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蔣經國的台灣時代 基本政策:決不與共匪妥協

  • A-
  • A
  • A+
打賞星星

記者鍾志鵬/台北報導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 (圖/遠足文化提供)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 (圖/遠足文化提供)

經國七海文化園區「蔣經國總統圖書館」,1月22日開幕。台北市長柯文哲在臉書表示,肯定蔡總統願意參加這場開幕。不要讓歷史人物的功過,成為割裂台灣的理由。讓經國先生的歷史再成為話題。在《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中華民國與冷戰下的台灣》一書中,揭露蔣經國總統當時曾經寫下四項基本政策,其中第一項就是「決不與共匪妥協」。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圖/遠足文化提供)

 ▲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圖/遠足文化提供)

1949-1988年蔣經國的從政經歷與權力之路,是中華民國在台灣各方面發展的縮影。

蔣經國眼中的台灣.台獨.本土化 國際孤立下曲折的民主化進程

1979年美、中建交後,蔣經國的「本土化」政策並未動搖,他努力延攬優秀台籍人才進入政府的決心也未改變;一九七九年春,透過時任台北市長李登輝的安排,蔣特意在李的故鄉淡水三芝安排一場午宴,邀請一批他希望提攜的台籍菁英聚餐,聯絡感情,除了李登輝日後被提拔為副總統之外,當天另外兩位受邀者梁國樹與施啟揚,也於九○年代分別出任中央銀行總裁與司法院長。

另一方面,蔣經國面對體制外的抗爭舉動也有所堅持;當台、美邦交來到最後關頭之際,在得知黨外有意趁該年(1978)底增額中央民意代表選舉時組織新的反對黨,蔣寫下這段話:「處此緊要關頭,必須以始終如一的態度,貫徹以下之基本政策:

1.決不與共匪妥協。

2.決不與蘇俄交往。

3.決不讓台灣獨立。

4.決不讓反動派組成反對黨。這是救國護黨之要道。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 (圖/遠足文化提供)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 (圖/遠足文化提供)

此時蔣經國不惜以強硬的態度對付反對勢力,與來自國民黨內保守派的壓力不無關聯,他從國安部門上呈的政治情報中,知悉國民黨內CC派要員對「本土化」政策極表不滿,外省勢力認為小蔣不斷啟用台籍人士,似有意「逐步將政權轉移台灣人手中」,為求自保,CC派打算暗中與「台籍有識之士切取連繫,以便進退自如」,並決定由立法委員齊世英與梁肅戎負責秘密聯繫工作。

這群CC派要角還嚴厲批評國民黨的競選策略與宣傳工作毫無方向、軟弱不堪,不但無法有效打擊黨外,反而讓廣大民眾對黨外運動產生同情與共鳴,令執政黨進退失據,長此以往,台灣政局終將形成一種「外省人為國民黨、本省人為反對黨」的對立態勢。面對黨內保守力量的憤怒與疑慮,蔣經國勢必採取姿態與手段加以安撫化解。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圖/遠足文化提供)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圖/遠足文化提供)

「惡劣的形勢緊迫而來,似有非採取強壓手段不得其定,但是此路不通,亦不可走。」

小蔣深信「外來勢力」正在「策動和支持國內的流氓、反動份子,利用今年的選舉機會,發動運動,企圖推翻我政府,手段陰險惡毒,來勢洶洶」。小蔣在面對鄧小平主政下中國大陸逐步走向改革開放,同時又顧忌美方斷交的壓力,其內心擺盪在究竟應以強硬手段或以寬大態度來對待反對勢力,而難以抉擇。

台、美斷交風暴發生前三天,他在日記裡有這麼一段話:「惡劣的形勢緊迫而來,似有非採取強壓手段不得其定,但是此路不通,亦不可走。」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圖/遠足文化提供)

 ▲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圖/遠足文化提供)

從政者有感無愧於心而行仁政者  不可以鎮壓而作為方法

從政者有感無愧於心而行仁政者,不可以鎮壓而作為方法,今天是我考驗『忍耐』和堅強的時刻。」或許直到這一刻,他內心依然在掙扎,努力避免衝動、對國內政治採取高壓手段,然而隨後發生的劇烈外交衝擊,讓他的思維明顯轉向強硬保守。

台、美斷交後,國府緊急宣布中止該年底增額中央民意代表選舉,廣大群眾原本對政治的熱情突然轉向仇美,使得部分平素挾洋自保的黨外人士受魚池之殃,而自覺被美國出賣的執政黨人士,則與民間社會同仇敵愾,這些都助長了國府內部保守勢力的氣焰。

