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評/《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導演剪輯版》就好好活好好愛

  • A-
  • A
  • A+

文/劉世澤

「我們都還在路上,還是會繼續犯錯、繼續愛。活著不愛要幹嘛?所以為了繼續愛,我會好好地活著。」這是導演透過男主角南之仰,在最後要告訴我們的事情。

▲《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導演剪輯版》男主角傳達好好活著好好愛的信仰。(圖/華納提供)

年初上映的《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其實我沒看過,只在網路新聞或電視中相關的報導清描淡寫的讀過,我一直以為,電影裡要談的是,吳慷仁飾演的男主角南之仰跟艾怡良飾演的女主角郭勤勤的愛情故事,直到在串流平台上看了《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導演剪輯版》才發現,原來那場沒有談的戀愛,是一段郭勤勤刻骨銘心的死別。

《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跟《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導演剪輯版》差別在哪,我不知道,也許我會去搞懂它。

▲《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導演剪輯版》女主角歷經五年的心痛,才發現自己早在那場戀愛裡。(圖/華納提供)

曾經在幾年前的一個專訪當中,看過編導徐譽庭談過她自己的家庭背景、她的戀愛經驗、失戀經驗。她說她整個人的構成,整個創作的養分,很大的幫助其實是來自「寂寞」,在成長的過程中,因為來自複雜的成長環境,讓她常常處於無處傾訴、獨自害怕的狀態,她自己鼓勵自己,自己跟自己對話,讓自己長大。看過這段專訪,再看電影《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導演剪輯版》,直覺的會聯想,電影裡說的,有她自己的人生的影子嗎?

(以下內容微雷)

一個冷漠的職場女性郭勤勤(艾怡良/飾),同事還幫她取了一個可怕的綽號「面癱姐」,其實她的冷漠,來自於五年來的一個傷痛,電影紀錄了郭勤勤五年來,從喜悅、難過、心碎,椎心之痛,到最後情緒解放的過程。郭勤勤或許一輩子都會悔恨在那場沒有談的戀愛裡,但或許、「原來,她早就在那場戀愛裡了。」

「不要放棄,愛情隨時都會來。」這是郭勤勤同母異父的哥哥南之仰(吳慷仁/飾)寫在便利貼上給郭勤勤的一句話。這對同母異父的兄妹,在爭吵中相處,在封鎖中成長,哥哥告訴妹妹說:「其實愛一個人一點都不可笑。」對,這就是南之仰的信仰跟價值,就算有了女兒,他還是想問幫他生下小孩的女人:「所以讓妳感到幸福的,不是我這個人,而是我做了甚麼事?」原來南之仰更在乎的,是自己心裡面的那個我。

▲《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導演剪輯版》男主角在乎的是自己心裡面的哪個我。(圖/華納提供)

所以當南之仰發現自己可能得了癌症之後,他問了妹妹郭勤勤:「妳真的覺得是報應啊? 可是我到底做錯了甚麼?因為我愛過很多人? 分過很多手? 上帝真的說過『恆久忍耐才是愛』這麼瞎的台詞? 不浪費自己生命,不浪費別人生命,這樣真的不好嗎?  」

這是南之仰的信仰,對愛情看法的單行道,他順著路走,但一旁的道路標誌,可能會立著一個「渣男通行」的號誌。但他真的渣嗎?

▲《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導演剪輯版》兄妹倆都在人生愛情道路上尋找自己的方向。(圖/華納提供)

徐譽庭在那個專訪中告訴讀者,就去經歷愛情吧,去經歷渣男渣女,只是在經歷後不要被打敗,而且至少要從中得到一件珍貴的禮物,那就是「完美的失戀」。大哭一場、暴瘦五公斤、否定自己、看世界不順眼,都叫「完美失戀」。所以看來,徐譽庭是戀愛至上主義者,我們電影中看似渣男的南之仰,或許只是導演眼中,完美失戀的一個標準備配。不分男女,都該善用標備,成就不完美的人生。

我說:「記得不管怎麼樣,都要好好說再見。」

▲《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導演剪輯版》以為沒談的戀愛,其實早就刻骨銘心。(圖/華納提供)

電影裡面,看到了大量的社群媒體在我們生活中、愛情中扮演或真實或虛偽的角色,我們在心理測驗中探測內心的不安;在訊息中讀取一點點的安慰、猜測一點點的心意;在社群中窺視一點點的可能性;在關鍵字中搜尋著跟我們搭配的愛情字句。

甜蜜、戀愛、真愛、結婚、男友、對象、另一半,是大數據洗出來跟愛情有關的關鍵字。不過郭勤勤要問的是:「單身、寂寞、嫁不掉,這些都跟愛情沒有關係嗎?」

▲《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導演剪輯版》女主角的冷漠,來自一段難以釋懷的感情。(圖/華納兄弟提供)

我猜編劇跟導演希望告訴觀眾的是,看完電影,關掉電視,去談一場戀愛吧。

「初戀就是拿來失戀用的啊,要不然咧,天荒地老喔。祝福也是一種愛,找一個對的人,然後好好去愛,一個你跟他在一起,但是又可以舒舒服服做自己的人。」這是徐譽庭導演,在那個專訪中,告訴我們的。
 

※ 更多有關劉世澤《名人短評》請點擊閱讀→https://reurl.cc/dG7jok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