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商業周刊/翻山越嶺6小時 勇闖瑞士冰河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柯曉翔(商業周刊) 

「不可能。」瑞士聖莫里茲嚮導蘇西‧維普雷西蒂格來飯店接我們時,瞪大眼睛講了3次,「不可能。你們不可能穿這種鞋子冰河健行。」我盯著我的越野跑鞋,再看看攝影的輕型登山鞋,全不合格。我感覺自己正在縮小。

怎麼會這麼天真?即將挑戰人生第一次冰河健行,直到此刻前,我接收到的各種訊息大半是:安啦,穿一般健行裝備即可,嚮導會為你的鞋子裝上冰爪。維普雷西蒂格嚴肅的敲醒我:「這段健行路程是有難度的,你必須擁有一雙好鞋,最好再加支登山杖。」

好在問題可以解決。維普雷西蒂格領我們火速前往戶外用品店,一人付20瑞士法郎(約合新台幣645元)可租一雙高山靴與一支登山杖。那時的我還不知道,當6小時後筋疲力盡、毫髮無傷的走下冰河,我有多感激維普雷西蒂格。

▲太陽照射著瑞士莫爾特拉奇冰河,冰河健行比想像中要熱上許多,我熱汗直流,忙著跨步跟上嚮導步伐。(圖/石吉弘攝影/商業周刊)

冰磧岩上,沒有正常的路

我們搭乘纜車,前往迪亞沃勒扎山頂纜車站,與這次冰河健行的嚮導卡喬里會合。隨著海拔高度上升至2,973公尺,空氣逐漸稀薄,涼意襲來。

一步出纜車站,就被雪白群峰包圍。「迪亞沃勒扎」是義大利語「女妖」之意。傳說很久很久以前,有位妖嬈女山神令人們誤入歧途,踏入女妖山的人從此不見蹤影。卡喬里已在木屋前等待。參與冰河健行總共15人,我們是唯一亞洲代表,其餘全為看來身強體壯的老外。

路程並不好走,必須翻山越嶺,下切超過1,118公尺高度。72歲的卡喬里健步如飛,像鄰家爺爺般令人心安。40多年的嚮導經歷,他知道最安全的路線。我無暇欣賞四周山景,只能專注踏穩每一個步伐,右臂因緊握登山杖不知不覺變得緊繃。等到再次抬起頭,往回望,踏過的岩石塊變成一座高聳的山。不敢置信,這就是我們方才走過的路徑。

費盡全身力氣,踏上佩爾斯冰河的那一刻,震撼了。強烈陽光灑向冰封大地,如此開闊。冰河遠看似乎平坦,近看則高低起伏,具有流動的線條,一路迤邐。

套上冰爪,游走冰的世界

若仔細觀察,可看見冰河在大自然留下的各式傑作。比如冰河融化成一道瀑布或一條小溪;比如我們必須抬腿跨越,以防墜落冰河裂隙。還有我第一次見到的奇異景象——冰桌。冰河支撐著巨大岩塊,岩塊兩旁卻懸空,就像一張大桌子。卡喬里解釋,「這張冰河桌有些傾斜,因為太陽從南方照射角度較大,冰就融化較多。」

而第二條莫爾特拉奇冰河給我們更多驚喜。冰變幻各種姿態,化為結晶、層層階梯與深不見底的冰洞……。陽光更烈,冰河變得更加閃耀。由於此處冰河較溼滑,我們紛紛套上冰爪,腳步更穩,興奮的四處走動。

越過一大片緩下坡,卡喬里宣告:「這是冰河的末端。」從周遭顏色可感受變化,雪白逐漸褪去,出現大量岩石的灰,接著又冒出山野的綠。在健行5個半小時後,終於看到正常的道路了。沿著路徑直直往前走,抵達莫爾特拉奇火車站,完成全長約8.3公里的冰河健行。

回程的火車上,我們完全累癱。這場扎扎實實的勞動,讓喝一口白開水都變得好甜。雙腿隱隱痠痛,卻忍不住不斷回想這趟旅程的每一個片段。我想不是大量多巴胺在作祟,而是冰河的神奇壯闊,此生都值得回味。
 

※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寶島神很大 直播搶頭香】5/9 西港第一香前哨戰!武陣大會師!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