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翁悶死臥榻30年中風愛妻 檢辯都動容求情 判決結果出爐

  • A-
  • A
  • A+
打賞星星

年邁的蔡萬建不忍髮妻受苦,親手將她悶死。圖為台北長庚醫院。(圖/記者陳弋攝影)

▲年邁的蔡萬建不忍髮妻受苦,親手將她悶死。圖為台北長庚醫院。(圖/記者陳弋攝影)

記者李依璇/台北報導

年近70歲的台北市男子蔡萬建照顧中風臥病的髮妻30年,前年拿醫院內裝有衛生紙的塑膠袋,套住妻子頭部致死,台北地檢署依殺人罪起訴。蔡殺妻後,從未抗辯且始終認罪,其長子以陳情書當庭念出父親30年來對母親的犧牲,字字血淚,代表死者的檢方也同意減刑。全案辯論終結,台北地方法院今(28)日宣判,蔡殺人案符合減刑事由,判2年6月,蔡萬建及家人都沒有到場聆聽。

2020年9月5日,67歲的蔡萬建在長庚醫院照顧因為中風發燒住院的妻子,晚間8點半妻子癲癇發作,開始抽筋哀嚎,他站在一旁心如刀割,因不忍妻再受病痛折磨,拿起醫院內裝有衛生紙的塑膠袋,套住妻子頭部,一度不忍心鬆手向妻痛訴「對不起」,直到妻子不動了,蔡翁才老淚縱橫走到護理站告訴護理師,「我太太解脫了」。

這起案件在檢方起訴時,就認為蔡翁犯罪動機情堪憫恕,也沒有依重罪聲請羈押,偵辦過程僅著重蔡萬建當時是否有責任能力;而經檢視醫學鑑定報告,當時蔡萬建精神狀況沒有問題,且因向護理站通報殺人,符合自首要件,檢方因此也同意減刑。

台北地方法院日前傳喚老翁的長子出庭,長子證稱,父親30年來每天都是「帶著笑容」在照顧母親,並當庭呈一份陳情書,內文字字血淚,懊悔這些年來沒有幫忙分擔照顧母親的責任,父親對他們來說不是殺人犯,而是「一個被逼得沒有辦法的爸爸」,母親中風30年來7度開刀,最後已無法行動,無法進食、吞嚥,經常被口水嗆到,每次癲癇發作就會全身抽筋,十分痛苦,而母親臥床這些年從未生過褥瘡,只要家中有長期癱瘓病人的家屬,一定明白沒有褥瘡是多麽困難。

長子說,他曾有一次不經意看了家中監視器,卻見父親頭髮花白,兩眼無神呆坐在客廳中,返家又看見有醫院急診的藥袋,驚覺父親已近70歲,一生為照顧母親奉獻,早已將自己犧牲。不是沒有想過要將母親送去養護機構,他與父親曾想找合適地點,但考量母親必須「2小時拍身、3小時換尿布、4小時餵食」,父親思來想去,只有他能如此細微照顧,最後作罷。

長子哭著說,家中住在沒有電梯的老公寓,平日出入都要靠父親背著上下樓,先前聽聞老公寓可申請安裝爬梯機,父親還很高興可再帶母親去公園;除此之外,有一次他親耳聽見父親在隔壁房間內,一邊替母親按摩一邊說,「以後我們一起走,就不用拖累他們兩個(指他與弟弟)」,他心裡愧疚悲痛,父母已是他在現實社會中看過最恩愛的夫妻,希望法官從輕量刑。

長子在庭內聲淚俱下替父求情,蔡萬建坐在被告席上聆聽,雖無言語卻早已淚流不止。蔡萬建的辯護人也指出,蔡妻生病30年曾經7次開刀,蔡萬建照顧妻子因而罹患心絞痛,即使吃安眠藥也無法入眠,之所以沒有精神科就醫紀錄,是因擔任夜班保全,要工作又要照顧病妻,根本沒時間就醫;辯護人為證明蔡殺人是為讓死者解脫痛苦,一度聲請法院聆聽蔡妻癲癇抽筋發作時,長達2分鐘的痛苦哀嚎聲,不過合議庭認為現有證據已足夠,沒有准許。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