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要價不「斐」、不能自「己」? 那些年我們一起寫錯的字!

  • A-
  • A
  • A+

記者陳弋/綜合報導

「讓我來為您作一個點餐的動作」、「麻煩各位先幫我作一個排隊的動作」,這類充滿贅字、不通順的語句被視為一種「語言癌」,常見於新聞報導和日常生活當中。但比起語言癌,大剌剌的「錯字們」更是無所不在:食不「裹」腹、要價不「斐」、外型粗「曠」、不能自「己」…錯到「磬」竹難書!

▲「斐」形容文采美盛貌。(圖/翻攝自世一辭典)

◆要價不「斐」(X)→要價不「菲」(O)

「斐」用以形容文采華美或輕飄之貌,例如以「斐然成章」形容一個人的發言或文章富有文采、理路清晰。「斐」一字並無法形容數量,要價不「斐」是一個常見於新聞報導的大錯字,錯到彷彿變成對的,連記者、編輯也用錯。「菲」(三聲)才有微薄、少的意思,因此要價不「菲」才是正解。

▲「菲」(ㄈㄟˇ)意思是微薄的。(圖/截圖自教育部國語辭典)

◆食不「裹」腹(X)→食不「果」腹(O

「果腹」指的是填飽肚子,「食不果腹」是說吃不飽、三餐無以為繼,形容生活貧窮潦倒。

◆外型粗「曠」(X)→外型粗「獷」(O)

許多人把粗「獷」誤為粗「曠」,不但讀錯音也寫錯字,正確讀法是ㄘㄨ ㄍㄨㄤˇ。

◆不能自「己」(X)→不能自「已」(O)

▲不能自「已」: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圖/截圖自教育部國語辭典)

「已」當動詞指的是停止,不能自「已」是指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宋書·劉休仁傳》有載:「痛念之至,不能自已。」文史工作者張哲生指出,流行歌曲將這句成語唱錯是大眾誤用的主要原因,像是金智娟膾炙人口的歌曲「飄洋過海來看你」裡面就唱成「我竟悲傷得不能自己」,不過唱對的人也是有的,歌手曲婉婷「我的歌聲裡」開頭便這麼唱:「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顧慮,你就這樣出現在我的世界裡,帶給我驚喜,情不自已。」

◆床「第」之私(X)→床「笫」之私(O)

「笫」(ㄗˇ)本意是床席,床「笫」之私意指夫婦之間的私話、私事。

◆「嘎」然而止(X)→「戛」然而止(O)

「戛然」(ㄐㄧㄚˊ ㄖㄢˊ)指突然停止,無數的報章媒體誤植為「嘎然」(ㄍㄚ ㄖㄢˊ),音讀錯、字也寫錯。

◆「磬」竹難書(X)→「罄」竹難書(O)

「罄」作動詞是用完、用光之意,「罄」竹難書即指把所有竹子做成竹簡,也難以寫盡,比喻罪狀多到寫不完。

▲錯字≠文字的演變。(圖/翻攝自我係香港人臉書專頁)

看在國文老師眼裡,學生的每一個錯字都像針一般刺入心坎;不過也有論者以為,語言文字乃隨著時代改變、演化,沒必要太過嚴肅看待,「大家一起錯就變成對的了」。但這樣的心態實在不是教導下一代的好榜樣,所謂「語文隨時代變遷」的例子應指創造性的挪用,像是《詩經》中的「桃之夭夭,灼灼其華」,本意是形容桃花茂盛豔麗,後來被轉借為「逃之夭夭」,形容逃跑得不知去向,由於是一種詼諧的挪用,勉強讓人接受,即便仍有人認為「逃之夭夭」是近代不學無術之輩的誤解。相形之下,如果有人將要價不「菲」誤植為要價不「斐」,或把來不「及」寫成來不「急」,還硬扯文字在演變,恐怕既不詼諧、也毫無邏輯。

追蹤三立新聞網 :
【94要客訴】館長嗆爆韓兩岸政策!中國用嘴巴抵制NBA?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