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催淚/23年愛妻當大體老師 解剖那天他崩潰淚見最後一面

  • A-
  • A
  • A+

記者簡若羽/新北報導

「以前來看你都沒覺得怎麼樣,今天來的路上愈想愈不捨,因為以後想見到你只能看照片了…」輕撫著愛妻的遺體,林惠宗忍不住痛哭失聲,因為這是他最後一次見到太太「完整的」模樣。

▲看著愛妻的遺體,林惠宗忍不住落淚。(圖/翻攝自YouTube)

7年前,結縭23年的太太徐玉娥因癌症病逝,得年49歲,由於夫妻倆曾互相簽下彼此的遺體捐贈同意書,太太過世當天,遺體就被冷凍、運送到新北輔大醫院,準備成為醫學系學生們的大體老師。而之後有段期間,每當有人問起另一半,林惠宗都會笑著回答「太太去當老師了」,彷彿她還未曾離開。

按照流程,大體老師要先做一年的防腐,第二年家屬才能夠探望,被問到頭一年的心情,林惠宗坦然說,「那時候一心只想著,一年後就能看到我老婆了,就一直期待」,言談中,林惠宗不斷強調自己是個粗神經,不會想太多,但思念總在不經意時湧上心頭,「只是有時候看一看,覺得旁邊少了一個人…」

等到終於能探視後,林惠宗每個月都從嘉義開3小時的車到台北看太太,輕撫著她的遺體,像舊日一樣對著她話家常,「老婆,你現在已經是儲備老師了,雖然我講的話你聽不到,但我還是要告訴你,你往生後的這段期間過得很充實,兒子女兒也都好…」,對於這樣難得的溫馨時光,林惠宗感到相當滿足,「我太太當這個大體老師,我覺得很好,我可以隨時來看老婆,很不錯!」

▲自從太太成為大體老師後,林惠宗每個月都會從嘉義開3個小時的車到台北探望她。(劇照/輔大提供)

結婚23年,夫妻倆感情十分深厚,不過,林惠宗透露,太太走後只有來過他夢裡一次,「夢裡她都沒有講話,只是神情很愉快地走向廚房,然後就不見了」,對於太太沒有留下隻字片語,林惠宗沒有一絲埋怨,反而豁達地說「這表示她去了一個很好的地方啊,不用再特別回來告訴我,我知道她過得很好就好了。」

解剖前一天,林惠宗一如往常前去探望太太,只是想到這是最後一次看到「完整的」她,強忍多日的淚水還是止不住潰堤,那一刻,粗神經的男人抱著太太的遺體泣不成聲,「今天以後你也沒什麼留戀了,以前來看你都沒覺得有什麼,今天來的路上愈想愈不捨,因為以後想你只能看照片了…」

從成為大體老師到退休,林惠宗一路陪伴著太太,整整3年才終於送她走完最後一程,回想起正式分別的情景,他忍不住哽咽,「推進火化爐那一刻是最悲傷的,畢竟跟太太結婚23年了,那一刻我是幾乎崩潰…」每次訪問,總有人問起,多出來的3年是不是讓家人有更多時間好好道別,林惠宗卻否認道,「其實這樣做哀傷期更長,一般如果馬上火化、入土為安,差不多一年想想、兩年看看、三年可能就忘記了。」

▲林惠宗太太是輔大醫學系的大體老師。(劇照/輔大提供)

「直到今天不斷有人問我有沒有後悔過,但其實我從簽字到現在,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談到為什麼會做出捐贈遺體的決定,林惠宗表示,或許因為自己是特搜救難隊的一員,看多了意外和無常,對生死自然也看得比較開,「人往生了什麼都不知道,身體擺著也是爛掉,很多人覺得遺體被切切割割的不好,但我不這麼想,不如趁還能用的時候多做點好事。」

對於自己的身後事,林惠宗也維持一貫豁達態度,「我也交代兒女,如果我在搜救過程遇到意外,或是哪天生病走了,不要去追究什麼,直接把我的身體送給有需要的單位就好」,至於當大體老師退休後要去哪?他帶點俏皮地笑說,「隨便灑一灑吧,也不要埋了!我喜歡玩水,就灑在海邊好了。」

▲林惠宗對捐贈遺體的決定從不感到後悔。(圖/記者簡若羽攝影)

紀錄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拍攝林惠宗太太徐玉娥成為大體老師的過程。在友信醫療集團的贊助下,兩年來巡迴全台感動了三千多名師生,今(20)天回到輔仁大學播映,不僅有數百位醫學院學生前來觀賞,現場也邀請到導演陳志漢和林惠宗分享拍片心路歷程,期待透過無語良師背後的故事,讓學生更懂得尊重生命的價值,莫忘投入醫界的初心,並持續關懷他人的夢想。

▲播映會現場邀請導演陳志漢(左三)和林惠宗(左四)分享拍片心路歷程。(圖/記者簡若羽攝影)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小姐姐去哪兒】Rocker Girl搖滾台中音樂Party GO!!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