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女兒控訴父親外遇 七等生紀錄片拍攝作家道德矛盾

中央社
  • A-
  • A
  • A+

台灣現代主義作家七等生一生書寫主題不離情慾、道德,近期將上映的紀錄片「削瘦的靈魂」,導演朱賢哲就以此為主軸,拍攝七等生一生中的矛盾,片中也將七等生女兒控訴父親外遇的片段公開。

▲女兒控訴父親外遇 七等生紀錄片拍攝作家道德矛盾已故作家七等生為主題的紀錄片「削瘦的靈魂」中,導演朱賢哲訪談多名七等生的親友,片中也將七等生女兒控訴父親外遇的片段公開。(圖/目宿媒體提供)

七等生在60年代以現代主義的筆法寫出異色、衝撞道德的作品,在當時引發極大的爭議,但也因此成為台灣文壇獨特的存在,目宿媒體的文學系列紀錄片「他們在島嶼寫作」,第三系列就以七等生的紀錄片「削瘦的靈魂」作為首發,藉由鏡頭進入七等生的創作生涯。

七等生本名劉武雄,生於1939年,苗栗縣通霄鎮人,七等生作品以小說為主,藉隱遁小角色作為抗議台灣社會總體壓力的象徵,代表作品有「我愛黑眼珠」、「沙河悲歌」、「重回沙河」等,其中「沙河悲歌」曾改編為電影。

「削瘦的靈魂」由朱賢哲執導,他自2017年接下這檔紀錄片的案子後,開始研讀七等生的著作,從2018年開始跟七等生與其親友訪談,耗時約3年左右完成這部電影。

朱賢哲接受中央社記者訪談時表示,對七等生一開始的認識,是「沙河悲歌」改編而成的電影,這次為了拍攝,特別買了兩套七等生全集,一套自己讀,另一套給工作人員,希望藉此了解七等生的原貌。

七等生小說的核心,聚焦在對於社會、世界的控訴與思想,朱賢哲指出,「一部分是他的思維,一部分是他的情感,還有一部分是他的創作、虛構和想像。」朱賢哲說,在前製時期,為了研讀七等生的作品,耗費了許多功夫,「因為七等生的作品沒有辦法讀得很快,一天頂多就60頁。」

拍攝期間也遇到許多困難,「一開始七等生是不願意被錄影的。」朱賢哲說,七等生願意讓親友被訪談拍攝,但是七等生自己卻排斥鏡頭錄影。為此朱賢哲循序漸進地說服,幸虧七等生女兒曾經與朱賢哲共事,獲得七等生女兒的幫忙才漸漸讓七等生願意面對鏡頭。

「很多能夠訪談的親戚、朋友的電話,也都是他女兒給我的,她告訴我可以找哪些人。」朱賢哲說,從此可以看出晚年的七等生對於女兒的依賴,而七等生的女兒也對父親有無法割捨的情感。

在片中,朱賢哲以七等生的作品「我愛黑眼珠」、「沙河悲歌」等,重新改編成類戲劇,穿插在紀錄片訪談之中,並且合成動畫,藉此建立七等生的立體面貌。

紀錄片訪談遍及七等生的親友、兒女,朱賢哲說,七等生的特立獨行,從親友兒女對七等生的埋怨就可看出,但也可以觀察到所有人對七等生堅持寫作的佩服,「那是相當矛盾的情感。」片中甚至有一段女兒對於七等生外遇的憤恨指控。

朱賢哲表示,七等生女兒知道這個片段被剪入片中後,只說「這是一定要的。」朱賢哲說,那一段,其實是女兒與父親的和解,「她也知道爸爸對她媽媽也是有愧疚。」

朱賢哲認為,七等生一生受到情慾、道德很大的困擾,「他有很細膩的部分,但我覺得情慾對他而言,是非常大的困擾,也是我覺得七等生寫作最代表人類的地方。」

朱賢哲說,「家庭的情感關係,對他是一個困擾,但七等生自己也有說,家庭的東西是一個倫理、思維。你看他的小說,他這麼赤裸去寫情慾,也代表他的思維不是在一個家庭身上,但是他的情感卻是在一個家庭之內。」因此朱賢哲認為,家庭的牽絆,其實是七等生一生都矛盾的心結。

對於這一部紀錄片,朱賢哲說,自己真的很喜歡,監製支持他沒有保留、很直接地呈現,將七等生一生關注的情慾、反道德議題表現出來,「後半段都在講情慾,把自己(七等生)的情慾、折磨述說的很清晰,也是講出所有人類的困擾,相信可以因此讓觀眾有很多討論。」

七等生紀錄片「削瘦的靈魂」將於3月19日上映。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