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斷腿依然奮力跳躍 攝影師拍出「浪浪」獨一無二的美

  • A-
  • A
  • A+

記者陳弋/台北報導

手機攝影很方便,人人都是攝影師,無時無刻記錄每一個生活瞬間,不需要特殊理由。但對於寵物攝影師/中途攝影師Yang來說,每按一次快門都是一種使命,同時意味著一條生命「找家」的新希望。

▲以上都(曾經)是等待收養的中途動物,在Yang的鏡頭中,每一隻皆氣質獨具。(圖/Something Studio 三牲工作室提供)

從事寵物/中途動物攝影2年多來,Yang拍攝過近200隻狗狗,當初選擇投身這個領域,和一隻老狗有關。幾年前Yang從新北市八里山區救回一隻高齡14歲的老狗,看到牠的狀況後感嘆送養的機率恐怕很低,索性留在家裡自己照顧。這條老狗不但垂垂老矣,也因過去缺乏照顧而罹患慢性腎病,Yang每天都要為牠皮下注射,維持體內水分。老狗一兩年前離開了,Yang卻萌生嘗試中途動物攝影的念頭。

▲當這些失去依靠的中途動物一甩髒污,同樣閃爍著生命光輝。(圖/Something Studio 三牲工作室提供)

自從2017年行政院宣布「零撲殺」政策上路,收容動物再也不會因為過了12夜無人認養,就被人道處理。但零撲殺不等於零死亡,如果流浪動物罹患法定傳染病或絕症,還是得面臨安樂死。零撲殺政策實施後,的確減少了流浪動物被人道處理的數量,但流浪動物持續湧入收容所,加上民間收養動物的風氣不盛行,衍生出收容過量的問題。

Yang感嘆,有一些中途動物收容單位礙於資金限制,無法為動物取得質量較好的影像或是曝光度較高的照片,來增進毛小孩送養的機會。因此,很多流浪動物苦等不到新主人,其中狗狗特別依賴人類,總是期盼人類的關注與愛護,處境堪憐。Yang下定決定,要透過自己的專長去幫助這些毛小孩,用他的閃光燈照亮流浪動物的回家之路。

幫助身在中途卻苦無曝光機會的浪浪們拍照,再把萌度爆表的照片放到各大網路平台,除了可以為動物爭取曝光度,還能順便為收容單位吸引更多善款。放滿美照的公益月曆常能吸引公眾注意,不只消防猛男,動物也別具潛力。Yang表示,2019年和收容中心合作推出了流浪動物公益月曆,引發不錯的迴響。

「我的照片不會使用五顏六色的裝飾來將動物擬人化,那不過是人類滿足私慾的作法,不是真的對動物好。」流浪動物其實很可愛,只不過多數人看不見牠們邋遢身軀下的面孔,也忽略了牠們期盼人類關注的眼神。然而在Yang的觀景窗中,每一隻動物都別具特色,表情一大堆,有些彷彿懂得對著鏡頭賣萌,很多人看了照片才驚覺:原來牠們是流浪動物!

▲少了一條腿,黑狗為了接食物依然奮力躍起,攝影師Yang精彩捕捉了動態之美。(圖/Something Studio 三牲工作室提供)

Yang遇過一些身體殘缺的動物,像是一些狗狗的腳不幸被捕獸鋏夾斷,而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隻黑狗,雖然少了一條腿,但為了接食物還是奮力躍起,我們可以在照片中看到這股動態之美。動物不因四肢健全而可愛,也不因斷肢殘缺而可憐,Yang希望人們能用更多不同的角度來看待動物。

▲由於個性差異,拍攝貓咪和兔子另有訣竅。(圖/Something Studio 三牲工作室提供)

動物聽不懂人話,拍攝牠們的難度不在人物攝影之下。Yang提到,有些流浪狗過去遭受人類虐待或遺棄,面對陌生的人事物時,警覺性往往很高,難以拍攝。因此他事前會抱抱牠們、摸摸頭,畢竟是第一次見面,一定要先讓牠們覺得安心自在才能拍攝。狗算是好拍的,遇到貓就要多花費一些心力了,喵星人很會躲,要等牠們放下心防才能拍出美照;兔子也不好拍,因為牠們心臟小顆容易受驚,同樣要靠時間來磨。

時下的動保團體為了鼓勵收養,通常主打可憐訴求,Yang有不同的看法,他在工作過程中發現很多流浪犬其實很漂亮,拍照的神情也很棒,這些失去依靠的動物在鏡頭中同樣閃爍著生命光輝,不見得要強調牠們楚楚可憐的形象。如果動保團體、收容中心能攜手更多的攝影師、插畫家等藝術家為浪浪爭取曝光,更多人投入類似的事情,台灣動保的處境會改善很多。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