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產業鏈是仙丹嗎?高雄人口與消費雙弱現象如何解? | 名家 |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愛情產業鏈是仙丹嗎?高雄人口與消費雙弱現象如何解?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商業周刊/吳中傑

這愛情KTV,我們(義大世界)摩天輪有40個車廂,裡面10個左右改裝成KTV,再做彩繪下去讓情侶想來。」「我們自己就有愛情產業,從情侶出遊、結婚前的醫美、婚紗攝影、宴客,還有產前檢查、生產,我們都有。」

12月中旬,市長選舉結束還不到3星期,我們走進高雄義大皇家酒店的會議室,卻已見到高雄最大民營財團——義联集團創辦人林義守在會議中,與主管群討論如何搭上新任高雄市長韓國瑜的「愛情產業鏈」。

包含飯店、遊樂場和商場的義大世界,整體年營收約60億元,僅占義联集團營收約2%,林義守卻如此靈活與急迫的迎向高雄新政,因為他等待8年的轉機,很可能要來了。

今年77歲的林義守,是台灣營收千億級企業的創辦人中唯一沒有學歷的企業家。他從未上過學,卻可說是高雄地區最有政商實力的人,白手起家打造年營收逾3千億元、高雄營收最高的民營財團,事業體涵蓋鋼鐵、建築、醫療、教育與休閒娛樂產業。

「吹什麼風,駛什麼船」

比網紅懂搭話題,街頭哲學通吃藍綠

林義守對外總是堆滿笑容、受訪時眼睛常笑得彎成一條線。但外界封他為「南霸天」,曾經跟在他身邊多年的前幕僚則形容他是「梟雄」。不同稱號,都指向他富爭議的作風。

「吹什麼風,駛什麼船,」是林義守一直以來信奉的街頭智慧。

他藍綠通吃。前總統陳水扁曾到林義守家中做客數次,前總統馬英九則聘他為國策顧問,延續至今。韓國瑜最新的小內閣,當中更有四位曾任職義联集團。

他比網紅更懂得搶搭議題熱點。美國總統川普2017年1月上任後推行「美國製造」,同年3月他便突然在記者會上宣布考慮去美國設鋼鐵廠,讓集團內的主管也措手不及。

他說自己是「生意人不要說政治話」,但11月底縣市長選後第三天,就找來電視新聞台專訪,重新宣布1、2年前就定案、投資金額逾2百億元的義大世界第二期開發計畫,很懂得如何對政治人物示好。

▲他,建造高雄最大娛樂地標。世故的林義守有時卻會意外的吐真。他稱開發義大是回饋高雄,也直言,經營休閒娛樂業好處是資產價值會一直增加。(圖/商業周刊)

經商逾60年,卻在義大踢鐵板

開發案被迫停工、南部消費力不夠強

但這位經商超過60年、擅長槓桿政商關係的南霸天,卻在義大世界的開發與經營過程屢次踢到鐵板。

義大世界是高雄多年來第一個結合樂園、購物中心與飯店的大型休閒娛樂產業。

對林義守而言,這是他在板塊僵固的鋼鐵事業外,新的集團轉型方向,也是他讓30多年前便買下的觀音山土地增值的重要動能。

依照2015年義联集團與港資嘉年華集團,洽談出售義大世界時的金額與股權推算,義大世界加上2間飯店的資產至少價值近百億。「土地價值絕對翻了2、3-倍不止,」一位地產開發業者觀察。

但義大世界從2010年開幕以來,營運成績卻從未達到當初設定的百億年營收,且連年虧損。林義守受訪時坦承,近2、3年的年虧損額已超過關係企業年報中所揭露的2億5千萬元。

虧損原因之一,是開發案本身的適法性。

從高雄市區開車進入義大世界,只要把視線往北邊一望,就會看見一整片被義联集團內部稱為「長城」的停建建築。

這片綿延約5百公尺、灰色水泥直接裸露在外的建築群,包括了規畫4百間客房的飯店、數10戶的店面和別墅。南邊,則是另一批已完工、卻拿不到使用執照而無法銷售的集合式住宅。這些開發案,被陳菊主政時期的高雄市政府認定,總體容積率超出法定上限,因此不發執照。

一南一北兩大動彈不得的建築群,過去8年就這樣包夾義大世界,讓這位南霸天坐困愁城,「我們整個卡在這裡,我想不通耶……,做夢也夢不通。」林義守說。

不過,除了開發的爭議,義大世界的虧損另有結構性因素,也是高雄發展觀光產業的困境。首先是南部的在地人口及消費力,是否能支撐起大型觀光產業?

義大世界並非單一個案,2016年在南高雄開幕、結合賽車樂園與購物中心的大魯閣草衙道,因經營成績不佳,隔年便將購物中心獨立分割,出售6成股權給新光三越。

麗寶集團月眉開發副董事長陳志鴻觀察,「(大型樂園)這產業本身在台灣就不容易,外國遊客到台灣,遊樂園一直不是重點,台灣人口也就2千多萬,新竹以北的人口比較多,在中北部經營樂園比較有優勢。」

陸客,從不是義大主客群

招外國客、博弈可能是出路

對此,林義守不諱言期待有更多陸客進來,雖然陸客即便在過去訪台高峰期,也從來不是義大世界的主要客群。

如果本地人口或消費力不足,高雄要發展觀光,勢必得吸引外地人或外國遊客。但接著要問的,就是在觀光發展身為後進者的高雄,該如何與其他縣市做出差異?

林義守認為博弈產業是可能的出路。陳志鴻從創造城市觀光的不可取代性角度,也正面看待韓國瑜選後提出的賽馬產業想法,認為不須急於否定。

但綜觀亞洲,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韓國都已經有博弈產業,香港有賽馬。高雄相較台灣本地或亞洲其他城市,究竟得拿出什麼獨特的文化與產業,恐怕仍需要深思。

雖然前路未明,但面對義联集團與高雄在觀光休閒產業的未來,林義守態度樂觀,強調未來義大二期要再蓋高塔、水樂園等設施,希望主打經濟牌的韓國瑜能建設高雄,並帶有弦外之音的期待新市長「(至少)不要把人糟蹋,不要找人麻煩。」

但是當我們問到,如果有機會,會不會再有意願出售義大世界股權時,他也毫不避諱的重申自己持開放態度,「不一定這些資產要自己一直留、要我自己百分之百來做。」

訪談尾聲,林義守自言:「我現在最快樂就是每天來工作啊,不要想有的沒有的,有時候想了晚上會睡不著。」這位過去八年困在歐式城堡內的南台灣梟雄,現在最大的心願,或許就是像韓國瑜這次的競選結果一樣,逆轉,勝。

小檔案_林義守

出生:1941年

學歷:未曾入學、獲頒交通大學榮譽博士

現職:義联集團創辦人

高雄發展年資:62年

【閱讀更多】

※本文刊登於《商業周刊》1624期,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2019回嘉真好-憶童趣嘉遊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