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不敢再看黑垃圾袋…思覺失調殺人輕判 法官嗆家屬浪費時間

新聞台
  • A-
  • A
  • A+

記者洪譽珊、傅建誠、李政道/綜合報導

思覺失調症患者殺人得以減刑的議題,最近在台灣掀起一陣輿論戰。去年殺害鐵路警察李承翰的鄭姓嫌犯在一審中被判無罪,導致李父鬱鬱寡歡而逝;2018年,板橋發生一起台大女學生遭男友殺害後分屍的案件,喪女陰影讓死者家人至今都不敢再使用大型垃圾袋,而兇嫌因畏罪自殺而不被起訴,讓家屬求助司法無門。眾多類似刑案的法律判決結果,都讓受害者家屬感受不到司法的正義。

板橋分屍案黃姓死者父親:「在女兒被找出來那個瞬間,那個瞬間,那個是那種痛苦是永遠不會忘記的。」

板橋分屍案黃姓死者父親:「到現在只要一有相關的事情觸動的話,我們都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比如說,我們家裡沒有辦法再用那種大的垃圾袋,沒辦法用那種東西,你一看到那個,就會想到妹妹被他們殘害的那種狀況,你就不會…你就沒有辦法接受的。」

▲▼黃父表示,只要一看到垃圾袋,就會想起遭殺害的女兒。

彷彿是個厚實的監牢,將黃先生一家人緊緊困住,讓他們走不出失去愛女的痛。

2018年5月27日,失聯多日的黃姓女子,確認慘遭患有思覺失調症的男友剃光頭凌辱、殺害分屍,屍塊用垃圾袋分裝,丟棄社區的花圃裡,殘暴的男友畏罪輕生,黃姓女子的遺體即使經過修補,卻還是無法全屍入殮,因為頭髮和部分內臟至今都還沒有找到。

板橋分屍案黃姓死者父親:「她(黃母)每天每天到女兒房間就是哭,坐在地板上哭,清理的時候一點頭髮全部撿起來,整理床舖換床單,她還會幫她換床單,只要她的頭髮都撿起來,她說這是妹妹的,因為我已經沒有妹妹的東西了,這些是唯一我留下來的,我要把它都留起來,你們不要給我動。」

▲黃父表示,黃母一看到地上還殘留女兒的毛髮,就會蒐集起來,用來思念女兒。

時間無法撫平失去親人的悲傷,司法判決更沒有讓被害家屬感受到何謂公理正義。哥哥在臉書上無助的寫下,「台灣司法到底有什麼功能,連幫受害者家屬爭取權益、彰顯正義的能力都沒有?」這起分屍案因兇嫌輕生而不起訴,被質疑協助滅證的兇嫌雙親,也因罪證不足獲不起訴處份,死者父親為求翻案,向法院聲請交付審判,結果得到的卻是法官當面奚落「浪費我的時間」。

▲黃女的哥哥在臉書撰文痛批台灣的司法。(圖/家屬提供)

板橋分屍案黃姓死者父親:「這事情讓我們的心裡很難過很難過,我們一直撐著,就是想看到社會的公理正義。在法庭講不讓我講,我說我不平怎麼的,為什麼不讓我講,啊不會錯啦,至少5、6個法官判過,這種東西不會錯啦,你看看你浪費我多少時間,我很多事情,你浪費我這麼多時間,這是我們的法官你知道嗎?不曉得我下一步該怎麼走,我不曉得怎麼樣幫我的女兒,贏回她的一點尊嚴。」

▲黃父求助司法無門,懊惱又自責無法幫女兒討回公道。

鬱悶的情緒就像是一顆氣球,找不到發洩的出口就快爆炸,對司法不滿、失望的還有台鐵殺警案中,被害員警李承翰的父親。

台鐵殺警案李承翰父親:「應該(法官)他可能做不到。」

記者:「你說法官做不到?」

▲李父當初認為,法官無法重判兇嫌。

台鐵殺警案李承翰父親:「做不到。」

記者:「怎麼說?」

台鐵殺警案李承翰父親:「可能重重拿起、輕輕放下。」

一句輕輕放下有多沈重,殺警的凶嫌是思覺失調症患者,李承翰的父親早就預期刑度不會太重,但沒想到最終判決竟然會是無罪。老人家討不到「一命抵一命」的公道鬱悶難解,無罪判決的一個月後吐血身亡。

▲殺害鐵警李承翰的兇嫌,因精神症狀而在一審被判處無罪。

兒權會理事長王薇君:「因為像李承翰的案件,你不能說無罪,其實他不是無罪、他是有罪,但是沒有辦法罰他,有沒有人能夠更細緻的去跟承翰的爸爸說清楚、告知他,而且甚至在判決的結果出來之前,就能夠跟他做一個很好的溝通,我相信他的心裡會比較好受一點。」

▲▼王薇君表示,思覺失調患者兇嫌不是無罪,只是法律沒辦法判他有罪。

台中牙醫命案遺孀:「我們無法接受司法制度的天平它是傾向被告,法官的心證也是傾向被告。」

▲▼2018年發生的牙醫命案,兇嫌因思覺失調症而沒被判死刑,改判處無期徒刑。

犯保協會宣導影片:「不要害怕,讓我們幫助你,每一個被害人跟家屬都是我們關心的人,我們保護你一起重建新生活。」

▲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於民國88年成立,但被認為流於形式。

早在民國88年,法務部成立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協助受害人以及家屬,立意良善但效能卻不彰,同為思覺失調症犯罪者下的被害人家屬、立委王婉諭就直言,人員不足、專業不夠,犯保給予的關懷和協助相當表面。

▲2016年的內湖小燈泡案,兇嫌因罹患思覺失調症不能判死刑,而被判處無期徒刑定讞。

立委王婉諭:「就是每個分會大概就只有1到2名的專責人員的情況下,所以很多時候就會流於有一點點…我們的感覺會是有一點流於形式。像剛才提到的專業度嘛,像我們的案件來拜訪的人,他應該是志工的角色,他提到,就會說其他案件中,也是失去小孩的家庭,他們的現在狀況怎麼樣怎麼樣,我就覺得這對我來說,我都覺得不夠專業也不妥。」

▲王婉諭直言,犯保協會的專業不足。

司改會董事長林永頌:「你可以想像犯罪被害人,發生一個犯罪被害人,尤其是思覺失調,他可能被殺了,啊你會很驚恐,需要人在第一時間去陪伴,陪伴需要有人啊,需要有專業的人啊,但是我們現在的犯罪被害人保護,事實上是有其名,但沒有真正被重視,所以預算雖然(每年)編2億多,事實上不到一億是犯罪被害人保護,甚至有些是賄選(宣傳)的錢也說是犯罪被害人保護,完全不搭嘎的事情。」

▲林永頌表示,犯保協會的經費並非實際支出在受害家屬身上。

過去犯保被批評不夠專業也過於官僚,現在司改會和部份立委積極推動犯保改革,期待傾斜的司法天平能夠回正。

總統蔡英文:「司法院跟法務部也已經提出刑事訟訴法的修正草案,增列被害人的保護措施,希望讓被害人在整個司法的過程中,盡量不再受到二次傷害。」

▲總統蔡英文表示,司法院及法務部已提出刑事訴訟法的修正草案,將增列被害人的保護措施。

期待有一天,守法的人不孤單,違法的人心有畏懼,每一個人皆能得到心中的正義。

期待有一天司法能成為我們共同的許諾,許諾一個公平的審判,一個平等的文化,一個體現正義的社會。(殷悅哲整理)

★ 三立新聞網提醒您:

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1925(依舊愛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 反霸凌專線:0800-200-885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