台、美斷交後,國民黨召開國是建言座談會,與會人士義憤填膺、情緒激烈,咸認為國內社會秩序是否安定或者遭到破壞,乃是外交、政治等一切事務成敗的關鍵,而少數黨外人士蓄意製造事端,外國勢力直接或間接暗助,係為「鐵的事實」,黨內大員除主張「嚴懲政治叛亂犯」之外,甚至建議政府擬妥一份「效力應大於法律與命令」的《反共愛國公約》,要求全體國人簽字遵守,蔣經國本人也認定政治上的陰謀分化偏激份子,「應一律以共黨份子視之,必須從嚴處理。」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 (圖/翻攝自台北市長柯文哲臉書)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 (圖/翻攝自台北市長柯文哲臉書)

細數這段時間所發生的幾次重大政治案件,就是在台灣整體政治氛圍走向保守緊縮的情況下所發生的,以一九七九年初高雄黨外大老余登發涉嫌叛亂案被捕為例,不少國民黨人士認為此時採取行動乃「時機大好,易獲民眾支持」,主張應把握群眾的愛國情緒並採取「非常手段」。

翌年「美麗島」事件被告林義雄的母親與雙胞胎女兒在自宅遭不明人士刺殺身亡,震驚全台,然而當警政機關宣布以高額獎金懸賞緝捕林宅命案的兇手時,國民黨內竟有謂該案之發生,「社會上並未懷疑國民黨」,故不宜提供過高獎金,以免引起眾人猜疑之荒謬論點。

當年「美麗島」大審結束後,同樣有高層人士指出軍法審判「情理法兼顧」,已經贏得廣大民眾的信服,「不論宣判結果如何,下次選舉國民黨將可獲得壓倒性勝利。」由此可見此時執政黨內部政治氣氛之保守反動。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圖 為蔣經國圖書館。(圖/翻攝自台北市長柯文哲臉書)

 ▲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圖 為蔣經國圖書館。(圖/翻攝自台北市長柯文哲臉書)

1984年春天  蔣經國基於省籍平衡而提名台灣省主席李登輝擔任副手

1984年春天,國民大會準備選舉新一任正、副總統,蔣經國基於省籍平衡而提名台灣省主席李登輝擔任副手,並有意讓政績出色、民間聲望日隆的行政院長孫運璿繼續留任,以栽培他成為未來國家的領導人,不料孫運璿突然中風病倒,被迫退出政壇,嚴重打亂蔣的人事布局。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圖/遠足文化提供)

 ▲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圖/遠足文化提供)

1985年簡直如一場夢靨 開年之初台北政壇即籠罩在「江南案」風暴之中

對蔣經國而言,1985年簡直如一場夢靨。開年之初,台北政壇即籠罩在「江南案」風暴之中,接著在農曆春節前,台北市第十信用合作社(簡稱「十信」)發生超貸、侵占、背信與偽造文書案,國民黨籍立委蔡辰洲以「五鬼搬運」手法刻意掏空十信,影響所及,許多以吸收民間資金為業務的金融機構,相繼發生擠兌風潮,導致不少中小企業與工廠倒閉,進而引發經濟蕭條,繼「江南案」之後再次震撼台灣社會。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圖/遠足文化提供)

 ▲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圖/遠足文化提供)

與年輕一代本省籍菁英保持距離  更不被廣大台灣民眾所喜愛

此時美國情報圈注意到,經歷一連串重大事件的衝擊後,小蔣的人事布局已無太多選擇,向來被視為開明派的國民黨秘書長蔣彥士於「十信案」前夕突然去職,改由老邁的駐日代表馬樹禮接任,此發展尤令華府驚訝,認為健康狀況不佳的蔣經國,似乎正刻意讓自己置於保守派的包圍之中,這些守舊型人物壟斷外人接近蔣的管道,對黨務革新向無熱誠,與年輕一代本省籍菁英保持距離,更不被廣大台灣民眾所喜愛。

蔣經國在生命的最後幾年裡  毅然推動全面政治革新與民主化進程

就在西方國家不看好台灣未來政局發展的情況下,蔣經國在生命的最後幾年裡,毅然推動全面的政治革新與民主化進程,對台灣日後的命運帶來深遠的影響。當時有兩大因素促使他決心走出保守氛圍,推動改革。

首先是來自美國的壓力與日俱增,讓他相信如果不採取行動,台灣將益加孤立,甚至坐以待斃;「美麗島事件」前後華府即多次以民主與人權為由,透過美國在台協會對諸多「政治犯」遭到拘捕表達嚴重的關切,施壓國府放人,這是過去雙方仍有邦交時極罕見之事。

