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公廁之戰!律師嘆:台北市民,竟然被認為是這樣的人!

  • A-
  • A
  • A+
打賞星星

文/律師呂秋遠

民進黨台北市長參選人陳時中提出公廁更換7200個免治馬桶的政見,引發討論

▲民進黨台北市長參選人陳時中提出公廁更換7200個免治馬桶的政見,引發討論。

公共廁所的品質,大致上與人的素質應該有關。許多人恐懼在外上廁所,應該都是擔心廁所髒亂,也因此衍生許多「有趣」的傳說。最可怕的,當然是以前的蹲式廁所,在我小學的那個年代,上廁所是很恐懼的事情,特別是小學後山磚造的蹲式馬桶,一直有「手會從馬桶中伸出來」的故事。

1950年代的日本,同樣有這樣的困擾,表現在「花子」的都市傳說裡。花子,是在廁所裡的怨靈,如果要召喚他,就必須要到三樓的女廁的第三間廁所,敲三下門,問「花子你在嗎?」,花子就會把你拉到地獄裡。(是說,這麼自作孽是要幹嘛?)可見日本人對於「危險、骯髒、噁心、昏暗、惡臭」的5K公廁,其實是很恐懼的。

直到1980年代後,日本有「日本廁所協會」,由學者、設計師組成,開始改變日本的公廁文化,甚至開發了免治馬桶。在日本的高速公路休息站廁所,不只有免治馬桶,還有古典音樂播放、溫水沖洗、馬桶蓋保溫、除臭等。如果是機場等公廁,有電子螢幕展示廁所使用狀況,還有語音導引系統,這些設計,都可以展現日本人對於公共廁所文化的重視。所以,日本人對於台灣的公共廁所,應該覺得難登大雅之堂。

免治馬桶到底能不能在台北市的公廁中實現呢?目前網路上的反映,其實充分體現了台灣人對於台北市民,以及到訪台北市的其他民眾素質,完全沒有信心的想法。

他們認為,台北市民跟訪客,大概是:
「會偷走馬桶蓋」、「會破壞馬桶」、「不懂怎麼使用,也不願意學習」、「會把廁所故意弄髒弄臭」之類的評語。

台北市民,竟然被認為是這樣的人!

如果政治人物,有心要提高台北市的公共廁所品質,讓民眾使用體驗更舒服,大家的直覺反應,怎麼會是「台北市民不配用這麼好的東西」這種想法呢?難道台北市民的素質,「不配」使用東京公共廁所早就普及使用的免治馬桶嗎?

要提升觀光、改善公廁品質、吸引更多日本人來台灣、增加台北市民的使用體驗,竟然被認為是浪費公帑、耗費心力在無聊的事情上、維修很不容易、台北市民素質低落、使用者會故意破壞等等的想法,這真是令人訝異,台北市民被貶低成這樣,為什麼不生氣?

至於覺得,馬桶不重要,陳時中怎麼會把「公廁裡的免治馬桶」這件事當作政見的人,我想,他們家可能也覺得家裡的馬桶漏水、塞住、設備好壞等等,其實都不重要吧!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