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綱維「大水庫」搬錢手法曝光 重整遠航只為幫他還35億

  • A-
  • A
  • A+

記者楊佩琪/台北報導

遠航董事長張綱維被以違反證交法等罪名起訴,檢方也首次曝光完整的「大水庫」搬錢手法,認為遠航根本只是張綱維用來還債、債滾債的工具,什麼飛航安全、員工生計張綱維通通置之不理。全案移審台北地方法院,法院提訊張綱維,卻被發現張綱維竟然成了滿頭白髮的阿伯,完全看不出以如此精細手法搬錢的精明模樣。

▲張綱維遭檢方起訴,全案移審台北地方法院,張綱維步下囚車,卻被發現竟然成了「白髮阿伯」。(圖/翻攝畫面)

▲檢方公開張綱維的「大水庫」搬錢操作手法。(圖/翻攝畫面)

總計張綱維自2015年10月起至2016年12月底止,以「轉調樺壹款」名義,侵占遠航資金13億6569萬5000元。另於2016年7月間,藉由「合庫-遠航貸款案」將本該由其實際經營之「樺福集團」旗下公司應負擔22億2631萬5000元債務,通通移轉到遠航。

根據檢方起訴,張綱維明知樺福集團根本無足夠或即時財力為遠航執行重整,卻在隱匿後,向台北地方法院及重整監督人宣稱可挹注遠航,使得法院改以張綱維、張綱維名下「樺壹公司」擔任重整人,取得遠航業務經營及財產管理處分權。

但樺福集團財務持續惡劣,主要公司均已瀕臨破產,張綱維竟然還以高達30%的年利率,向地下錢莊借得5億元,作為遠航增資款來源,使民航局於2011年4月間,將遠航復飛。張綱維則將復飛後營收,一一挪至樺壹公司,用以支付錢莊借款,使得遠航承擔借款利息總計高達4億8978萬822元。

▲從重整遠航開始,檢方認為張綱維早打好算盤,根本不是要經營航空公司,是為了自己龐大私人利益。(圖/資料畫面)

實在無力支付錢莊高額利息,張綱維又向安泰銀行貸款7億8000萬元,最後再以遠航名義,於2016年7月間,向合作金庫台北分行貸款代償,由遠航自行背負該筆債務。

為了讓法官准許遠航重整完成,張綱維美化遠航損益表,製造營收獲利良好假象,用遠航向銀行借款,卻是拿來挽救樺福集團不動產開發事業體,因此虛增遠航「維修收入」1億7558萬9000元、「佣金收入」5464萬3000元、「廣告收入」3238萬1000元,使遠航發生財務報告不實狀況。

另又使法官誤信遠航就母公司為其代償重整債權,僅需負擔零利率或2.5%以下利率。但其實張綱維隱匿與安泰銀行貸款共14億5000元,約定在遠航重整完成後,將由遠航擔任代償債務連帶保證人,使重整監督人及法官限於錯誤,同意其重整計畫,更使得法官誤認遠航已轉虧為盈,而於2015年10月間,裁定重整完成。

檢方分析,張綱維早期經營樺福集團的模式,就是以20多家「1人公司」運轉,同1套資金、同1筆借款互相流轉通用的「大水庫」方式操作。當遠航營收逐年倍增,帳面上開始有預收機票款等現金時,張綱維便將「大水庫」操作搬進遠航。

2014年間,有債權人向法院聲請對遠航財產強制執行,張綱維順勢以需要保全公司現金為由,指示副董事長鄭晴文等人,以「轉調樺壹款」名義,將遠航龐大資金轉匯至樺壹公司。除沖銷樺壹、銘漢公司等替遠航代償重整債權共11億餘元,並供樺壹公司等關係人或張綱維私人用途,侵占遠航資產高達13億6569萬5000元。

另張綱維明知遠航於2015年10月間,帳面上已還清所有關係人代墊款,竟將樺福集團關係人負債,轉嫁予遠航承擔,並藉由與廖燦昌合作,讓遠航向合庫貸款22億5000萬元,將核貸款用於代償樺福公司等關係人,於安泰銀行現欠的20億8031萬5000元。

再以「八卦山」爛尾樓買賣,作價沖銷資產負債表帳列「其他應收款-關係人」金額29億2795萬5000元,紓解民航局督責壓力,順便處分爛攤子,卻也因此,使得遠航不僅本身財務問題未獲緩解,還得承擔更重大財產損害。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