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遊戲讓柴可夫斯基「氣炸」了 音樂教授:高貴的殘忍

  • A-
  • A
  • A+

記者鍾志鵬/台北報導

韓劇《魷魚遊戲》全球發燒,隱藏在快樂的兒時遊戲之後,是驚世的人性考驗與殺機。從古典音樂角度探討,知名年輕音樂家-師大音樂系教授嚴俊傑接受「三立新聞網」訪問時笑說,這部會讓「柴可夫斯基」、「海頓」跟「小約翰史特勞斯」氣炸,百年傳世的古典音樂對比大開殺戒,簡直「太衝突」了。看似美好的地方竟然是地獄。

 ▲《魷魚遊戲》讓柴可夫斯基、海頓、小約翰史特勞斯「氣炸了」。(圖/netflix提供)

 ▲《魷魚遊戲》讓柴可夫斯基、海頓、小約翰史特勞斯「氣炸了」。 (圖/翻攝自《魷魚遊戲》預告)

醉人古典音樂伴隨殺機  魷魚遊戲讓3位大師「氣炸」

海頓《降E大調小號協奏曲》、小約翰•史特勞斯的《藍色多瑙河》圓舞曲以及柴可夫斯基的《弦樂小夜曲》這三首曲目是古典音樂的不拜經典,早已經傳世百年,有重要的歷史地位,但偏偏《魷魚遊戲》的編劇來鬧。

 ▲ 《魷魚遊戲》讓柴可夫斯基、海頓、小約翰史特勞斯「氣炸了」。(圖/翻攝自《魷魚遊戲》預告)

 ▲《魷魚遊戲》讓柴可夫斯基、海頓、小約翰史特勞斯「氣炸了」。 (圖/翻攝自《魷魚遊戲》預告)

師大音樂系教授嚴俊傑表示,《魷魚遊戲》劇情震撼三觀之外,劇中古典音樂出現的時機令人不寒而慄。「聽」起來是美好的地方,但明明就是殘忍地獄。

第一位「氣炸」海頓:《降E大調小號協奏曲》

《降E大調小號協奏曲》是海頓最後一部管弦樂作品,協奏曲是1796年海頓的朋友,小號演奏家安東·魏丁格創作的。嚴俊傑解釋,這個曲目通常用來宣傳重要人物,運動會的開幕式,以及準備征戰之用。因此經常用在《魷魚遊戲》中456人的起床號。

 ▲ 《魷魚遊戲》讓柴可夫斯基、海頓、小約翰史特勞斯「氣炸了」。(圖/翻攝自《魷魚遊戲》預告)

第二位「氣炸」小約翰•史特勞斯:《藍色多瑙河》

小約翰•史特勞斯的《藍色多瑙河》,是他1866年受命為維也納男子合唱協會創作,用來振奮維也納人民的精神。《藍色多瑙河》給人的一般印像是,歐洲古典的浪漫,在多腦河畔有城堡、森林、河流,很難聯想跟戰爭中振奮精神有關。《魷魚遊戲》也像是在振奮僥倖活下來的人。尤其他們在「樂高粉色跟蘋果綠色無限樓梯中」往下一個遊戲勇敢前進時出現。

 ▲《魷魚遊戲》讓柴可夫斯基、海頓、小約翰史特勞斯「氣炸了」。 (圖/翻攝自《魷魚遊戲》預告)

第三位「氣炸」柴可夫斯基:《弦樂小夜曲》

柴可夫斯基的《弦樂小夜曲》,創作於1880年冬,兼具抒情與俄羅斯民族樂風格,這段古典音樂出現在,456人的飯不夠吃,「被製造內部衝突」準備自相殘殺時。抒情的音樂卻是殘忍殺自己人的前奏曲。

 ▲《魷魚遊戲》讓海頓(左)、柴可夫斯基(中)、小約翰史特勞斯(右)「氣炸了」。 (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音樂騙人以為來到高貴的地方  實際卻是悲慘地獄

師大音樂系教授嚴俊傑表示,《魷魚遊戲》編劇太強了,劇情讓全球瘋魔之外,連優雅神聖的古典音樂大詩作品,也被他們結合在其中。

大師作品欺騙這456人,讓他們以為來到高貴的地方,實際卻是牢房監獄,營造一種暴力美學,迷人卻步步殺機、教人步步心驚膽顫。

 ▲《魷魚遊戲》讓柴可夫斯基、海頓、小約翰史特勞斯「氣炸了」。圖 為紐約廣場 廣告。(圖/netflix提供)

 ▲ 《魷魚遊戲》讓柴可夫斯基、海頓、小約翰史特勞斯「氣炸了」。(圖/翻攝自《魷魚遊戲》預告)

 ▲師大音樂系教授嚴俊傑分析《魷魚遊戲》將古典大師作品帶到不可思議的境界。(圖/Credit 國家交響樂團 鄭達敬 攝影、嚴俊傑提供)

 

延伸閱讀:

魷魚遊戲給我們上的8堂法律課 律師:總求刑恐達1000年

https://star.setn.com/news/1011060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