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劣油癱了GMP、來了食策會 怎負責食安的業者都出過事?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BuzzOrange(報橘)主編鄒家彥

防脫產!查扣魏應充14房產及股票

昨天(10/15)《BO》刊登了〈辭去 GMP 理事長,魏應充接任「食策會」董事長負責政府食安專案,衛福部你在耍我們嗎?〉。

今天新聞報導,食策會已經決定改選董事長,撤換魏應充:

   魏應充已不適任 食策會將改選董事長

我們昨天的文章中提到,魏應充在 2013 年底因黑心油事件辭去 GMP 理事長後,又火速接任另一食品安全把關標準組織「食策會」的董事長。讀者問,

「所以 GMP 和食策會有什麼關係?」
「為什麼又是魏應充在當董事長?」
「食策會現在已經開始運行了嗎?他們做過哪些事情?可以信嗎?」

《BO》採訪一位熟知台灣食品產業檢驗流程與組織關係的前食品業者,為大家解惑如下:

一、GMP 和食策會有什麼關係?
食策會全稱「財團法人台灣食品產業策進會」,隸屬衛生福利部下,成立於 2013 年 6 月;他們與目前隸屬於經濟部工業局的台灣食品 GMP 協會「地位平行」。

GMP的宗旨是,樹立我國加工食品高優質品牌之標竿,作為食品製造業者對其產品在衛生、安全及品質控管的制度標準,以提升我國食品工業在製程及品管的水準。

食策會的成立目的則是,為「結合台灣食品良好作業規範(GMP)發展協會能量」,綜整食品製造業、原物料供應業、流通業及餐飲業等食品產業供應鏈,共同策進台灣食品產業之安全衛生及經營管理之健全發展為宗旨。

以上,是食策會的官方說明。

食策會在去年底黑心油事件爆發前,就已籌備成立。當時社會對 GMP 的檢驗信任度存疑,既然已經有 GMP 了,為什麼還要成立一個食策會?

初期的成立原委,很難逃脫利益輸送便利之嫌。

GMP一直為人詬病是「球員兼裁判」,其中的理監事們皆由各大食品公司組成,自家產品的食品安全又交由業者自己檢驗,當然遭致閒話;再者,GMP的營運,有不小的部分仰賴「接政府標案」,比如輔導食品工廠做食安或審查衛福部相關食品案件,這其中一樣有「食品業者自己訂規矩、自己審查自己」的問題。

於是,成立食策會的聲音開始傳出:讓 GMP 繼續做「標章」的工作,有收入的標案部份,就交給食策會處理。

這也是為什麼,GMP和食策會的組織人馬與資金來源,其實大抵相同。

而食策會成立沒多久,在台灣食品安全檢驗產業鏈角色愈來愈吃重的主因,則是託GMP被世人厭惡之福。國內食安問題不斷,民眾對GMP的信任崩盤,連帶參與其中的食品大廠也想棄 GMP而去,不想再幫忙推廣GMP,於是紛紛轉向投至食策會旗下。

二、為什麼食策會會由魏應充擔任董事長?
根據熟知GMP與食策會人事組織的前食品業者,當初籌備人員本來也想讓食策會和GMP 一樣,隸屬在經濟部工業局下,但因為籌資問題,所以改搬到衛福部下。至於為什麼會出現資金不足的問題?據了解,食策會成員組成和GMP相同,除了因為大家都不再信任GMP外,還有內部的人事糾葛等細故,以致魏應充等食品業品牌大頭「出走」。

雖然有上述這些雜因,食策會成立初期的辦公室還是和GMP同址 ,但因為社會觀感問題,後來搬至仁愛路現址;辦公室裝潢、租金、停車費等雜支,資金其實都是由魏應充幫忙處理--這就引來後話了,食策會拿了魏應充的錢,是不是就會對頂新比較好呢?

