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女嬰命危等手術 同婚母簽同意書遭拒…靠失血生母半醒救命

  • A-
  • A
  • A+

記者張雅筑/採訪報導

「突然發現在那關鍵時刻,她沒辦法保護女兒...」女同志吳少喬(Jovi)於2013年和前妻到東南亞求子,透過試管嬰兒的方式成功懷上孩子,但Jovi不幸在生產時大失血險賠掉性命,而女兒苗苗則應早產命危。Jovi回憶當時說,因自己產後馬上陷入昏迷,女兒只能靠前妻照看,不料因法律上不承認她們的關係,所以前妻無法進入加護病房,甚至簽下手術同意書,最後只能等到她半醒後模糊地簽下。談及這段過程,Jovi感嘆真的很艱辛,當下也感受到這社會對同志有多不友善、不理解和不包容,「如果我沒醒來,不知道女兒該怎麼辦。」

▼▲Jovi冒險生下愛女苗苗,自己血崩陷入昏迷,女兒則因肺破裂送進新生兒加護病房急救。(圖/Jovi授權提供)

經營粉絲專頁《吳少喬,我是女同志,也是媽媽》的網紅女同志媽媽吳少喬(Jovi),7年前她和前妻毅然決然到東南亞國家做試管嬰兒求子,花了近一輛車的積蓄還差點連命都沒有,所幸最後靠著堅強的意志力度過總總難關,Jovi和女兒苗苗終於來到彼此身邊。其實Jovi本來是懷上一對龍鳳胎,但最後因為意外不幸流掉兒子,為保住還在肚裡的女兒,Jovi不顧自己身體幾乎已不堪負荷,告訴醫師「絕對不放棄」,堅持要留住得來不易的孩子,並好好地把她生下。

辛苦臥床安胎終於保住孩子,但沒想到女兒苗苗來到世界的這天竟是對同婚家庭的一大考驗。談及生產當日的狀況,Jovi不禁嘆口氣說,當時自己因血崩昏迷了半天,險些連命都沒了,但寶貝女兒苗苗則因早產肺部發育不完全、無法自主呼吸,還來不及和媽媽見面、抱抱就被送進新生兒加護病房插管急救,「那時候我媽媽就留在我身邊照顧我,前妻就負責女兒的狀況,但因為前妻和女兒的關係在法律上不被承認,即便她當場向醫護人員出櫃,表明同志身分、表明是女兒血緣上的媽媽,但仍沒擋在加護病房外,手術同意書更是沒辦法簽。」Jovi表示,為了不讓女兒遺傳自己的僵直性脊椎炎,當時卵子是用前妻的,而自己就負責懷孕生產,但法律上承認的「母親」當然是生母。

▲Jovi醒來後忍著剖腹產傷口的痛直奔加護病房,想替女兒打氣,告訴她媽媽有多愛她。(圖/Jovi授權提供)

等著急救的女兒,小小生命可能隨時逝去,可是能簽下手術同意書的媽媽卻昏迷中,Jovi直言,那個狀況真的很讓人無助、絕望,「前妻是個很保守的人,他從不在外人面前坦承自己是同志這件事,可是願意為了孩子直接出櫃,但礙於法律的關係,『我們料想不到...在關鍵時候竟然無法保護她。』那種難過真的很難形容,會覺得說這個世界怎麼那麼不友善、不包容。」所幸Jovi清醒過來,一醒來發現女兒不在身邊,即便精神狀況仍在模糊中,但為人母的直覺馬上讓她察覺不對勁,二話不說簽下手術同意書,更不顧自己剛剖腹後的傷口仍在隱隱作痛,一步一步地緩慢直奔新生兒加護病房,走向女兒的保溫箱,看著被發病危通知要開刀縫合肺部破裂的愛女,她伸出手指讓女兒握住,並告訴女兒:「你要抓緊媽咪,趕快好起來一起回家喔!我們真的很愛很愛你!」小小身軀軀插滿管子,努力的呼吸並緊握媽媽的手指,似乎在回應母親,「我會加油、我想活下去...」

動了兩次手術、在加護病房待了數個星期,小小生命展現出堅強的意志力,苗苗現在已平安長大,是7歲大的國小一年級生了。回憶這段過程,Jovi說,雖然最後因為一些壓力、觀念和前妻分說開再婚了,但她仍持續為同婚孩子擁有雙親權益而努力,希望能讓苗苗滿身份證上有兩個母親的夢。

▼▲Jovi和現任妻子明玓一起養育苗苗,想告訴大家,女兒有兩個媽媽一樣被愛。(圖/Jovi授權提供)

雖然同志議題在台灣已被重視,但仍有少部分反對聲音、異樣眼觀,已上小學的苗苗會不會因此被霸凌或是被歧視呢?Jovi表示,從小她和妻子就很坦白告訴苗苗同志這件事,也會帶著她認識同志、爭取同婚權益等,「她其實很小的時候就懂了。」至於同儕間的歧視問題,Jovi說,自己和妻子都相當重視教養,「我們知道我們是社會中少數中的少數,所以我和太太就會加倍努力,比其他家長花更多心力在孩子身上,苗苗學校的任何大小活動我們從來沒缺席過,同學都知道她有兩個媽媽,其實老師、同學都很尊重、也覺得很自然,目前沒遇到歧視問題。」Jovi最後強調,養育孩子的重點從來不是在有沒有血緣關係,而是「愛」,即便知道同婚家庭比較不容易一點,但她仍想讓大家知道,「女兒擁有兩個媽媽一樣被愛、一樣很幸福!」

▼▲苗苗從小就知道自己擁有兩個媽媽,也會跟著媽媽們到處爭取同婚、同志權益。(圖/Jovi授權提供)

【94要客訴】蘇貞昌公布振興「三倍券」花1000爽買3000元!
大數據推薦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