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二大一廣場/揭「報復性罷免」真相!國民黨陷政治泥淖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張宇韶

隨著罷韓投票高標達標,韓國瑜被解除高雄市長職務,這意味2018年所掀起的韓流風暴暫時劃下句號。暫且不論韓國瑜未來的政治動向為何,但對半年來接連遭遇兩場空前挫敗的國民黨而言,顯然還沒認清問題本質,因此仍處於昏迷狀態;特別從近日來的各項反應來看,這個黨似乎還沒有走出谷底。

▲筆者認為連遭遇兩場空前挫敗的國民黨,仍沒認清問題本質,處昏迷狀態。

在民主體制的政黨競爭中,選戰失利應屬常態,再加上半總統制贏者全拿的制度特色,在民眾對政治明星過度期待與油然而生的相對剝奪感之間,也為在野黨下次的執政埋下伏筆。此外,中央全面執政也讓地方選舉產生了某種權力補償效應,這可從綠藍兩黨在2014、2018九合一大選的結果中看出端倪,也為韓國瑜現象的出現提供了比較政治上的解釋。

諷刺的是,前述的權力平衡機制也造成了某種「路徑依賴」的骨牌效應,亦即執政黨每一次地方大選慘敗直接衝擊下次總統大選,反而使得鐘擺效應延遲到長期執政之後。然而,這些台灣選舉的定律全然被韓國瑜一人打破,兩年內的三場選戰竟出現「贏的全面,敗的徹底」的怪異狀態。面對這種極端且離譜的政治現象,國民黨上下不僅沒有謹慎思考箇中原因,反而附和韓國瑜「罷韓國家隊」與「媒體抹黑」,這種反智墮落的態度實在令人感到悲哀。

▲韓國瑜(圖/記者林昱孜攝影)

任何一個政黨在興敗之際總有自己的「重建路線圖」,國民黨當下將責任推卸給民進黨、選民與媒體的行徑,其實就是一種無法面對事實的犬儒心態。直白說,邏輯大概就是「敵人因為卑鄙而強大,才會將強壯如本黨打得體無完膚」,這種寧可透過妖魔化或誇大對手的邪惡神力,藉以掩飾自己的虛弱無能,往往出現在國民黨這類自我標榜「道德正統」,內部又充斥父權集體主義的保守政黨。

這種自卑情節下異化而來自大心理,在國民黨過去與敵人鬥爭的歷史中屢見不爽。在國共內戰中,明明被老共用統戰分化的戰略,以及人民戰爭的「圍點打援」的戰術打退到台灣,卻死要面子搞什麼「漢賊不兩立」的黨化教育。

到了台灣為了保僅有的江山,又透過動員戡亂為名沒收憲政主義的實踐,並將所有反對勢力扣上「三合一敵人」的帽子;因為兩蔣堅持「一中正統」的外交僵化手段,導致台灣在國際戰場上節節敗敗退,只好炮製「南海血書」這種神話,經由恐懼與民族主義強化自身統治正當性。諷刺的是,基於國共一家親的政黨文化,對岸在武漢肺炎所採取的甩鍋策略似乎如出一轍。

鑑於這種「日本太強大,共產黨太奸詐、黨外運動太邪惡」的歷史行為慣性,國民黨面對韓國瑜兩年來的亂象與被罷免的結果,再度端出熟悉的「墊高對手、轉嫁責任」的操作,搞出「千錯萬錯都是民進黨錯」的套路,實在令人不勝唏噓,這麼多年來,這個黨還是一樣沒長進也沒出息。

再往深層的犯罪心理學觀察,這就是著名的「刑場槍決理論」:為了卸除劊子手的道德責任,在人數眾多的行刑隊中只發給一發真子彈,每個人都可為自己的行為合理化找藉口,若不是萌生「大家都有事」的遁辭,再不然就是「其實不在場」的扭曲情緒,這也是國民黨當下面對韓國瑜問題的真實寫照。

如果這種除罪的潛意識已形成,對外攻擊性行為就成為轉移焦點的手法,這就更能解釋為何國民黨內部瀰漫著「報復性罷免」氛圍的原因;既然不能直接承認錯誤,乾脆就直接繼續錯下去,即便這種墮落已經脫離理智線,總比回頭面對難堪的真相要輕鬆一些。

悲哀的是,國民黨上下這種「逃離現場、閃躲責任」的心態被韓國瑜所洞悉看穿,持續操控這種情緒勒索的集體意識就會成為事實,猶如毛澤東在文革十年所掀起的民粹群眾運動。問題是,國民黨內的青年世代已然處於彌留狀態了。

《作者簡介》張宇韶,政大東亞所博士,曾任陸委會簡任秘書,現任兩岸政策協會副秘書長。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