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不可思議的領頭「馬」 原來斑馬線是要人類學習他們的..

新聞台
  • A-
  • A
  • A+

記者王詩雅、何世得/採訪報導

肯亞是一個積極參與自然保育運動的國家,目前有六十座的國家公園和保護區。最有名的就是馬塞馬拉國家公園;在有台灣二十分之一大的廣闊草地,要能近距離觀察生態,最重要的助力就是經驗豐富導覽員,一旦發現神秘的動物,導覽員互相以無線電通報,叫大家過來看,但大草原可沒有馬路名字也沒有GPS定位,導覽員要如何找到目的地?原來早在心裡有張共同地圖,像是灌木區、主要道路區,靠著周邊景物描述就能發現動物身影。

但現在生態專家卻警告,非洲的CHEETA獵豹,只剩下一千隻,因為牠們的主食瞪羚,數量減少,造成獵豹蛋白質攝取量下降,有不孕危機,一方面人類獵殺又造成族群威脅。

說到動物大遷徙,大家一定不會忘記斑馬,斑馬因為身上的紋路,猛獸無法準確攻擊,因為獅子老虎會以為那只是會移動的線條.但能證實的是,在胚胎時斑馬並沒有條紋,長成後,斑紋跟人類的指紋一樣,每匹都不同;而人類在十字路口用的斑馬線,卻不是因取其義而來,相傳是在19世紀英國,為了隔開人行和馬車的區域,在十字路口畫上"白色線條",就這麼剛好人類稱之為斑馬線,不過牠的確是秩序有靈性的動物,在整個三千公里的路徙牠可是前鋒。

三十年前電影「遠離非洲」故事背景就是肯亞馬賽馬拉草原,風一吹單調地景被搖拽出荒野美感,傘狀的非洲刺槐葉片稀疏,只有織巢鳥敢靠近,但有一種動物完全不怕,長頸鹿的舌頭非常厲害,即使是帶刺的枝葉,只要大舌一捲葉子全部下肚。

草食動物飼料,只要你敢咬在嘴裡,長頸鹿會樂在心裡,吸走飼料瞬間舌頭順便抹你一把,觸感像被砂紙磨過,讓參訪長頸鹿中心的人們興奮不已,這無敵舌頭把刺槐嫩葉當主食,地上嫩草當小菜,但挑戰來了,長頸鹿嘴巴要怎麼觸地?

導覽員Gilber Bikokwa Danya:「當長頸嘴想吃地上的草,牠們把頭壓低前腿張開,喝水也一樣當獅子靠近,長頸鹿可以使出踢功。」

抬頭動作慢慢來不是年紀大怕脖子閃到,而是頭顱離心臟太遠,牠們天生血壓高,頭腳五米落差是生死之間距離,很多長頸鹿低頭喝水就會被獅子攻擊,只好犧牲睡眠每天不超過兩小時,姿勢就像牛羊伏在地上。

長頸鹿是大草原唯一沒有聲音的哺乳動物,除了這個時候公長頸鹿爭取交配權用脖子頭顱狠甩情敵,更殘忍的是勝者會強迫輸家來場同性之間的翻雲覆雨,讓魯蛇在異性面前顏面盡失。

導覽員Gilber Bikokwa Danya:「打贏的會把輸家當成『女』的,當成女朋友展現掌控的勝利姿態。」

為維持原始狀態,馬賽馬拉國家公園最後決定放棄舖柏油路,才不會讓大遷徙的動物,因為這無形的障礙,干擾遷徙路線斑馬是非洲原野和平愛好者,也是動物班長,每年大遷徙由牠當先鋒,站在隊伍前方待夥伙吃飽整隊好了再跨出步伐。

而且帶隊的不往前走後面的不會逾越,斑馬個性和敏感頑皮的牛羚相比靈性得多,但等到不耐煩也是回頭催,鏡頭目擊這斑馬家族,跟丟了大遷徙隊伍趁著天色未暗,牠們登上山丘高點瞭望,希望找到同類身影,隔日天才亮,這家族循著前晚走過的路,再次找尋伙伴,牠們秩序良好規律排隊,一邊吃草等待同類能發現牠們。

