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加拿大人Nick落腳台灣 打磨世界翹首以待的設計軟體

  • A-
  • A
  • A+

文/Hive Ventures 蜂行資本

加拿大東岸的Nova Scotia,距離台北約12,248公里,如果具象的表示,兩地的距離幾乎等同於地球的直徑。

但這一切並未阻止Nick Budden從Nova Scotia搬來台北。

遠渡重洋到世界的另一端,即使台灣很悶熱,夏天的濕氣對於加拿大人來說簡直是酷刑。即使台灣沒有北方大地的蒼遼,冬季也沒有滿山的皚皚白雪,Nick Budden仍舊甘之如飴地奔向這裡。

三年前飛機落地的那一刻,地勤人員溫暖地對Nick說:「歡迎回家!」他的心理沒有覺得突兀,而是真真切切地認為到家了。

Nick常常覺得不可思議,在他人生的前半場,旅行為家,邊工作邊旅遊,足跡橫跨日本、韓國、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等數十個國家,探索過無數的城市,最後卻決定落腳台灣。

「到底為什麼選擇台灣?」他的投資人問他。

Nick靦腆地笑了笑說:「因為,台灣人不一樣!」

Phase的誕生,是要讓設計師和工程師的協同工作回歸本質

Nick Budden是位「Serial Entrepreneur」,人生閱歷精彩豐富,目前是Phase的創辦人兼CEO。該項目已開發三年半,目前產品接近最後上市階段,預計年底會針對設計師族群進行封閉測試。

Phase是一個針對數位設計圈開發的軟體,目的是弭平Digital Designer和Coder之間的溝通落差。Nick表示,他的本意就是要讓digital designer專注在設計,而工程師專注在寫代碼,不要浪費時間在溝通及調整UI介面,讓設計及程序開發能夠釋放出不必要的溝通成本和資源,各自去做自己擅長的事。這個願景很宏偉,也是無數設計師和前端工程師期望擁有的工具

Nick是極其少數能夠同時代表Designer和軟體工程師角度說話的人。他大學時的第一個項目就是擔任雜誌的Digital Designer,他熱愛設計,覺得能在電腦上畫出自己心裡想像的圖案是個很酷的事。學校畢業後加入了一家只有三個人的新創團隊,其中兩位是老闆,真正的員工只有他一人,他被迫自學成才,搖身一變,立地轉型成為軟體工程師。換句話說,Nick在這場磨練下,能夠單打獨鬥,獨挑大梁完成一整站的網頁設計和coding。

遊走在兩個工種之間,讓他看到了設計師和軟體工程師之間的觀念和語言差異,他見過無數次設計師和工程師來來回回溝通一件很小的事情,例如「按鈕的互動去哪裡?這個顏色和我的設計不對!」Nick知道設計師和工程師都很痛苦,但是不這樣溝通,產品又做不出來,時間就在這難以避免的溝通中,一分一秒地流逝,同時也消耗雙方原先的工作熱忱。

看到問題就想動手解決的Nick發想:「如果設計師擁有一套軟體,可以畫完之後,直接變成UI及設計都調整好的頁面,而且自帶了代碼,那工程師就可以專心去做API和後端調用數據庫的工作,如此一來,整個作業會更快速更有效率,雙方的潛力可以更被釋放。」

Project Phase(https://phase.com/)橫空出世,僅在開發階段,就獲得450萬美金的投資。看好Phase而投資的VC來自美國、歐洲及台灣,包含Hive Ventures, Palm Drive Capital,500 Startups、和德國的Paua Ventures和42Cap。

Hive Ventures是台灣VC圈第一個投資Phase的機構。談到Phase,Hive的創辦人John和Yan興奮地表示,第一次聽到Nick的vision,就被他眼底堅定的光折服。這個軟體所要解決的問題深深打動了兩人。John是軟體工程師出身,在矽谷和大陸的軟體圈創業多年,一直擔任CTO的角色。他最能了解Nick所說的痛苦,也深刻理解Nick要解決的不是一個幾百萬的問題,而是數十億美金的大市場。在做完DD調查後,Hive Ventures毫不猶豫地投資了Phase。

Nick這次募資的順利,完全要歸功於過往經驗的厚積薄發。一路走來,他並非一帆風順,在上一個創業項目,Nick曾經面臨公司用盡最後一分錢,不得不睡朋友家沙發來度日,雖然後來拿到一筆天使投資得以續命,項目最後也出手賣給了馬來西亞的公司。但是上次的經驗讓他在Phase這個項目中,如履薄冰,更加謹慎,也避免了一些募資的彎路。

