暈針可恥?醫師:這是演化給的基因上優勢

  • A-
  • A
  • A+

記者李鴻典/台北報導

國高中生打BNT疫苗,暈針新聞不斷。女生,年紀越輕,越容易暈針。萬芳醫院精神科醫師潘建志今(27)天表示,「不需要柯南的麻醉針,吹箭(誤)疫苗接種,甚至注射安慰劑生理食鹽水,也會產生暈針現象」。

潘建志醫師說明,暈針是通俗說法,醫學上稱之為:針頭恐懼症。正式診斷是:特定性恐懼症-害怕注射和輸液(DSM-5 系統),ICD 10編碼是F40.231。所以,健保會給付。

▲潘建志醫師說明,暈針是通俗說法,醫學上稱之為:針頭恐懼症。(圖/翻攝畫面)

他指出,暈針是針頭恐懼症達到頂點最強烈的特殊反應:短暫失去意識。輕一點的暈針會有頭暈目眩,喘不過氣,無法站立的症狀,更輕但也更多常見的反應是害怕緊張,心悸胸悶,噁心手抖,視力模糊。大部份的發作持續時間都很短,一般30分鐘內消失。但這種針頭恐懼症的傾向和體質,卻可能持續很多年。

針頭恐懼症和基因有關,有家族遺傳傾向,雙胞胎研究也有高比率的關聯。針頭恐懼症比我們想像的多很多,國外研究少的占人口10%,多的有到30%。「大家可能想,見鬼了,打針現場沒那麼多人暈倒吧。」然而真相是,大部份針頭恐懼症的患者,根本拒絕接受疫苗注射,不會出現在打針現場。疫苗猶豫(Vaccine Hesitancy)的人口中,針頭恐懼症是一大因素,比相信疫苗陰謀論的人多的多。「國高中生打疫苗,有同儕的壓力,針頭恐懼症的同學也只好抱著必死的決心,踏上刑場」。

潘建志醫師表示,越年輕的針頭恐懼症患者,越無路可逃,想想真有點殘忍。台灣嬰幼兒預防接種比率高達99%,無法反抗的年紀,哭鬧一下也就過去了。「但有些很壯的小學生,不得不打針時就是一哭二鬧三上悠亞(誤)拳打腳踢,抓起來累壞醫生護士和家長。直到成年,男生徵兵體檢,一定要抽血檢查,戶政事務所的統計裏,竟然有13%的男生出現暈針現象」。

潘建志醫師也表示,暈針一點也不可恥,相反的,這是演化帶給古代人類的基因上的優勢。對生活在曠野中的人們而言,野獸的尖牙利爪是必定要害怕逃避的東西,沒有出現反射性恐懼的個體,基因很容易就被淘汰掉。但到了現代社會,情況剛好相反,病毒大流行時,因為針頭恐懼症拒絕疫苗接種的人,容易染病死去,基因反過來被淘汰,被達爾文掉了。

暈針,針頭恐懼症最強烈而戲劇化的一幕,是所謂的迷走神經性昏厥(Vasovagal Syncope),也很有意思。緊張焦慮時不是應該血壓上昇心跳加快嗎?潘建志醫師說,所謂Fight or Flight(戰鬥或逃跑)怎麼還會暈倒呢??是因為壓力時腎上腺素大量分泌,全身細胞快速反映,帶來心跳血壓上昇。但腦幹中的迷走神經核,一樣會受到腎上腺素的影響,短時間內也抓狂了,迷走神經一口氣反過來壓制血壓心跳,有些人反應過度降低得太快腦部供血發生短暫不足,會立刻失去意識。通常在不久後供血和意識就會恢復正常,醒來後大部份活蹦亂跳沒事的。

迷走神經性昏厥(Vasovagal Syncope),同樣有演化上的解釋。許多小動物在被大型野獸攻擊,能逃就逃。但無路可逃時,會出現裝死的反應,不少大型野獸在獵物不再掙扎時就停止攻擊,轉而去補殺會動的獵物,這時候趕快醒來趁機逃走,所以迷走神經昏厥都不會太久。這也可以解釋,針頭恐懼症年紀越小盛行率越高,年紀大了成年後盛行率就減少了。

持續更久,更嚴重的病患,最後當然到精神科來。潘建志醫師說,很多人逃避打針一輩子,到年紀大,長腫瘤一定要進開刀房時,或是牙掉光了一定要看牙科,就再也不能逃走了。這時會被轉介來精神科。好在這對精神科而言,並不難治療,因為我們主要幫忙病人,混過那個可怕的場景就夠了,簡單,來一個醫一個。但有些人真的需要擺脫這個困擾,比方嚴重糖尿病,需要三餐使用針劑胰島素的病患又合併有針頭恐懼症,就需要精神科比較積極而長時間的治療。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