戒嚴令繼續存在  已嚴重削弱台灣社會面臨外部挑戰的因應能力

台、美斷交後,從一九八二年夏天參議員愛德華.甘迺迪致康寧祥的私函可以窺見,這位美國前總統的胞弟,在信中直率批評國民黨在人權與民主化議題上「做得還不夠」(there has been too little progress),甘氏說他向來對中共侵犯人權深惡痛絕,當台灣出現類似的情況時他更將無法坐視,並要康寧祥轉告其他黨外人士,他本人已和國會參、眾議院領袖攜手合作,準備提案要求國民黨解除戒嚴令,在許多美方人士看來,戒嚴令繼續存在已嚴重削弱台灣社會面臨外部挑戰的因應能力。

蔣經國曾透過管道讓華府知悉  台灣未來四大施政方向

面對美方的壓力,蔣經國曾透過管道讓華府知悉未來四大施政方向,包括

1.政治民主化。

2.政府組織本土化。

3.保障台灣經濟繁榮。

4.以及逐步開放兩岸民間往來。

1985年 鄧小平在海內外依然享有如日中天的聲望

1985年之際,鄧小平在海內外依然享有如日中天的聲望,該年九月間中共十二屆四中全會確立改革開放政策持續不變,改革派人士不但繼續穩定掌權,中共黨內元老與軍方干涉政局發展的可能性也極小,此一局面和海峽另一端深陷政治醜聞、保守氛圍瀰漫的台灣,形成強烈的對比。

不應讓美國民眾有一種錯誤的印象 即中華民國政府不過是另一個「獨裁政府」

同一年秋天郝柏村訪美時,國務院東亞助卿伍佛維茲(Paul Wolfowitz)即不諱言,雖然國民黨在華府仍有不少朋友,然而如何改善美國社會與新聞媒體對其不利的形象至為重要,伍氏提醒郝,不應讓美國民眾有一種錯誤的印象,即中華民國政府不過是另一個「獨裁政府」。

郝柏村在華府停留時,時任駐美代表錢復也坦言,美方認定蔣經國身邊遭保守派包圍,對鄧小平的政治繼承安排則觀感良好,普遍認定未來中國大陸將趨向安定,會出問題的反而是台灣,他還透露與副總統布希晤談時,對方竟說道:「我講這話你不高興,十年前我在北京很苦,現在有天壤之別,他們真有進步。」錢復感慨台北如繼續宣傳中共即將崩潰,恐怕沒有人會相信,郝答允將這些訊息如實轉達給蔣經國。

國民黨上下對於蔣經國是否真心推動民主化  大多在觀望並心存疑慮

國民黨上下對於蔣經國是否真心推動民主化,大多在觀望並心存疑慮,然而來自華府與北京直接或間接的壓力,卻從未停止。一九八六年六月鄧小平大膽提出「政治體制改革」,並宣布成立「中央政治體制改革小組」,兩個月後美眾議院通過決議,要求國民黨擴大台灣的民主改革,開放黨禁、報禁與廢除戒嚴令,黨外人士受此鼓舞,趁勢於九月二十八日圓山飯店集會時臨時變更議程,宣布成立「民主進步黨」。

民進黨成立 蔣經國當下指示:「應採溫和態度,以人民國家的安定為念。」

消息傳來,國民黨內都在等待蔣經國的態度,李登輝回憶,蔣當下指示:「此時此地,不能以憤怒態度輕率採取激烈行動,引起社會不安,應採溫和態度,以人民國家的安定為念。」郝柏村也憶及蔣於翌日召見他並探詢黨外組黨的看法時,曾自嘆國民黨「太老大」,當蔣面對反對派組黨的舉措,他同樣指示應「避免衝突、冷靜處理」。九天後,蔣利用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發行人葛萊姆(Katherine C. Graham)女士專訪的時機,親口宣示台灣將解除戒嚴並開放黨禁、報禁,間接向外界宣告他將允許民進黨成立並合法化。

華府還認定「後蔣經國時代」的國民黨  整體局面仍將由外省集團所掌控

值得注意的是,中情局甚至大膽預言,健康狀況不佳的蔣經國極可能在該年年底前主動卸下總統職務,免除儀式性的任務,但仍將以國民黨主席的身分繼續握有國政的最後決策權,而毫無政治班底的李登輝一旦繼任總統,極可能是一名空頭元首,屆時政府運作的重心將落在行政院,而非總統府。華府還認定「後蔣經國時代」的國民黨,不論步入集體領導制或由李登輝取得部分權力,整體局面仍將由外省集團所掌控。

