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二大一廣場/李眉蓁抄襲 將是壓死高雄選情最後一根稻草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張宇韶

自從李眉蓁被國民黨逆勢操作成為補選候選人後,其言行雖然爭議不斷,然而輿論一開始多認為她倉促上陣,在黨中央尚無具體策略,團隊沒有整合好之前,這是過渡時期的必須現象,因此對其政策論述空洞或排不出行程也多採取寬容態度。然而最近一星期來,李眉蓁深陷各類議題風暴後,漸漸曝露了國民黨與李已經處於進退失據的泥淖,論文抄襲將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李眉蓁昨(23日)開記者會宣布放棄碩士學位

平心而論,台灣政治人物為了增添學歷的象徵意義,或是基於廣結善緣累積社會關係的考量,就讀各類研究所在職專班實為常態,對於在職進修的社會人士、公務員與政治人物,在修課、繳交報告、論文撰寫與審查都會採取相對包容的作法,如果完全以一般生的方式要求,反而失去了鼓勵進修學習的前提,而且也違背因材施教的原則。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善意的區別對待並不意味拋棄了學術倫理的基本意涵,這正是李眉蓁論文爭議的關鍵所在。首先當然是李面對抄襲的態度不佳,危機處理的方式更是異常拙劣。很顯然地,打從一開始有人提出「複製」童振源教授論文四頁內容的挑戰時,她就下定決心不打算說真話,所以遂有「中山大學是好學校」這類閃爍其詞的回應,其目的就是在心存僥倖下,期待風頭過後轉移話題;諷刺的是,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黃子哲替其辯護時把話說得太滿,也為後來事態發展埋下另類伏筆。

▲李眉蓁昨(23日)開記者會時淚灑現場

等到週刊揭露通篇抄襲台北大學某研究生碩士論文後,李眉蓁猶然不想面對這個毀滅性的錯誤,雖然試圖召開記者會回應接連而來的風波,但是在短短五十七秒的說法中,除了把蔡英文論文抓來模糊焦點外,硬扯韓國瑜與許崑源更是箇中敗筆,除了試圖製造自己被打壓的「被害者」形象外,再度拿亡者身分消費實在有失厚道。

▲高雄市長補選剩下不到一個月,李眉蓁意外爆出論文抄襲事件

李眉蓁或許不知道,先前筆者多次批評韓國瑜的論文完全與抄襲無關,而是在面對共產黨對台統戰的態度上存有昨是今非的矛盾,國民黨反共與舔共之間存有立場上顛覆性的轉變,只是取決於自身政治利益的盤算。昔日將異議者打成「中共同路人」,今天卻將反共者說成「鎮壓民主排」,這種雙重標準才是國民黨路線的問題。當下為了圍魏救趙硬把自己與韓國瑜論文相互連結,最後反被輿論嘲笑「走了韓總機,來了影印機」的下場,最衰的是遠在雲林的韓國瑜再度中槍。

深入觀察,李眉蓁的指導教授就其口試委員也要負擔重要的把關責任,雖說在職專班的碩士論文形式審查高於實質答辯,但是面對這樣通篇抄襲之作居然可以輕鬆過關令人意外。特別是三位教授都具備兩岸經貿領域專長,對於文字內容絕對具有鑑別度,除了護航防水之外實在沒有他解。再從彼此的關係來看,林德昌與趙甦成又有師生關係,而朱景鵬又是趙博士論文的口試委員,三人同框為李的論文審查者並非偶然,這也是學界常見到論文生產鏈的基本綜合,並不意外。

▲李眉蓁論文指導教授林德昌

最後,在這齣鬧劇中尷尬的還有江啟臣,因為他自己也是政治系教授外,同時也是提名的核心推手,如果不是江的意志且獨排眾意,李眉蓁恐難在爭議中一枝獨秀然後脫穎而出。江啟臣面對論文抄襲的爭議,似乎卡在「不好說,說不好」的窘境中,過於力挺恐怕傷了自己學者的形象;過於堅持學術倫理,則是搬了磚頭砸了自己腳,難以回答陷入疑雲的提名真相。

在左支右絀的危難中,江啟臣只能選擇封嘴而由國民黨中央發出「尊重中山大學審查機制「這種無關痛癢的聲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種說法就是在無人可換又無法認錯情況下的「權宜之計」或「緩兵之策」,其用意就是希望拖過投票日後再來面對殘酷的事實。然而,這種典型的江式計算風格漏了一個關鍵函數,社會輿論不可能在這個議題善罷甘休,在李眉蓁又不可能出現新的回應下,國民黨在投票前天天處在重傷流血狀態,一旦開票當天選情崩盤,藍營未來在高雄想要重建猶如登天之難,屆時江啟臣豈能保住主席大位?

《作者簡介》張宇韶,政大東亞所博士,曾任陸委會簡任秘書,現任兩岸政策協會副秘書長。

 

【安安大明星】金曲樂團麋先生嗨唱!一起沉浸麋式搖滾音樂
大數據推薦
【安安大明星】金曲樂團麋先生嗨唱!一起沉浸麋式搖滾音樂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