沒事沒事!星仔會搞掂(把事情成了)的!」武術指導明明知道,卻不願意提。

「那他們上面拍了多少了?」我硬是要打破沙鍋璺(問)到底。

「還沒開工呢!」然後為了滿足我的好奇心,還補充了一句:「第一天開工,總會慢一點的。」

就算是我很久沒拍戲了,這下還是意識到一定有問題存在。

我還沒來得及再「八卦」一下,就有人叫「導演說發夜宵了!」只見《唐伯虎點秋香》的老闆、老闆娘向華強夫婦來到現場,後面跟著製片劇務,手裡大包小包地拿進化妝間,說是為星仔、鞏俐添菜。

▲華夫人甩招測試唐伯虎是不是真愛秋香,爆笑橋段已成經典。 (圖/翻攝自電影「唐伯虎點秋香」)

▲ 華夫人甩招測試唐伯虎是不是真愛秋香,爆笑橋段已成經典。 (圖/翻攝自電影「唐伯虎點秋香」)

華夫人會說廣東話與普通話  周星馳如獲至寶

吃夜宵的時候,星仔聽見我和鞏俐用普通話聊天,像發現什麼寶似的:「佩佩姐會講普通話,可以讓佩佩姐來當我們的翻譯。」說著把他手上的劇本打開,跟我解釋著他們拍了一晚上都還沒拍成的那場戲。

那場戲是唐伯虎進了我們華家的第一個晚上,半夜三更來了幾個採花賊,唐伯虎跑到秋香姐的房裡,是想通風報信英雄救美的,怎麼知道讓秋香誤會了。

▲鄭佩佩不只是華夫人,更當起周星馳與鞏俐的翻譯。 (圖/翻攝自電影「唐伯虎點秋香」)

那段戲,本來星仔安排了唐伯虎要和秋香對詩詞。鞏俐卻說公司給她的那個劇本上,沒有這段戲。她不但聽不懂星仔的廣東話,更不能理解星仔的唐伯虎這種無厘頭的「詩詞」。

華夫人當起唐伯虎與秋香的翻譯  電影更順利完成

我花了整個晚上,在他們兩個之間解釋來解釋去的。最後終於明白了,他們之間根本的問題,不是在語言不通,而是觀念不一樣。但這一時間,是怎麼也無法可以解決得了的。

之前鞏俐不是跟星仔合作過,為什麼這下子,她腦子又轉不過來了呢?

原來鞏俐在《唐伯虎點秋香》開拍(1993)前不久,在威尼斯影展(1992 秋菊打官司)剛拿了個最佳女主角大獎。一個國際女星,讓她來演無厘頭,她怎麼過得了自己的這一關呢?

▲鄭佩佩不只是華夫人,更當起周星馳與鞏俐的翻譯。 (圖/翻攝自電影「唐伯虎點秋香」)

無線電話那頭的聲音  撫慰了鞏俐在香港的孤獨

我的翻譯,並沒有真正幫到周星馳和鞏俐之間的溝通。倒是鞏俐手中的無線電話,一直在為鞏俐建立她心中的橋梁。

電話的另一端,是遠在中國內地的張藝謀張導演。那時候,他是鞏俐的「精神食糧」。如果沒有張導演在電話裡全程陪同,鞏俐這些晚上是絕對熬不過去的。

我想,很可能就在第一天開鏡,老闆娘向太來探班時,給周星馳帶的是燒豬肉,而給鞏俐帶來的就是這個手機了。所以那個晚上,宵夜過後,鞏俐掛上了電話,就高高興興跑到樓上去拍戲了。本來有點兒僵持的氣氛,因為我們女主角「點頭」而好轉了。

華夫人「閒事」管好管滿  翻來譯去越晚精神越好

我想可能是因為她自己一個人在香港,言語不通,沒人可以跟她溝通吧!而我沒想到的是,就因為這樣的傳話,一下把星仔的廣東話翻譯成普通話轉告鞏俐,一下子又把鞏俐的普通話翻譯成廣東話告訴星仔,向來早睡的我,本來這個時候腦袋已經無法轉動了,這樣來來去去倒把我弄得整個人清醒了,而且這個閒事還管得愈來愈起勁了。

▲華夫人是武俠影后鄭佩佩東山再起大作。 (圖/翻攝自電影「唐伯虎點秋香」)

經典「含笑半步癲」 就這樣誕生了

大概這時的星仔有點無奈,他看著我半天,突然問我:「佩佩姐,妳能不能試試?」他顯得有點不好意思,或許他覺得我應該能理解他的無厘頭吧。

試什麼?其實一開始我沒弄懂他到底想要幹什麼。等到弄清楚了他的意思,反而覺得有點興奮。「可以啊,可以試啊!不過我不知道該怎麼演,你教我。」經典「含笑半步癲」就這樣誕生了。

