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她的作文感動典獄長 高二女學生獲邀到監獄父女共進餐

  • A-
  • A
  • A+

記者楊佩琪/台北報導

一名就讀高中二年級的女學生小婷,日前參加法務部矯正署舉辦的徵文比賽奪得第一名榮耀,剛好她入獄的父親假釋獲准,受文章感動的雲林監獄典獄長邀請她,到監獄和父親共進午餐,並獲頒獎項。

高二的小婷參加法務部矯正署徵文獲得第一名,她的文章感動雲林監獄典獄長,典獄長邀請她與剛獲准假釋的父親用餐。(圖/雲林監獄提供)

▲小婷在雲林監獄,與剛獲准假釋的父親用餐。(圖/雲林監獄提供)

原來小婷的母親在她7歲時已經過世,父親不是在跑路就是被關,小婷是阿公阿嬤拉拔長大,不過她相當努力,功課都是名列前茅,還參加學校籃球校隊。

法務部日前舉辦「家『獄』互曉,幸福重生」家庭故事徵文比賽,小婷就以孫女的觀點,以「溫柔予你」為題目,描寫父親與阿公的親情牽掛,深深感動了雲林監獄典獄長林憲銘,因此特別邀請小婷,到監獄與許久不見的父親共進午餐,並頒發獎項給小婷。

高二的小婷參加法務部矯正署徵文獲得第一名,她的文章感動雲林監獄典獄長,典獄長邀請她與剛獲准假釋的父親用餐。(圖/雲林監獄提供)

▲雲林監獄典獄長林憲銘頒發第一名獎項給小婷。(圖/雲林監獄提供)

高二的小婷參加法務部矯正署徵文獲得第一名,她的文章感動雲林監獄典獄長,典獄長邀請她與剛獲准假釋的父親用餐。(圖/雲林監獄提供)

▲父親剛好獲准假釋,小婷父女倆很快就可團員。(圖/雲林監獄提供)

《溫柔予你》

你說,你不過是一時腳步蹣跚,別無大礙,卻未曾設想後面風雨由誰來擋。你背後總有一個人,用逐漸逝去的歲月,默默撐起你的天堂,任你空耗在時光長河卻不被遺忘。他嘴上不斷地抱怨著你,說著你的不長進和不懂事的話,轉身卻為你撫平傷口,任憑外界多少流言蜚語,他還是相信你,相信你依舊是他身邊綻放燦爛笑容的單純孩子。

提起爸爸,幾乎不曾在爺爺的臉上看到笑容,得來的回應大多是:「不要學你爸爸。」小時候懵懂,只懂得微笑點頭。看到爸爸寄信回家了,我像成了文盲,我開口跟爺爺埋怨信裡的字,對我來說是充滿無解的「藝術」。爺爺充當了我的翻譯機,耐心的句句道來,說爸爸是叫他注意身體,保重健康,爺爺說這些話時,卻難得的笑了。我想,疼愛真實的面貌,本就該如此。

中學階段,免不了的叛逆期,一次爭吵中,爺爺對著我:「不要好的不學,學你爸。」空氣凝成了霜,陷入了沉默。我將這樣的一句話,理解為爺爺的無奈,我懂了。對爺爺來說,他並沒有辦法完全釋懷,可能無法釋懷失望和難過,但我明白,也下定決心,不願意再看到爺爺眼神中的無奈和落寞。

再後來的日子裡,爸爸的信只要寄回家,換來的都是眉頭緊鎖,爺爺說:「你爸爸的身體每況愈下。」我始終相信,眉間的擔憂和著急是不會騙人,但往往最怕的是只能擔憂、只能著急。如宮崎駿說的一段話,「你住的城市下雨了,很想問你有沒有帶傘,可是我忍住了。因為我怕你說沒帶,而我又無能為力。」很多事情的道理,身處其中的我們,往往後知後覺。

「他是我爸,你憑什麼這樣說他。」這升上高中我和爺爺爭吵,在我眼淚掉下之際對著他喊的。我哭我鬧,可是我從來不解,對於我提到爸爸時,爺爺口中滿滿說著的是爸爸的不好。這回我想爺爺被我嚇到了,對我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感到錯愕,可他還是皺起眉頭對我說:「不要像你爸爸。」看到爺爺眼神裡的明暗交雜,我沉默了,一如往常。

知曉爺爺的溫柔,是一則小插曲。有人對我說著爸爸的壞話,故事說得精采,過程鉅細靡遺,彷彿親身經歷。一直都不覺得溫柔體貼能跟我

上邊邊角角,正想用一句:「好了,我很忙。」塘塞時,話還沒出口,卻先聽聞爺爺的聲音,他一開口便帶著怒氣眼,底也帶著不慍用閩南語說:「你怎麼這樣說他,他是我兒子,輪得到你說嗎?」方才明瞭原來有一種溫柔,是名為:「能說你不好的只有我,別人不行。」

世上最不缺的,是無邊的非議和排山倒海而來的惡意。現世安穩,不代表人心經得起浮沉;現成亂世,不見得罪過不能被洗滌。別因為淘湧的惡意抹滅了善良,別因為人心的浮沉迷失了初心。有人會成為你的太陽,將陽光照進黑暗角落;有人會成為你的月亮,用溫柔伴你度過黑夜,告訴你黑夜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曾嚮往陽光。

或許身處黑暗中,會覺得世界不存在善意和溫柔,但請相信你身後有個人,會用他臉上漸增的皺紋、漸白的髮絲告訴你:他的生活過得很好,全是你的別來無恙。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