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雲端秘檔/印度寡婦群聚成村 臉上刺不祥「叉型印記」終老

新聞台
  • A-
  • A
  • A+

記者紀宛宜、林永明/綜合報導

印度人主要信奉印度教,根據教義,女子嫁作人妻後,必須以夫為天,但如果丈夫不幸去世,成為寡婦的女性,卻被認為是不祥之人,不但會被夫家趕出家門,甚至被社會遺棄。就在德里東南方,有一個小鎮「溫達文」,這裡就聚集了來自各地的寡婦,她們只能穿白紗,臉上被刺上圖騰,一輩子帶著這樣的印記,終老一生。

悲憫印度寡婦村 叉形紋路 黑神印記

▲寡婦聚集在小鎮溫達文。(圖/翻攝自網路)

放眼望去,清一色純白紗麗,她們安靜的坐著,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對比街上五彩繽紛的穿著和喧鬧的氣氛,顯得格格不入。這裡是印度神秘小鎮「溫達文」,距離德里兩小時車程,城裡有超過4000座廟宇,是印度著名的聖城,但它還有個悲傷且孤單的名字「寡婦村」,杵著拐杖出現在街口的老奶奶是塔庫爾,她已經在這裡守寡70年。

悲憫印度寡婦村 叉形紋路 黑神印記

▲印度寡婦塔庫爾。(圖/翻攝自網路)

塔庫爾:「結婚時我才9歲,1年後我的丈夫就死了。」

10歲該是無憂無慮享受童年的小女孩,塔庫爾卻已經是個寡婦,丈夫死後她被趕出家門。

塔庫爾:「他們叫我穿上白色紗麗,也叫我剪掉一頭漂亮的長髮,我不得已只好自己動手剪掉。」

印度教規定,寡婦只能穿白色紗麗,所以幾乎從喪夫的那一刻起,塔庫爾的人生,就像她的衣著一樣慘白。

▲塔庫爾穿著單薄的白色紗麗。(圖/翻攝自網路)

塔庫爾:「冬天很寒冷的時候,我們什麼都沒有,都只能穿這件薄薄的白紗麗。」

印度社會階級分明且男尊女卑,而寡婦更被視為不祥之物,所以從額頭到鼻樑這兩道叉型紋路,是對寡婦的印記,也等同在身上烙下「罪人」的符號。

記者:「妳沒想過要再婚嗎?」

塔庫爾:「我是該這麼做,但我怕我家人遭遇不測,如果我跟人跑了我會有什麼下場,想都不敢想。」

悲憫印度寡婦村 叉形紋路 黑神印記

▲寡婦臉上的「叉型印記」,象徵著罪人。(圖/翻攝自網路)

在印度,女人即使社經地位再高,終究得以男人為天,所以一旦丈夫去世,女人就沒有存在的必要,更被認為該為丈夫的死負責,所以古代的寡婦,甚至得跟著陪葬,直到19世紀立法禁止,才免除這種荒謬毫無人性的作法,但可悲的是印度寡婦,即便活著,也是生不如死。

記者:「妳的生命中有發生過什麼好事嗎?」

塔庫爾:「我祈禱…。」 

▲寡婦向路人乞討,卻無人聞問。(圖/翻攝自網路)

塔庫爾低到不能再低的頭,清楚表達了身為寡婦,能做的只有向命運低頭,她們沒有家人,沒有工作,「乞討」是獲得溫飽的唯一方式。但寡婦的出現,讓街上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甚至傳說只要和她們對上一眼,就會招來厄運。於是寡婦們只能遠走他鄉,500多年前開始聚集溫達文,相傳溫達文是專門保護婦女,印度黑神的誕生地,所以這裡理所當然的成為寡婦避風港。

寡婦葛雷莎:「當我的丈夫去世以後,我就被大兒子逐出家門,然後從此音訊全無,我已經19年沒有家人的消息了。」

悲憫印度寡婦村 叉形紋路 黑神印記

▲印度寡婦葛雷莎。(圖/翻攝自網路)

所有來到溫達文的寡婦,都會把自己的姓氏改為代表奴僕的「達西」,以表示自己願意終身侍奉黑神。官方統計,目前在溫達文一共有6000名寡婦,她們不遠千里跋涉來此定居,同是天涯淪落人,至少相依為命。

寡婦安古爾:「我最痛苦的是,我沒有兒子沒有女兒,在世上一個親人也沒有,你知道我為什麼來溫達文嗎?因為我根本沒有東西可以吃。」

安古爾7歲結婚,19歲守寡,在溫達文有一半以上的寡婦已經超過60歲,在傳統禮教的捆綁下,她們被社會遺棄。

悲憫印度寡婦村 叉形紋路 黑神印記

▲印度寡婦安古爾。(圖/翻攝自網路)

每天下午3點聚集到神廟頌唱,成為寡婦們最重要的支柱,她們每個月可以獲得125盧比補助,大約合新台幣90元,近年來非政府組織介入幫助,使得寡婦村的生活得以改善。

義工:「今天有禱告嗎?」

寡婦:「有啊,當然有,只要禱告神就會聽見妳的聲音,不要哭泣了好嗎?」

時至今日,寡婦文化的遺毒依舊在她們身上發作,在色彩斑斕的印度社會更顯卑微,也是印度政府見不得光的難堪秘密。(整理:實習編輯吳姵諭)

追蹤三立新聞網 :
1015-新聞8點檔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