記者王詩雅:「我們現在所在的草原,代表動物曾經經過,為什麼呢?您可以看到這邊草,它已經禿掉了,其實一株草它不是單一動物吃掉它,而是說上面是斑馬吃的,中間是牛羚,下面則是一些像瞪羚,這樣的小動物,吃掉最後嫩草的部份。」

相傳人類把十字路口行人區,稱為「斑馬線」,正希望學習斑馬有耐心不搶快,但其實迷失的斑馬家族,離馬拉河並不遠。

兩個國家在邊境位置,放置石雕不是因為動物而放,一切都是天造地設,導遊兼司機的Peter特別介紹TK石,T代表坦尚尼亞、K這一側是肯亞,因為動物遷徙兩國不架圍籬,而Peter觀察18年,動物遷徙時一定經過TK石從沒出過差錯。

可愛又瀕危的細紋斑馬像米老鼠,耳朵圓滾滾特別大對聲音敏感,牠來自鄰國蘇南一路吃草,來到了肯亞Samburu保育區,細紋斑馬身上的紋路像人的指紋一樣都不同,肚子一圈白是同種裡面的大隻佬,牠們跟大象一樣小規模移動,尋找附近水源。

迎著乾燥的季風,這大象一家四口離開保育區,最小的只有一歲半左右,牠們原以為河床跟馬賽河一樣,這麼寬但這幾年動物常常撲空,因為沙哈拉沙漠周邊受氣候暖化影響,降雨帶逐年縮小。

記者王詩雅:「我現在的位置在哪裡呢?它是在河床上,您可以看得到這個河床非常寬,不過到乾季的時候,這邊都已經沒有水了,這樣一個小水池可能是野生動物,牠們在生存的時候一個非常重要的救命泉源,要度過這個乾季挑戰很大。

動物要早起尋找露水,或此時已濕潤的草把握日出前氣溫不高,草乾掉之前快快吃掉,大象要讓身體降溫,不停拍耳朵散熱,每天牠要用一百公升的水,小象光是這根鼻子一吸就用掉四公升,牠有靈活的鼻子、高度的模仿能力,看到象媽媽用前腿力量拔草,小象也跟著學。

不過不是每個大頓位的傢伙都憨厚受歡迎,水牛在非洲數量不少,因為脾氣火爆破壞力極大,連獅子想攻擊牠都得動員五六隻,被人類聲音干擾不太開心,在阿布岱爾國家公園人工水池的土壤富含鹽份,水牛不分晝夜舔食土裡的鹼和鈣,夜行性動物的這場派對,來了斑點鬣狗、一頭犀牛,水牛幾乎包場來了二十隻,越晚牠們數量越多。

但水牛極度敏感,操作攝影機的聲音,又讓水牛生氣了!國家公園的建築,是用高腳木樁很原始的工法建造,擔心水牛撞過來,所以附近都架了電網,因為這些建築都快六十歲,以前記載的動物種類很多,英國殖民肯亞七十多年,伊莉莎白女皇曾經住在樹屋,傳承至今的動物記錄本歷史悠久。

1951年當時的管理員一天內可以看到十頭犀牛不足為奇,但現在整個園區只剩六隻,還要軍人拿槍保護,阿布岱爾國家公園管理員Stephen Kabatna:「我必須知道國家公園裡有多少動物,看是增加還是減少,如果少了我得調查原因。」

四十年前象群像大軍壓境來喝水,現在也看不到了,地球只有一個,滅絕無法重生,但這就是草原,動物才是主人。

   《消失的國界》節目播出時間

首播:三立新聞台(六)23:00
重播:三立新聞台(日)10:00、(隔週日)03:00

完整的內容,請鎖定三立新聞台《消失的國界》。加入【消失的國界】粉絲團,一起探索全世界!
https://www.facebook.com/113347522063809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