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全球第一毒王」感染逾100人 醫護殉職他奇蹟康復出院

  • A-
  • A
  • A+

記者陳弋/綜合報導

最近衛福部桃園醫院群聚感染引發關於「超級傳播者」的討論,讓人想起2003年SARS疫情中最有名的「毒王」周作芬。此人前後造成逾百人染疫,其中光是醫護人員就超過50例,最後他自己痊癒出院了,多名醫護卻殉職,連親人也染疫死亡。

▲廣東海鮮商人周作芬引發逾百人的傳播鏈,在2003年SARS時期被媒體指為「全球第一毒王」。圖中人和文中人物無關。(示意圖/翻攝自Pixabay)

台大兒童醫院院長黃立民指出,當一名感染者造成十多人以上染疫,無論是直接或間接的傳染,都會被認定為超級傳播事件。雖然沒有人會故意把病毒傳染給親友或對自己施以救援的醫事人員,超級傳播者仍經常被媒體冠以「毒王」的封號。SARS時期最有名的當屬廣東海鮮商人周作芬,因他而起的傳播鏈導致100多人倒下,死亡的包括醫護和他的岳父母。

《國家地理雜誌》特約撰稿人、知名科普作家逵曼(David Quammen)在《下一場人類大瘟疫》一書中提到SARS流行時期的第一位「超級傳播者」周作芬,至今沒有人知道他在哪裡受到感染,應該不是來自海產,因為魚類和甲殼類從來沒有被列入SARS的可能宿主名單。

周作芬在一個海產市場經營店舖,他的活動圈子可能和其它畜品市場有點交集。無論病毒源自何處,總之2003年1月病毒侵入他的肺部,引發咳嗽和發燒,逼得他在當月底前往廣州的醫院看病。

然而周作芬只在第一家醫院待了2天,期間至少感染了30名醫療人員;後來他的狀況惡化,轉診到第二家醫院,那裡是專門處理SARS病患的機構。不幸的是周作芬在轉診過程中掙扎、嘔吐,更把痰液噴得救護車上到處都是,又感染了2位醫師、2名護理師和1位救護車駕駛。抵達第二家醫院後,醫師緊急為他插管,以免他窒息死亡,沒想到悲劇持續上演。

很多民眾不曉得,為染疫者插管對醫護人員來說,是一項極度危險的任務,必須在最短時間內完成,彷彿是病人、醫師、護理師等人和死神的「近距離」賽跑。病患不太會乖乖躺著讓人插管,當一根管子被放進喉嚨,對方肯定會覺得十分不舒服,不免扭動、掙扎或反射性咳嗽,此時很多的飛沫連同呼吸道中帶血的黏液都會噴出,空氣中可能飄著無數病毒。

為身材魁梧的周作芬插管尤其困難,此時他已因缺氧而極度躁動,令醫護人員更難以控制。數名醫師和護士情急之下按住他的頭部和四肢,讓麻醉師試圖從後方插入管子。在插管的過程中,周作芬帶血的濃痰隨著一陣陣劇烈的咳嗽往外噴,隨後吐出的呼吸道分泌物不僅弄髒床單、枕頭,更濺到身旁醫護人員的口罩、衣服、鞋子。

那家醫院有23名醫師和護士被周作芬感染,遭殃的還有同院的18位病患和陪病家屬,他的家族也有19人生病。後來周作芬被廣州醫療界稱為「毒王」,他自己最後熬過這場大病,然而被他感染的許多人都已不在人世,有的人是直接從他身上染病,也有些人是後來間接被感染。

值得一提的是,在周作芬的傳播鏈中,有一位感染者是某教學醫院的腎臟內科教授劉劍倫(當年64歲),他所任職的醫院就是一開始為周作芬治療的那一家。劉劍倫在2月中出現感冒症狀,距離他和周作芬接觸已有2個禮拜,隨後病情稍有好轉,讓他決定按原計畫前往香港參加親戚的婚禮。他和夫人在2月21日從廣州搭乘巴士跨界前往香港,晚上和家人團聚後下榻當時的京華國際酒店,夫婦倆住進911號房。

入住當晚,劉劍倫的病況急轉直下,並且在飯店9樓的走廊打噴嚏、咳嗽,在環境中留下相當數量的病毒,專家經過疫調推估他至少感染了16位房客和1位訪客。其中有一位78歲的老婦人和先生從加拿大到香港探親,同樣住進9樓的房間(904號房),和劉劍倫的房間僅數步之遙。

隔天一早劉劍倫醒來,已經病到無法出席婚禮,隨後自行住進距離酒店最近的廣華醫院,最後不幸在3月4日往生。劉劍倫離開京華國際酒店的隔天,那位78歲的老媼也結束香港行程離去,她遭受了感染但還未發病,於是她登上了班機返回多倫多,不知不覺中把SARS進一步送上國際。

▲科普作家逵曼(David Quammen)在書中探究HIV、伊波拉以及SARS等全球重大流行疫情。(圖/漫遊者文化)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