瞞家人簽下器捐同意書 消防員:我想救人到最後一刻

  • A-
  • A
  • A+

記者張雅筑/採訪報導

根據器捐移植登錄中心統計,目前全台有近萬人在等待器官捐贈,在這過程中,有人喜獲重生,有人因為等不到而抱憾離世。隨著時代的改變,近來有許多人主動簽署器官捐贈同意書,背後原因相當多,但近日器捐中心收到一封讓人感動且充滿正能量的同意書,因為上面寫著,「幫助人們是消防員的責任,我願意!」記者進一步聯繫上這名消防員王奕森,他表示,因為看過許多生老病死,加上職業關係,所以「我希望自己能救人到最後一刻。」

▼▲從小樂於助人的王奕森,想當消防員就是想救人、幫助人,日前他也簽署器官捐贈同意書,希望能救人到最後一刻。(圖/王奕森提供)

在簽署器官捐贈同意書時,除了填寫基本資料外,還會有兩欄是填寫簽屬原因和給家人的話,為了就是哪天要要完成這項「大愛」時,器捐協調師可以把這些交給家屬,讓家屬更了解捐贈者的心意,還有想說的話,讓愛得以延續,同時讓家屬面對這問題時,可以減少選擇時的掙扎,並保有彼此的另個回憶。近日,有名消防員簽下器捐同意書,其原因讓人看了佩服也感動,因為他說,幫助人們是他消防員的責任,所以「我願意!」

▲王奕森的器捐同意書,上頭寫的原因讓人感動。(圖/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授權提供)

進一步採訪到這名消防員王奕森,目前在台北木柵分隊服務的他說,自己從小就很喜歡幫助他人,當兵退伍後曾思考自己該做什麼,想到從事消防可以救人、幫助人,索性就考特考加入這救火、救命的行列。已從事消防工作長達8年的他,為什麼突然簽下器捐同意書呢?王奕森表示,因為在工作上看多了生老病死,也體悟到人生的無常,再者自己所學就是科學和醫學的塊領域,「傳統觀念可能會覺得死後就是要完整,但其實這個觀念要慢慢進步,如果我們身上的器官可以幫助到別人,在別人身上是有用的,那為什麼不捐出去?為什麼要浪費掉?」

王奕森說,人死後其實就是個軀殼,「若我哪天發生不幸,這些器官是可以讓其他人重生,我覺得這是很好的事情,我也覺得這是我身為消防員的責任和義務,因為消防員就是要盡自己所能救每一條寶貴的生命,所以我希望自己能救人救到最後一刻。」王奕森坦言家人並不知道他簽下器捐同意書,但他相信,家人們可以理解,因為從小到大,他就是這樣個性的孩子,「我想,他們也會支持我的決定。」

▲現年34歲的王奕森說,因為工作關係體悟到人生無常,所以若哪天自己怎麼了,器官還能幫助人,那就捐給需要的人「重生」。(圖/王奕森提供)

因此,王奕森在器捐同意書上留給家人的話寫著,「人有自由的心,卻不見得有自由的身體,把愛傳下去。」

談及消防員的大愛,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除了感謝、肯定這名熱血消防王奕森外,也提及讓人欽佩的林尉熙、陳虹男和林語莛,他們不僅生前救人無數,更在過世後延續救人的精神,讓等待器官的患者得以重生。其中林尉熙的家人還以他的名字捐了救護車「尉熙壹號」,就是希望這輛車可以延續林尉熙的精神、生前熱愛的消防救護工作,繼續幫助人、拯救寶貴性命。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