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挪威Kirkenes:極地裡的帝王蟹和白雪酒店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Dr. Phoebe/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我常想著如果白雪熱愛樹林和大地的話,或許它正在輕輕地親吻牠們?用白雪獨有的白色毛毯覆蓋它們,或許也對它們說‘親愛的,去睡吧,直到夏天來到。"(取自於<愛麗絲夢遊仙境>)

挪威東北角的希爾克內斯Kirkenes大概是我們這趟北極圈之旅裡面,緯度最高的城市之一,但卻也是在這裡,我看到大地都被白雪覆蓋的冬季夢幻場景,讓我體驗到前所未有的寂寥與寧靜。之所以會對希爾克內斯這個城市感興趣,一方面是我們搭乘的遊輪在這裡停泊,另一方面是這裡有著數百萬隻的帝王蟹,讓在極地中吃生猛帝王蟹成為雪國中的一大行程亮點,衝著帝王蟹的誘因,讓我們決定多花半天在挪威的東北角停留吃蟹、另外也花時間順便逛逛附近的白雪酒店Snowhotel Kirkenes。

希爾克內斯位於挪威和俄羅斯的邊境。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時,挪威曾經被德軍攻佔,希爾克內斯這個地點因此成為德國納粹的基地,順勢成為被盟軍轟炸的目標之一。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希爾克內斯Kirkenes一年當中有兩個月都是呈現永夜和永晝的現象,但卻因為有著水源調節氣溫,而讓他們普遍在北極圈內的最低溫設在零下三十度左右。我們到達的一月底剛好過了永晝的時期,每天卻也只有三個小時的陽光,就順勢地讓我們看到了北國的日出。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日出的光線無比柔和,微微的顯出黃橘的溫暖光線,但此時我的手指在手套裡面已快凍僵。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另一邊則看到一大群被白雪覆蓋的樹林,以及一座可愛小巧的房屋,像是童話故事裡面的場景,又好像冰雪女王艾莎會來度假的地方。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來到提供帝王蟹導覽的餐廳,旁邊就是捕撈帝王蟹的地方。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導覽人員給我們觀看之前捕撈的數十隻帝王蟹,全都活跳跳的放進籃子裡。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如果硬要我說和日本北海道的帝王蟹相比,我會說挪威俄羅斯邊境的帝王蟹感覺比較肥大,而日本的比較纖瘦一些。不過當我問導覽人員兩者之差異,他則打趣的說,估計遠古之前牠們應該是從亞洲游過來的。導覽人員同時也在現場宰殺帝王蟹,我曾聽美國的父母親在部落格上面抨擊說這樣現場宰殺的過程有點血腥,可能會嚇到小孩子。好在我的姪兒姪女們都是從台灣來,其他不敢說,但絕對不會被現殺生猛海鮮的場景嚇到作惡夢。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導覽人員宰殺之後,帝王蟹流出的血是藍灰色的,這也是為什麼這種螃蟹會被命名為帝王蟹,來自於1834年英國的厘語,講述到Blue Blood代表著有著皇親貴族的血液。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當然要來張和帝王蟹的大合照。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宰殺過後開始非常有系統的解剖切開帝王蟹,將一隻隻的腳切開準備烹煮。至於頭的部分則是直接丟回海裡餵食那些小魚小蝦。導覽人員告訴我們,他們只能抓公的帝王蟹,若是不小心抓到母的帝王蟹必須要重新放生,好方便母蟹產卵。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從零度外面零下二十度的天氣進到屋內,大部分的餐廳都會有方便你掛衣服的衣架。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這裡的日照沒多久時間,大約三個多小時之內太陽就會落下,因此太陽也停留在山邊,讓光線充滿著柔和的迷濛感。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這裡的帝王蟹用蒸的方式料理,沒多久就上桌,扎實的蟹腿隨你拿,配上旁邊準備的熱可可、茶、咖啡,以及餐廳所備的硬麵包,外加美味的奶油,就是非常飽足的一餐。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新鮮的帝王蟹肉感厚實飽滿,幾乎不用任何的調味,頂多用檸檬提味就已經非常好吃,整餐的嘴巴和手指都沒有停下來過,十分飽足過癮。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在我們踏出戶外的同時,也發現太陽即將有落下的趨勢,就這樣,飯前看著日出,飯後則見證日落。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奇特造型的膠囊房屋,在外面幾乎看不到任何的人影或車影。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依依不捨的看著美麗的日落夕陽離開,往白雪酒店前進。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在這裡不只看到冰川,甚至會看到結冰的湖面。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冬季雪白的大地充滿著光禿禿的樹枝,雖說看似寂寥,但此時看不見的泥土裡卻在進行各種不同的活動,外面看似大地休生養息之際,卻是進行土地內必要的維修和活動。也是在沉澱過後,才有精力迎接新的季節和挑戰,就如同人生中的每一個冬天一樣。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來到白雪酒店外面,看到白色的溫馴麋鹿,撒嬌的來向遊客討食物吃。

