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居家防疫照護失智家人 孤單環繞不妨哭一下

中央社
  • A-
  • A
  • A+

「想逃,卻無處可逃。」居家防疫令多數美國人關在家裡,而對失智症者的家人來說這是個困難的照護時期,專家建議即使是去廁所哭個10分鐘都要給予照護者喘息時間。

▲武漢肺炎疫情危機以不同的方式衝擊每個人。對於失智症者家庭來說,疫情之下,許多人攬起照顧重責,面對摯愛家人的心智嚴重退化,內心難免有特殊的孤單。(圖/翻攝自Unsplash圖庫)

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危機以不同的方式衝擊每個人,包括遺世獨立感、擔憂財務狀況,以及關於未來的種種問題。但對於失智症者的家庭來說,在疫情之下,許多人攬起照顧重責,面對摯愛家人的心智嚴重退化,內心難免有特殊的孤單。

「西雅圖時報」(The Seattle Times)今天報導,住在華盛頓州的瑪多斯卡-力克(Ania Maldowska-Leek)以往會把超市的購物車推到他們住的公寓前卸貨,再由丈夫推去歸還,但現在若這麼做會太危險,因為他在社區大樓會迷路,也會忘了他的電子鑰匙卡片而困在門外;他有手機卻可能根本忘了開啟。

疫情期間,她得獨自一人歸還超市的購物推車。

她70歲的丈夫患有失智症中最普遍的阿茲海默症,僅管曾是心理分析師,現在他忘了武漢肺炎疫情蔓延,所以不覺得需要戴口罩;他喜歡跟公園的孩子們問好,卻不知如何保持安全距離;他享受散步之樂,然而有時雨太大出不了門;關在他們的兩房公寓裡,他變得愛吵架。

「我想逃,特別是現在(疫情階段),」瑪多斯卡-力克說,住在一起,身為妻子,她無處可逃。她覺得孤單。

報導指出,在疫情期間,華盛頓州有超過35萬這樣沒有收入的家庭照護者,獨自照顧65歲以上的失智家人。相關的喘息資源如日照方案、每天的例行作息都沒了,這讓在家照護的親人累壞了。

根據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CDC),阿茲海默症與其他失智症患者多數在家接受照護,其中有2/3的照護者是女性;1/4的照護族群是「三明治世代」,他們還有18歲以下孩童要照料。

即使在疫情之前,相關的照護設施對一般的美國家庭也遙不可及,包括食宿和照顧的費用每個月數千美元,就算家庭經濟可以負擔,很多類似的機構在武漢肺炎疫情期間因為深陷死亡風暴圈而關閉。

神經心理學家羅德斯(Kristoffer Rhoads)告訴家庭照護者,感受到壓力不要緊,因為壓力無可避免但是可以控制,「如果那意味著出去走走,或只是去廁所哭個10分鐘,你都得給自己喘息的時間」。

另一位華盛頓州居民韓密爾頓(Kara Hamilton)今年初把84歲的母親從一家長照中心帶出來,準備去一趟郵輪旅行,當郵輪之旅取消後,她讓媽媽先跟她住一陣子,打算等到她覺得安全後再送媽媽回照護中心。

她的媽媽失智逾10年,照顧起來「每件事情都很花時間」,有一次她媽媽看到園丁來割草,想打招呼,雖不排斥戴口罩卻無法理解社交距離,而且忘了洗手。

即使會有困難,漢密爾頓轉念享受陪伴失智母親的時光。有一次母女倆一起觀賞影片,媽媽看著她說,「妳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告訴媽媽,「妳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