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基因編輯嬰兒誕生引發軒然大波 來龍去脈一次看懂

中央社
  • A-
  • A
  • A+

中國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26日宣布,世界首例基因編輯(gene editing)嬰兒11月已在中國誕生,並宣稱這對雙胞胎女嬰的一個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後即能天然抵抗愛滋病。

▲中國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圖/翻攝自The He Lab YouTube)

基因編輯是指人類針對特定基因(DNA)進行編輯,運用基因編輯技術CRISPR,敲除或加入特定基因。

基因療法自上世紀60年代開始發展,先進國家、藥企無不砸下重金研發。

綜合外電報導,2017年11月,美國加州桑加莫療法公司(Sangamo Therapeutics)首度在人體運用基因編輯技術治療,透過注射點滴為患者增加有抵抗力的基因。

接受人體基因編輯療法的這名44歲的男子,是罕見疾病黏多醣症第二型的患者。他天生缺少IDS基因,該基因功能是生成一種可分解有毒碳水化合物的(酉每)。這項實驗至今仍呈現憂喜參半,接受中劑量的患者雖然有多項指數呈現改善,但卻測不到有增加IDS基因。

基因編輯療法還有一個最大的風險,就是治療沒有回頭路,無法消除編輯可能造成的任何錯誤。接受治療的患者,也可能產生無法預測的後遺症,遭受其它病毒入侵。

禁止基因複製人類是舉世共識,將基因編輯療法運用在胚胎上,也僅處於嚴格限制的實驗階段。儘管CRISPR技術已相對成熟,至今仍無法保證實驗成功,極可能出現脫靶效應,也就是產生的結果在可控範圍外。若製造基因編輯嬰兒,後續風險難以評估,可能害其一生。

物理學大師霍金(Stephen Hawking)生前就撰文警告,他確信基因工程的突破將讓人類在本世紀內,創造出新種的超級人類,「會有法律試圖阻止人類這麼做,但貪婪的富人無法抗拒誘惑」。

澎湃新聞報導,世界上第一例對人類胚胎基因編輯修改2015年由中國科學家完成。當時,廣州中山大學教授黃軍發表論文,宣布利用CRISPR-Cas9技術試圖修改人類胚胎中的一個致病基因。這一突變的致病基因會導致嚴重遺傳病β-地中海貧血症,但這項研究因為引發國際議論與反對,最終止步於胚胎。

時隔3年,賀建奎26日宣布,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嬰兒已於11月在中國大陸健康誕生。他說,這對雙胞胎的一個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後即能天然抵抗愛滋病。這次基因手術修改的是CCR5基因,而CCR5基因是HIV病毒入侵機體細胞的主要輔助受體之一。

美聯社26日報導,賀建奎接受專訪表示,在生育治療過程中,他改動了7對夫婦孩子的胚胎,其中一位孕婦順利生產。在參加研究的夫婦中,所有的男性都感染了HIV,而所有女性並未感染。

他宣稱,基因編輯的目的並不是為了防止愛滋病傳播的風險,而是讓感染愛滋病毒的夫婦有機會生一個能免於感染的孩子。根據報導,在22個胚胎中共有16個被編輯,11個胚胎進行了6次子宮植入嘗試,之後,終於懷上了雙胞胎。

賀建奎說,測試表明,雙胞胎之一擁有兩份被編輯的基因,另外一人只有一套未編輯的基因,目前尚未看到損害其他基因的證據。另外,「只有一份基因的嬰兒仍然有可能感染愛滋病」,不過一些有限的研究表明,即使感染愛滋病,健康下滑會減慢。

賀建奎的宣布立刻在國內外引發軒然大波,負評與質疑如潮水湧來。幾位研究人員審查了賀建奎提供給美聯社的資料,他們認為到目前為止的測試,還無法證明這一基因編輯工作可以起到完全免疫部分疾病的作用。

專業批評也都指向,這個實驗在預防愛滋病真的沒有什麼優勢,但卻讓嬰兒暴露在所有未知的安全風險之下。而且沒有正常CCR5基因的人,感染某些其他病毒和死於流感的風險也更高。

122名中國科學家26日晚發表聯合聲明,強烈譴責首例免疫愛滋病基因編輯寶寶,並指「潘朵拉魔盒已經打開」,必須在不可挽回前關上它。

中國政府也快速回應,深圳市衛生計生委醫學倫理專家委員會26日立即宣布啟動調查,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也宣示將依法依規處理此事,並及時向社會公開結果。

相關網站顯示,賀建奎所做的這項臨床試驗,已經通過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的倫理委員會的審批,並在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完成登記。

不過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總經理程珍今(27)日表示,醫院懷疑賀建奎申請報告作假,已經向警方報案。

南方科技大學也發表聲明稱,賀建奎已於2018年2月1日停薪留職,學校和生物系對此並不知情。生物系學術委員會認為此舉嚴重違背了學術倫理和學術規範,將立即聘請權威專家成立獨立委員會,進行深入調查。

賀建奎原本27日要出席在香港舉行的第2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揭幕禮,並預定28日在會中發布相關臨床實驗報告數據,但他到截稿時仍失聯未現身。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