\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一看我們沒有任何的吃食則立刻現實的掉頭而去。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希爾克內斯的白雪酒店Snowhotel Kirkenes完全是這趟旅程誤打誤撞所來到的景點,同時完全利用冰和雪所建構而成,不同於其他地方每年夏天雪融化之後隔年必須重新建立,這裡則做到365天都能夠入住酒店中。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裡面看到無數個特殊造型的冰雕,包括可愛的小矮人和歐風的掛鐘。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即便現在是一月底,在白雪冰雕加持之下,不但聖誕樹出場,還可以用冰雕製成壁爐的造型,再利用燈光來營造爐火的感覺。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如果櫃台後面真的出現北極熊的話,大家應該會擠破頭和牠拍照吧!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接下來參觀不同的酒店房間房型,包括可愛的北極熊房、冰雪奇緣房、聖誕老人房、甚至還出現瑪麗蓮夢露房(只有我覺得在瑪麗蓮夢露的胯下睡覺有點怪怪的嗎?)。不過雖說造型花了許多巧思,但床鋪大都是一個厚睡墊放在冰上,舒適感並沒有特別的強。拍拍照可以,真的叫我過夜的話,我還是寧可選擇暖氣可以調高的酒店。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最後來到美麗的白雪酒店的餐廳酒吧,由冰塊做成的桌椅,連冰塊裡面都鑲嵌著美麗的花卉。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而白雪酒店也提供早晚餐,室內氣溫維持在零下四度,冬天時一個晚上也不便宜,以人頭計算,一個人約$323美金左右,夏天時則會半價。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這大概是我看過最夢幻卻也最想遠觀的酒店,卻完全不會真的想來這裡過夜的地方。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來到白雪酒店後面的咖啡廳,順便喝杯咖啡和吃點東西,也是在這裡,可以看到美麗的窗景。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夕陽的餘暉開始在天空上譜出柔和的粉紫色和金黃色。也是在極地,讓我看到光線最唯美、色彩最多元的日落。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除了和我們一樣搭郵輪以外,希爾克內斯本身也有機場方便交通,不過大部分的班機都是以挪威國內航班為主。雖說這裡並不是挪威最熱門的旅遊景點,但或許因為對這裡沒有太多的期待,反倒是這裡靜謐的白雪場景令我回來之後都想念不已(不騙你,現在的手機桌面背景就是這篇文章的主題照片)。如果有生之年還有機會,還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在冬季時分回來再吃一次這裡的帝王蟹,並且見證極地裡獨有的夢幻日落。

▲(圖/翻攝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延伸閱讀:挪威海港古都卑爾根挪威縮影峽灣全攻略九彎十八拐的挪威老鷹之路蓋朗格仙境小鎮蓋朗格峽灣挪威松恩峽灣英國倫敦的都市禮讚搭程歐洲之星全攻略歐洲旅行購買機票和搭程心得相見恨晚:倫敦的夕陽帶著登機箱到歐洲旅行英國小鎮科茲窩

Dr. Phoebe的臉書更多Dr. Phoebe的文章關注Dr. Phoebe的哀居

更多美國旅行資訊請看DrP新書<在地人玩美西>,更多美國文化分析請看DrP新書<真正的美國生活>!

追蹤三立新聞網 :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