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後誰還還關心醫護?他揭白色巨塔黑幕:恐危及病人安全

  • A-
  • A
  • A+

記者張雅筑/採訪報導【17:55發稿|18:21更新 修改內文

國內疫情在5月爆發,歷經兩個月上下的努力,終於趨緩,也確定在明(27)日全台降級,但疫情過後,誰還記得醫護人員的犧牲、奉獻?事實上,在疫情期間,很多前線醫護是咬緊牙苦撐,即便受不了想離職,但想到同事得因此更辛苦,患者可能因此無法獲得更好的醫療照顧,所以選擇留下來堅守崗位。一名在北部某知名醫學中心擔任急診護理師的阿金(化名),他就清楚揭露白色巨塔的黑暗面,以及醫護總總的無奈、心酸。

▲在醫學中心急診擔任護理師的阿金,無奈談及台灣醫療問題,直言是靠著底層的血汗苦撐。(示意圖,非當事人/資料照)

疫情爆發之初,每天確診的人數呈現三位數,這對國內醫療量能來說是極大的考驗,而首當其衝的醫院單位,無疑就是「急診」。至今,確診數已降到兩位數,國內疫情已趨緩,醫護們開始擔心、無奈,「充斥大小問題的醫療環境、體制,還有機會、可能被重視、改善嗎?」對此,一名從事急診護理師工作多年的阿金(化名),他就向《三立新聞網》揭露台灣醫療環境的「黑幕」,心酸血汗面,以下為大家整理出:

一、疫情下的急診醫護有多辛苦

自5月疫情爆發後,第一線急診業務就移到戶外檢疫區看診,「因為有太多隱形的新冠肺炎病人掛號,所以我們必須將每位病人視為確診者,每位病人若需要住院治療或是急診留觀,幾乎都會篩檢,以免發生院內感染及醫療崩盤。處理隱形確診者的我們必須穿著像雨衣的防水隔離衣處理病人,那樣的感覺就像是,明明沒下雨卻要穿著黃色輕便雨衣做事。」因此有些同事,身體負荷不了,就熱衰竭了。

大太陽底下身穿隔離衣,阿金說,真的是從衣服濕到內褲,有時汗流進眼睛內還無法用手擦,因為手對他們而言已是「污染區塊」。

至於休息時喝水、上廁所,其實一忙起來,根本是好幾個小時沒辦法補充水分或如廁,最重要的是,也不可能每次休息都脫掉一件隔離衣,「因為這對醫院來說是龐大的成本,甚至一個月下來用太多隔離衣、口罩都會被護理部檢討。」

處理的病人數,一天三個班別,約要採檢至少60~70位以上的新病人,還有已經在急診內留觀的病人數,真的不是小數目。

二、疫情重創了醫療量能,也讓許多人更想離職

阿金表示,自今年1月開始,以他們醫院來說,真的離職成功的大約2、3名,但後面仍有4名以上的護理師排隊離職。而會稱「排隊」,他解釋,因為會被挽留,理由不乏都是,「說幫忙急診同仁、幫忙疫情,如果你走了,其他人的就沒有辦法得到勞基法規定的月休8天,大家就會因為你上班變的更辛苦,就像是情緒都勒索一般。」

守護醫院、守護台灣社區,但護理人員明顯人力不足,阿金說,這個問題其實平時就存在著,只是在疫情重創下,更被突顯。

三、護病比帳面和實際有落差

阿金說,以他們醫院來說,一組戶外檢疫護理師就要處理約20~30名,一天急診來診量大約100人,「急診室的護病比通常是以整體來診量除三班護理人力,比方一天來診300人,一個班10人,這樣護病比為1:10,符合規定的人數,但是急診的特殊性,會造成病人的留置,上班的時候可能同時有50~60個病人人在急診,還要扣除急救區的同仁,往往護病比都不是帳面上來的漂亮。」

而疫情爆發後,各大醫院醫療量能不足,阿金表示,當時他們的醫院宣布,無限急診收療確診者,「疫情爆發後醫院宣布無限急診收療確診者,在各大醫院醫療量能不足時一肩扛起責任,於情,病人能妥善得到照顧,我們樂此不疲;於理,在沒有增加人力的情況下,超收所能負荷的病人造成第一線人員的疲於奔命。」

