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反骨網紅/挺過悲慘童年、選秀慘輸 孫生揭愛表演背後真相

  • A-
  • A
  • A+

記者郭奕均/台北報導

「之前參加選秀節目,大家都當帥哥,在台上就是耍帥,但我一直耍笨,耍一些晚餐(英文Dinner諧音低能),就是想讓大家笑…」,一開口就充滿效果,常常說出來的話看似無厘頭,竟都能影響時下年輕人,成為流行用語,且舉手投足渾身是戲,他是反骨男孩成員─孫生,身為百萬YouTuber光鮮背後,是多少痛苦和挫敗匯聚而成的能量,讓他堅定走到這一步。

▲舉手投足都是戲,孫生表演慾極強,隨意給他一個指令他就能無限發揮。(圖/記者陳則凱攝影)

「其實我也有很正經的一面好嗎?那是觀眾看不到的,例如我要對劇本或是對表演啊,那個正經得一面是大家看到會覺得,砰~好man啊!」一邊說著一邊做出「感覺大受衝擊」的姿勢和表情,孫生不管說什麼,幾乎都會配上強烈肢體動作,宛如表演這件事已經徹底融入他的人生,「人體有70%是水,但我有95%是表演吧!」

瘋狂、搞笑背後 極為感性的真實面

孫生看似無厘頭、愛搞笑,但其實私下的他是非常感性的,「我很容易打字打一打,或者吵架吵一吵,我就哭了,就會掉淚,像我看那種和感情有關的電影也是,我看蜘蛛人也會哭耶,就是蜘蛛人有一幕是他救不到他女友,我很難過,看到他這麼努力了,怎麼沒救到…我都會覺得…唉唷,撥動我的心弦。」

即使認真表達內心情感,也都展現強烈個人風格,這就是孫生,或許很多人以為他只會耍寶,但年紀輕輕的他,早就挺過殘酷的成長歲月,把種種傷痕化為前進動力,只是埋藏在小丑面具下的,終究是顆別人看不見的脆弱的心,「像我看火影忍者,鳴人從小就沒爸媽,很孤單還被排擠,後來電影版有個幻術,是把現實生活的樣子,在這幻術世界是顛倒過來的,所以鳴人在那個幻術世界裡面是有父母的,家門一打開,爸媽都在家,我的天啊,我哭爆耶!」

▲雖然螢幕前總是搞笑,但孫生私下是非常感性的。(圖/記者陳則凱攝影)

內心情感豐富 源於受傷的成長背景

只要碰到和感情、親情有關的事物就很脆弱,因為孫生從小不知道父親是誰,母親也患有精神疾病,狀況很多,現在關在土城看守所,雖然對於家庭狀況孫生已經不願意多談,就怕難過情緒又被挑起,但還是不難感受出,他對「完整的家庭」的羨慕和渴望。

一個人的童年,反而讓孫生成為更堅強的人,他知道要靠自己出人頭地才有希望,「我覺得自己的起跑點已經輸別人一大截了,我得要很努力、很拼,才能追上別人」,孫生在國2那年,看到全校為在台上跳舞的國3學長尖叫,讓他決定想成為站在舞台上的人,一下課他就跑去網咖,不是玩遊戲,而是看YouTube練舞,「網咖裡的人應該都覺得我是神經病吧,但我不管,我就是一直放慢動作自己努力學,跳精舞門,I wanna know你行不行…。」

到國3那年,換孫生站上舞台表演,果然全校為他尖叫,「我覺得…真的好感動,原來我可以、原來上台表演的時候,是我忘卻煩惱的時候」,從那一刻起,對孫生來說,上台表演就像生命的療癒,原本不被看好的人生,竟然有人替自己鼓掌,因此他決定努力尋找自己的舞台。

▼▲因為享受舞台,孫生很努力精進自己的表演功夫,也不計形象搞笑,想把歡樂帶給大家。(圖/翻攝自孫生臉書)

在掌聲中療癒生命 找到自己的人生舞台

一開始孫生積極參與電視選秀節目,也因此認識酷炫(莊堯宣),因著喜歡「純粹的無厘頭」,兩人還組成「反骨男孩WACKYBOYS」,但那時的兩人根本不懂什麼是YouTube,就是一直很努力地參加選秀、上台表演,但總是愛搞笑的倆人不斷被淘汰,沒人能懂他們的幽默和梗。

「我有一次錄選秀的淘汰賽,非常重要的比賽喔,我表演什麼拿雙刀武術,然後表演到一半突然拿十字架出來敬拜,全場傻眼,評審老師還跟我說,孫生我今天對你很失望,你今天表演讓人一頭霧水」,但其實會這樣表演,對孫生來說是別具意義的,因為他國中無家可歸時寄宿在教會,所以教會對他來說是很重要的,「我就是純粹把我愛的東西給大家看,但那時候比較不成熟,如果可以做一點修正和主流化,大家就不會看不懂了。」

但選秀不斷失敗,讓孫生和酷炫都感到很挫折,酷炫甚至一度想放棄,覺得這樣很丟臉,「我就說這哪有什麼好丟臉的,哪有人一步登天的,失敗就繼續啊,就像玩遊戲卡關,我們繼續破啊」,或許沒有退路,孫生更想著堅定向前,「我也沒有給自己設限,如果我20歲不紅,那可能30歲,如果30歲也不紅,可能40、50、60歲…,搞不好我60歲演一個阿伯,還在那瘋瘋地喊『地精~』就紅了也說不定,所以我覺得,持之以恆是最重要的。」

就是這種「打不死的小強」的堅毅個性,後來反骨男孩不靠選秀節目,靠自己錄製搞笑影片一炮而紅,如今更成為這世代指標性的網紅團體。百萬YouTuber,孫生也沒有忘記自己愛表演的初衷,也非常樂意配合演出,採訪拍攝時,不管記者要求他做出怎樣無厘頭的舉動,他都用自己的方式演到極致,即使走到公園,他也完全不顧形象地在一群阿嬤面前跳舞、搞笑,讓周圍氣氛瞬間歡樂,「我喜歡看到別人笑,就是喜歡逗別人開心,我不知道怎麼形容那種感覺,我就是看到別人笑我會很感動。」

▲走到公園裡,孫生也能在一群阿嬤面前盡情舞蹈,讓周圍的氣氛變得歡樂。(圖/記者陳則凱攝影)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