當然也不是一次就成,來來回回地試了好多回合。幸虧我重出江湖後,攝影機已經有了一種功能叫「回放」。一拍完導演馬上可以回放剛剛拍的鏡頭。我們每拍完一個,星仔就回放給大家看,要每一個人看了都覺得好笑,才可以過關。

▲ 華夫人是武俠影后鄭佩佩東山再起大作。 (圖/翻攝自電影「唐伯虎點秋香」)

▲華夫人是武俠影后鄭佩佩東山再起大作。  (圖/翻攝自電影「唐伯虎點秋香」)

華夫人半睡眠之間像喝酒  「含笑半步癲」是嗨出來的

這個時候都快天亮,我完全處在一種半睡眠的狀態。說也奇怪,當我想睡而沒得睡的時候,我整個人會變得特別嗨,像是喝了酒一樣,整個人完全放鬆了,或許因為這樣,我才能進入無厘頭的境界中。

接著我的戲分就被愈加愈多,反正我們通告是傍晚六點到早上六點,這是我最睏的時候,也就是我最嗨的時候,最合適演無厘頭。「我居然在這種機緣巧合裡,變成現在大家心目中的搞笑華夫人」。

▲ 華夫人是武俠影后鄭佩佩東山再起大作。 (圖/翻攝自電影「唐伯虎點秋香」)

▲華夫人是武俠影后鄭佩佩東山再起大作。 (圖/翻攝自電影「唐伯虎點秋香」)

從女主角變成女配角  鄭佩佩母親與老師一度不能接受

母親不能接受,一向被她拿來炫耀的大明星女兒,已經不再是女主角,她比我更不能接受我已經開始演夫人了!片子出來(1993年)在香港放映午夜場,那天遇上大颱風,我的好友Mary 和她的丈夫到香港來度假,他們陪我一塊去看午夜場。

到底是周星馳的電影,票房完全沒有受到颱風影響,電影院照樣擠滿了人,賣個滿堂紅,Mary 和她的丈夫從頭笑到尾。雖然我看不出所以然,但是我心裡還是很高興,我以為從此我的片約會不斷而來。

▲ 華夫人是武俠影后鄭佩佩東山再起大作。 (圖/翻攝自電影「唐伯虎點秋香」)

▲ 華夫人是武俠影后鄭佩佩東山再起大作。 (圖/翻攝自電影「唐伯虎點秋香」)

但事實上並非如此,片子在香港放映的時候,的確是天天滿座,但是在內地上映卻得不到觀眾認同。或許這個故事家喻戶曉,弄了個無厘頭版,很多情節不能為當時一般觀眾所能接受。

我相信很多人都不記得,這一部《唐伯虎點秋香》當時受到很多非議,今天突然成了經典,我也有點想不到。

想不到的還有我的老師胡金銓導演,以及師伯李翰祥導演。這兩位港台的大導演,把我找去狠狠地訓了一次話。他們當然知道我需要工作,但是他們覺得,再困難我也不能夠不顧自己的形象,他們無法認同我的無厘頭。

電影大賣後 終於掛名「鄭佩佩東山再起重出江湖」

還有一個小插曲是當電影出來的時候,海報上幾乎找不到我的名字,這也是兩位大導演所不能接受的。他們認為不管怎麼樣,我是個武俠影后,武俠影后東山再起怎麼可以無聲無息,還被糟蹋成這個樣子呢?

不過幸虧第二天海報上突然就加上了我的名字,還寫了「鄭佩佩東山再起重出江湖」。我想是因為觀眾的回響好,公司主動把我名字放上去。所以我常覺得「很多事情不用去爭,該是你的怎麼都是屬於你的」。

▲ 真實生活的華夫人篤信佛教,依然活躍,子女幸福陪伴。(圖/翻攝自鄭佩佩微博)

▲ 真實生活的華夫人篤信佛教,與獨子一起主持做菜節目。 (圖/翻攝自鄭佩佩微博)

▲鄭佩佩的真實人生,篤信佛教,皈依星雲大師。(圖/香海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佛光山香海文化出版鄭佩佩撰寫之《回首一笑70年》

鄭佩佩 介紹:

鄭佩佩一九四六年一月生於上海,著名影視演員,擅長舞蹈和表演。曾以《情人石》獲國際獨立製片人協會金武士獎。主演中國新派武俠電影開山之作《大醉俠》,又以《毒龍潭》被香港和台灣報界選為「武俠影后」,沉寂多年復出後以《堂伯點秋香》華夫人東山再起。再以《臥虎藏龍》碧眼狐狸,榮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獎,參與近百部電影電視劇的拍攝,2020年《花木蘭》中演出媒婆。也與兒子原和玉一起主持做菜節目。著有《擦亮心燈》、《戲非戲》等作品。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