那個時候,食策會董事長都還沒定案,幾個董監事包括味丹集團、佳格,以及黑松集團,當然還有頂新,都是口袋人選;不過上述前三個食品集團在食策會的代表董監事皆婉拒這個職位,直到 2013 年底不知何故,由頂新的魏應充出任董事長。

三、食策會目前為止做過哪些事情了?
食策會成立至今的主要業務包括:政府標案、食品業數位學習平台

首先是舉辦非常多的、可以充抵「衛生講習時數」的政府標案活動(按:衛生講習時數指,食品餐飲從業人員於從業期間,應接受衛生主管機關或其認可之相關機構,所辦之衛生講習或訓練;每年都有一定額度的時數需補足):


圖/buzzorange.com

其他標案,舉例來說有:

80 萬的 103 年度「研訂食品業者衛生安全管理驗證及委託驗證管理制度」委託辦理計畫

食策會_名家報橘

圖/buzzorange.com

150 萬的 103 年「食品業者強制性自主品管之研究與輔導」委託辦理計畫

食策會_名家報橘

圖/buzzorange.com

248 萬的 103 年度「新北市夜市餐飲業及早餐店衛生安全品質提升專業輔導委託專業服務」

食策會_名家報橘

圖/buzzorange.com

上面這三例只是食策會在 2013 年(民國 102 年)標下的案子,在現在這個時間點,他們已經陸續準備明年度的標案企劃,數量絕對不會低於三項。

而食品業數位學習平台,則透過線上課程,協助食品業界提升食品安全知識以及專業職能。這同樣有衛生講習時數可以拿,所以如果有需求的從業人員知道食策會有這些課程,直接在家開電腦付錢上課就好。

「如果政府想要辦一個什麼課程,講好總共多少錢,會不會直接跟食策會這個學習平台說,讓他們知道『規格』是什麼,照著需求做就好了?」

「對食策會來說,做這個案子的成本除了架平台的費用外,其他就是師資人力的負擔,可是架平台的費用很有可能在接到第一個課程案子的時候就攤平了,所以食策會未來接多少案子就能賺多少錢……」

拿政府標案不是不好,這些課程畢竟立意良善,多是教導食品業者應該如何控管自家產品的品質與安全;有爭議的不是食策會作這些標案,有爭議的是,當頂新與多家食品業者都不斷爆出嚴重違反食品安全的案件時,衛福部為什麼還只能依賴 GMP 或是食策會這樣的「球員兼裁判」單位和組織,來解決食品業的安檢與教育?

長久以來,GMP 的那抹微笑深植消費者心裡,買食品看見它就等於案件安全。但,黑心油事件發生後再看那微笑,簡直就像《賭神 3》電影裡形容大壞蛋靳能的台詞說的:

「他好像永遠對著你笑,笑得你心裡發寒。」

食策會_名家報橘

而食策會呢,這個根本從 GMP 黑心原班人馬組成的單位,接著主掌了許多教育食品廠商做食品安全的課程與活動,我們還有什麼安全的生活可言?

政府對黑心商人沒有嚴法懲治,部會底下的半官方組織則由有食安違規紀錄的業者組成。副總統吳敦義和行政院長江宜樺說,「說不定還有未爆的」,總統馬英九則「以身作則」帶頭抵制頂新集團。至於小老百姓最期待的,徹底從制度面解決問題的方法,這三位國家機器的最高領導者,卻是一點也沒說。當然,對於台灣食品安全產業的檢驗制度與檢驗市場究竟為什麼會如此畸型,也一個螞蟻大的理由都沒說。

寫到這裡,肚子好餓。樓下的麵店老闆是個老好人,熟了還會不小心在湯麵裡多加一顆餛飩。但是,那顆餛飩,現在真不知道要怎麼吃得下肚子去。老闆無奈,我更無奈。

小老百姓,不管是負責吃的、還是顧著小攤子賣吃的,除了摸摸肚子,頻頻嗚呼哀哉之外,還有其他辦法嗎?

原文出處:BuzzOrange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