阿金進一步解釋,就研究顯示,嚴重病人護病比每上升1,病人死亡率就上升7%、護理工作疲憊上升23%,所以他認為,這樣的指揮政策非常不負責人,根本是增加病人風險的作法,有時會在短短2小時內有3~5個急重症病人需要處理時,就會使急診運作受到困擾,因為平均每個重症病人都需要花2-3個護理師、2位醫師處理(但我們最多也只有11個護理師上班),若原先已經有重症病人需要照護的時候,只能暫時將病人放著,處理更加危急的病人。這時病人就沒有得到妥善的照護權益,也會間接影響病人安全。」

但為什麼醫院會做出這樣的政策呢?阿金直言,「因為醫院高層可以有機會上電視宣傳政績,也對評鑑有所加分,真是名利雙收。」

四、血汗基層流,光榮高層收?

談及人力缺乏的問題,阿金說,其實他們急診護理長已多次喊話醫院高層不要刪減人力,但卻得到心寒的結果。「高層們只用評鑑規定(用每個月急診總掛號量計算每月的護理人力配置)綁著我們的護理人力,但這與急診環境不符合。(疫情爆發)雖然來診量下降,但業務複雜度是上升的,過去處理一個病人可能需要3分鐘,但現在則需要10分鐘甚至更多時間去處理。因為要以控制疫情為原則,所以處理標準必須與過去高出許多,病人的護理時數也相對上升。」

疫情爆發至今,阿金直言,在第一線的他們穿著防水隔離衣全身濕透、雙手泡在汗水中的照顧病人,但從未看過哪個高層與他們站在第一線,「當他們慶祝自家醫院沒有發生院內感染的同時,他們並不知道,我們是用多少的汗水和多少件濕透的衣服,來換取這個『門面』。」

五、政府的相挺,換來失望?

針對衛福部日前發布照護疑似或確診武漢肺炎的急診醫護獎勵津貼,阿金無奈表示,內容一改再改,「用文字遊戲阻撓申請條件,防疫津貼公告,與事實認定有誤差,我們實際照護該拿到的津貼,有很大的『誤差』。」

對此,《三立新聞網》曾在6/26報導關於「急診護理師津貼」規定一班只有一名護理師可申請一事,當時獲得的回應為,「放寬申請人數,而超過的人數,醫院提供班表和說明即可。」今(26)日記者再致電衛福部醫事司詢問,醫事司表示,對於前線的付出他們絕對是力挺到底,強調津貼的申請都是有彈性的,只要醫院能提出相關說明、證明,他們都會予以核准,「他們都這麼辛苦了,我們怎麼可能刁難?」

對於前線醫護的質疑,醫事司也說,若有什麼疑問,其實有很多管道可獲得回應,像是部長信心、諮詢電話等,強調他們都會給予答案的。

六、「護理師在最骯髒灰暗的環境中看到希望,而我們的努力也是如此」

▲仍堅守崗位的醫護,對他們來說,最大的信念就是,不想放棄病人、相信環境有天還是會改善的。(示意圖,非當事人/資料照)

阿金表示,在疫情爆發期間,他們醫護人員收到很多來自民間的照顧、支持,不論是卡片還是物資等,都讓他們萬分感動,「來自民間的溫暖讓我們看見希望,也希望政府可以重視護理長久以來的問題,藉由疫情的機會做出改變」。此外,阿金也呼籲醫院高層,可以多重視急診這個單位,「不要只在辦公室吹冷氣看報表砍人力,第一線最需要的是給予實質的護理環境改善,給予基層主管應有的支援。」

深知提出這些問題,可能會有人覺得,「不爽就別做啊」、「那是你們的選擇」等,但阿金強調,自己深愛護理師這份工作,他感性表示,一路來他們被訓練得堅毅不屈,還有對護理的使命感,「不管在什麼情況下我們都不曾放棄病人,當然我們的環境生病了我們也不會放棄它,但是我們會受傷、會難過、會失望,因此我們有同仁選擇離開第一線,但心一直都在。從歷史的角度來看,護理是在最骯髒灰暗的環境中看到希望,而我們的努力也是如此。」

最後他也說,即便這環境不盡理想,但他們深信有改變的那天,「因為我們走在一條相信的路上。」

【延伸閱讀】

疫情下被投訴 前線護理師嘆:與死神拔河時我們心急也抱歉→https://reurl.cc/2reR0O

遭患者噴嘔吐物確診 急診醫護求支持→https://reurl.cc/6aMmWZ

急診護理師津貼 衛福部承諾放寬申請→https://reurl.cc/eEg2jK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