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老照片故事/阿牛快回家 80年前老牛撒嬌像孩子 有洋蔥

  • A-
  • A
  • A+

記者鍾志鵬/臺中報導

一張來自彰化的「吻別!阿牛再見」,老農送為他工作一輩子老牛去安養中心的道別照片,感動無數網友。而這一張年代更早,80多年前日治時代,由「臺灣總督府登錄寫真家」陳耿彬所拍攝的「老牛啊!快快回家」照片也令人感動,老農深情款款的跟叫孩子一樣,叫在河中不走的老牛回家。一個呵護、一個撒嬌,記錄純樸的台灣農業時代。

▲「老牛啊!快快回回家」人牛情深好動人。 (圖/興臺印刷提供)

老牛啊!快快回家  一張照片道盡人牛情比大海深

這張照片是日治時期,總督府寫真攝影師陳耿彬,最喜歡的一張照片,當年這張曾經參加比賽沒得獎,研判原因可能是因為評審不能體會與懂得老農與老牛之間濃厚的情感。在早期台灣農業時代,台灣牛是農村最重要的動力來源。

「老牛啊!快快回家」中的故事是,因為老農非常疼愛老牛,在相機還不是很普通的年代,老農不願意給陳耿彬前輩拍攝,當時問到的理由是,老農非常害怕老牛的魂魄被照相機奪走,因此才會趕快想把正在河中浸泡河水的老牛帶走。

▲ 「老牛啊!快快回回家」興臺彩全體員工以3千多張照片,共同創作的蒙太奇作品「人牛情深」。(圖/興臺印刷提供)

但是老農害怕也擔心把老牛弄痛了,可以看到他左手提起繩子,右手輕輕扶著繩子,所以繩子看起來有點緊,但也不致於將老牛的鼻環拉的太痛。

「拜託!我還想玩,我不想回家」老牛像極了頑皮的孩子

但偏偏老牛身體還泡在水裡,不願意回家,從老牛的眼神,可以感覺到牠正在撒嬌,好像在說「拜託!我還想玩,我不想回家」像極頑皮的孩子。

於是老農就用手捧著冷水,慢慢往老牛身上潑去,邊潑邊說著天黑了,涼了涼了快回家,好讓老牛可以回頭,找到岸邊趕快回家,避免被拍攝,「被奪走牛魂」。照片可以感受到老農小心翼翼的溫柔動作,而這一瞬間的畫面,被陳耿彬前輩,停格成成永恆。

台灣第一位攝影記者  陳耿彬百歲攝影展阿牛最吸睛

陳耿彬前輩在 1967 年辭世,「徒畜以慈愛之心懷 鄭教授呼應老牛畫作」,這福畫作,是1979 年當年正逢台中建府 90 週年紀念。台中圖書館曾邀請家屬在臺中中興堂,舉辦名為「吉光片羽」的陳耿彬先生攝影展。

▲ 「老牛啊!快快回回家」人牛情深好動人。(圖/興臺印刷提供)

臺中教育大學大鄭善禧教授看到「老牛呀!快快回家」黑白照片之後,深感老農對疼入心的老牛呼喚,文字這樣描述「不忍強拉牛繩,以右手撥水,呼喚老牛天涼了快回家,老牛再泡得愜意扭頭相應不理。若牧童會強拉牛繩弄痛牛鼻,就沒有這樣慈懷的場面。」

▲ 陳耿彬前輩是台灣第一位攝影記者。(圖/興臺印刷提供)

台灣人對牛的情感好深  努力勤奮有靈性得人疼

「阿牛再見」與「老牛啊!快快回家」,不同年代的老農與老牛的深深情感,見證著一段段人牛情深的動人故事,台灣農業時代的真實場景,永遠一幕幕停格在照片裡。老照片有無盡的相思與感動。

▲「吻別老牛」,不同年代,人牛一樣情深動人。 (圖/蔡孟興老師提供)

▲「老牛啊!快快回回家」人牛情深好動人。 (圖/興臺印刷提供)

▲「老牛啊!快快回回家」是攝影展主視覺。 (圖/記者鍾志鵬攝影)

▲陳耿彬前輩是台灣第一位攝影記者。 (圖/興臺印刷提供)

▲ 陳耿彬前輩是台灣第一位攝影記者。(圖/記者鍾志鵬攝影)

陳耿彬 台灣第一位攝影記者介紹

陳耿彬前輩出生於1921年,作品橫跨日治、民國兩個時代,在臺灣新聞社寫真部啟蒙,走上報導攝影、印刷製版的專業領域。

1935~45年間:以最先進的光影捕捉及專業的製印版技術發展。

1938 年:當上臺灣新聞社寫真部主管。

1943 年:當年才22歲,就獲得台灣總督府登錄寫真家的殊榮,成為當年中部地區唯一能夠近身幫日本總督拍照的攝影師。

1945 年創立興台照相製版處,與同好創立臺中攝影研究會、中部美術協會攝影部門創始會員。至今興台彩色印刷公司已歷 75 年歷史。二戰後,鄉土、風景攝影成為陳耿彬前輩的最大創作嗜好足跡遍及全省。

2020 年值陳耿彬前輩百歲冥誕,以職涯、作品、家庭三部份影像為主,分戰前十年、戰後二十一年的展覽,見證臺灣從農業時代進入工業時代的人文演變。

▲1965 年陳耿彬夫婦、大伯耿崇夫婦、洒花阿姨同遊北港朝天宮。(圖/興臺印刷提供)

▲ 陳耿彬前輩是台灣第一位攝影記者。(圖/記者鍾志鵬攝影)

電電購看直播搶現金紅包 四季雲端墊、雙銀bra、除臭褲、撐腰健膝、美激背心、甩油鍋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