Phase還未上市,已經在設計圈引起轟動,目前有超過3萬位來自世界各地的Digital Designers要求成為第一批測試用戶。他們都對這個新世代軟體要解決的問題感到興奮,冀盼Phase能減輕他們工作上的困難。Nick表示,來自歐美各地用戶的期待令他感到責任重大,在完成測試後,第一批版本公布的主要市場將面對歐洲和美國,如果一切順利,Phase將成為少數由台灣本地團隊開發,面向世界的設計軟體。

Cross-culture工作環境激盪出好想法 Phase提供舞台讓台灣人一展長才

Phase目前有18名員工,辦公室有如聯合國一般,成員來自於世界各地,包含美國、加拿大、歐洲及台灣籍。這18名初創成員的過往工作經驗也很豐富,來自谷歌、Cyberlink、Mozilla、IBM等知名企業。Phase的員工笑道,其實何必出國留學,來Phase工作就能體驗海外工作經驗和結交世界友人。

由於Nick曾遊歷世界各地,深刻體驗到東方與西方文化的不同,所以能接受和擁抱cross culture的辦公室環境。

在2011到2015年間,Nick在東南亞整整周遊列國了3年多。從斯里蘭卡、新加坡、馬來西亞、尼泊爾、日本、韓國、柬埔寨到台灣。每一站他至少都待三個月以上,去徹底地體會當地生活民俗。

Nick喜歡挑戰自己的弱點。例如他認為自己個性害羞,遂在馬來西亞加入音樂劇演出,那三個半月的舞台經歷,讓他徹底打開心胸,面對自己。而從那時開始,他在挑戰自己的道路上越走越遠,每到一個地方就選擇一件事來逼迫自己跳出舒適圈。這些特殊的經歷,也讓Nick能夠放寬心胸地面對文化衝擊。

很多人會問Nick怎麼處理文化差異的問題,他笑笑說:「沒有完美的解決方案,只能異中求同。」他意識到,矽谷和台灣的工程師在工作方式上極其不同。台灣工程師受硬體產業思維影響較深,喜歡在一個完整的框架下來做事,認真做好每個螺絲釘,小心翼翼地避免錯誤。反之,矽谷的工程師喜歡自由的行事風格,只需要team leader給予工程師一個預期達成的結果,就放手讓工程師自我發想來實現這個功能,而這兩種風格各有利弊。

Phase的企業文化就是希望員工有自己的主見,能以更具創造性的方式來設計並開發產品。所以在公司制度裡,Nick儘量不用Top-down的方式下指令,而是採用Behavior Driven Development(BDD)的模式來進行開發。所謂BDD就是用實時討論和實際的模型來設計產品並進行軟體開發,而非坊間常見的由PM部門撰寫規格交付給工程師開發。

除了工作思維的不同以外,Nick還注意到一個問題,西方教育下成長的同事,擁有比較強勢的溝通技巧,往往開局自然而然就會主導小組討論。但這未必有利於組織成長,害羞而非英文母語的同仁,往往沒有機會表達出自己的思考點,優秀的意見反而被埋沒了,對於組織成長不利。

針對這些問題,Nick研究了很久,提出了一些做法,他將團隊拆成更小的小組,讓大家在3~4個人的小組中進行討論。他觀察發現,在小組的環境下,台灣同事較能暢所欲言,也能取得更具全面性的結論。而最後再由各個小組將結論提煉到大組來討論,進而形成共識。

Nick表示,每一週會有一天全公司會見面開會。這一天,大家可以盡情討論並反饋,檢視進度,確認各自的目標及落差,再做個總結,為接下來的工作做調整。

個體有差異,但是都需要被尊重、被體會,才會激發出其深藏的潛力。

Nick說,他喜歡台灣人對於生活有追求,一旦認定,就會花很多時間去努力。有可能是插花,有可能是跑步,也有可能是投身慈善事業。他看到了台灣人對於生命的熱愛,而這種熱情是很難被培養或是後天強加的。這種「Mission-Driven」的特性,也是台灣人在高科技產業成功的原因之一。

Nick認為可以改變work culture去調適文化差異,但他無法把一個人變成mission-driven。這是他為何覺得可以把研發中心設在台灣的最大原因。台灣人的韌性、負責和專注,是非常適合做軟體開發的,只要適度引進矽谷的工作思維,引導得當,這裏也能產生偉大的軟體公司。

談到這裡,Nick給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話:「雖然軟體是一行行的代碼,畢竟是由人寫出來的。Phase需要優秀的人,而台灣最不缺的,就是人才。」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