風燭殘年的蔣經國顯然是真心想推動民主化

與美國情報機構分析研判有所出入的是,風燭殘年的蔣經國顯然是真心想推動民主化,而非只是在拖延時間以緩和島內日趨緊張的政治態勢。

1986年底增額立委選舉中,黨外勢力以尚未取得合法地位的「民進黨」身分參選,表現不俗,在一百名席次中取得十二席,得票率達百分之二十二。選舉後小蔣召見李登輝討論此事時,再次表示面對此結果,不要操之過急,不要用激烈的手段強力鎮壓,又稱「政府最怕的就是施政只知強勢作為,毫不考慮後果。」

蔣經國回答解嚴:「好像女人生孩子會有一陣痛」

七○年代在「本土化」工程中扮演要角的李煥,於一九八七年夏天被重新委以國民黨秘書長的重任,負責推動中央民意代表的全面改選、地方自治與民選、開放大陸探親等要務,接著政府宣布解除戒嚴。

而當郝柏村質疑解嚴後台灣社會恐將出現「偏激雜誌報紙滿街氾濫,遊行請願示威隨時隨地可見」的亂象時,小蔣答稱政治走向民主化,「好像女人生孩子會有一陣痛」,他希望絕大多數民眾未來會有成熟的民主素養。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圖 為蔣經國圖書館。 (圖/翻攝自台北市長柯文哲臉書)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圖 為蔣經國圖書館。 (圖/翻攝自台北市長柯文哲臉書)

蔣經國逝世一年之後的1989年元旦 國府宣告解除黨禁

而蔣經國逝世一年之後的一九八九年元旦,國府宣告解除黨禁,台灣的政黨政治與民主化工程至此展開新頁。無可諱言,台灣雖在形式上已從威權過渡到民主,卻也埋下九○年代李登輝所代表的本土化、全面開放式民主,與郝柏村所代表的外省統派、父權指導式漸進民主,兩條路線之爭,然而這已非小蔣生前所能掌握。

1987年7月27日  蔣經國說:「我也是台灣人」

1987年7月27日,當蔣經國以茶會招待12位台灣耆老,告訴他們「我也是台灣人」、台灣也是他的故鄉時,其內心必定百感交集。

1949年以「流亡異鄉」的心態來台避禍,對島上的一切感到新奇,經歷

五○年代白色恐怖時期、以「國家安全」之名逮捕台籍菁英。

六○年代致力改善與台人關係。

七○年代在內憂外患中開啟「本土化」工程,以及

八○年代順應潮流,全面推動民主化。

這其中或許出於無奈與被動,或許內心不時夾雜著猶疑、掙扎與路線擺盪,然而若沒有他(蔣經國)以政治強人的高度,在生命最後的階段奮力打開新局,則其亡故後,無論誰繼承其位,都將缺乏足夠的威望與膽量來達成此目標。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圖/翻攝自台北市長柯文哲臉書)

 ▲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圖/翻攝自台北市長柯文哲臉書)

蔣經國親手終結數十年威權統治  讓台灣得以走向真正民主

當蔣經國晚年脫口說出「我也是台灣人」時,除了流露出他對這片生活了四十年的土地之私人情感,以及從「異鄉人」到「本地人」的心境轉折之外,又何嘗不是國府遷台後,出身並受益於威權體制的政治強人,親手終結數十年威權統治格局、讓台灣得以走向真正民主的總紀錄。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圖/遠足文化提供)

 ▲ 《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一書透露基本政策之一:決不與共匪妥協。(圖/遠足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遠足文化出版之《蔣經國的台灣時代:中華民國與冷戰下的台灣》

作者林孝庭介紹:

1971年出生於台北市,台灣大學政治系畢業,政治大學外交研究所碩士,英國牛津大學東方學部博士,美國柏克萊加州大學東亞研究所博士後研究員,美國舊金山大學環太平洋研究中心傑出訪問學者,2008年獲選為英國皇家亞洲學會院士。自2007年起獲聘為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研究員,2010年起出任胡佛檔案館東亞館藏部主任。研究領域包括近代中國政治、外交、軍事、邊疆與少數民族問題、冷戰時期美、中、台三邊政治、外交與軍事關係等。

1988年1月13日蔣經國在中華民國總統任內離世後,三十多年來,其歷史地位與評價仁智互見,也引發不少討論。作者以大量中、英文檔案史料為研究基礎,包括蔣經國日記的新材料與台、美、日、英新解密檔案,揭示1970年代起,當國際政治格局發生根本性的轉變、國府失去代表「中國」的正統地位後,台灣從威權統治,逐步走向政治本土化與民主化的曲折進程。

2022白沙屯媽祖進香 回拱天宮全程直擊
大數據推薦
【2022白沙屯媽祖徒步進香Live直播】05/27白沙屯媽祖回鑾拱天宮!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