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俄國科學家幫「伊波拉實驗鼠」抽血刺傷手 2週後往生

  • A-
  • A
  • A+
打賞星星

記者陳弋/台北報導

中央研究院基因體研究中心的P3動物實驗室上週爆出1位已離職的女研究助理(案16816)染疫,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表示,國內目前有12間P3實驗室操作新冠病毒,專家小組將前往調查,生物安全小組也會進駐查核。事實上,全球P3、P4實驗室發生病毒洩漏意外並不罕見,甚至有科學家因此喪命。

公衛專家陳秀熙認為,我們應從中研院P3動物實驗室感染事件中擷取經驗,加強實驗室品質管控。(圖/台大醫院提供)

▲公衛專家陳秀熙認為,我們應從中研院P3動物實驗室感染事件中擷取經驗,加強實驗室品質管控。(圖/台大醫院提供)

台大公共衛生學院教授陳秀熙在今(15)日的「新冠肺炎防疫科學線上直播」(主題:面對Omicron大流行疫苗防疫新知)提到各國實驗室病毒洩漏的慘痛經驗,在1970年代之後,實驗室感染事件層出不窮,其中最多的就是布氏桿菌(Brucella)感染,比較嚴重的如P3實驗室的SARS或P4實驗室的伊波拉病毒(Ebola virus)感染事件已知分別有8起和5起。

陳秀熙認為,針對實驗室感染危機,我們必須從歷史中學習,強化實驗室病毒研究的SOP。就SARS的經驗來看,2003年台灣三峽國防醫學院預防醫學研究所,發生過P4實驗室人員在處理運輸艙廢棄物的過程中不慎染煞;同一年,新加坡國立大學P3實驗室進行西尼羅病毒(West Nile Virus)實驗時因安全防護不足導致SARS交叉感染;2004年中國北京病毒預防控制所P3實驗室工作人員將載有SARS病毒的試劑盒從P3實驗室帶到普通實驗室,卻沒有確認病毒滅活方法是否已達成效,最終導致9人確診。

專家在研究更危險的伊波拉病毒時,也發生過實驗室感染。陳秀熙提到,2004年俄羅斯國家病毒學與生物技術研究中心P4實驗室一名科學家在為受病毒感染的豚鼠抽血時不慎刺傷手部,不幸染疫,2週後就過世。

除了P3、P4實驗室,生安等級較低的P2實驗室也發生過意外。陳秀熙說,2018年美國北卡羅來納P2實驗室人員,因不正當手套使用和開放性皮膚傷口發生登革熱感染。

根據國際間1980年到2015年P3、P4實驗室感染事件統計,約有一半與實驗室設施及儀器使用出問題有關,包括個人防護措施不足、動物咬傷或抓傷、不慎灑出病毒等案例,起因仍以實驗室人員疏忽或相關人員忽略生物安全性相關措施為主。陳秀熙呼籲,面對Omicron侵襲社區的風險增高,我們應儘快加強實驗室品質管控,針對實驗室感染案件作進一步檢討,並讓高風險族群施打第三劑疫苗,民眾也不要因單一事件而否定P3、P4研究人員長達1年半的努力。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