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獨/感念「印尼阿姨」8年照顧 他:就算會哭也要再見一面

  • A-
  • A
  • A+

記者陳弋/台北報導

台灣有許多東南亞移工穿梭各大城市,他們離鄉背井來到寶島謀生,可能遇上惡劣的勞動環境和苛刻的雇主,甚至遭遇歧視,其實他們都知道來台灣工作很辛苦,但為了養活家鄉的親人,很多事情都願意吞忍。

▲陳威宇認為,「印尼阿姨」阿美(格紋上衣者)就是他們的家人。(圖/陳威宇提供)

當然,不乏有移工進入台灣家庭之後傳出佳話,台中一名妥瑞症青年陳威宇和《三立新聞網》分享家中一段長達8年的移工情緣,「印尼阿姨」阿美一度成了他第二個媽媽,一想到阿美即將返鄉,陳威宇期許一定要再和她見上一面。

11年前陳威宇剛升小學一年級,某一天媽媽告訴他:「威宇,有一位阿姨要來照顧阿公哦!」他的阿公因為阿茲海默症長期臥病在床,所以需要請專人幫忙照顧。當陳威宇踏入家門,一股濃濃的香味撲鼻而來,他雀躍地跑到廚房去,看到一個皮膚黝黑的陌生臉孔正在大展廚藝,準備她的拿手菜:南洋料理。

今年19歲的陳威宇說,小學時期每天放學就非常期待媽媽或是印尼阿姨要煮些什麼可口菜餚來填滿他的胃,而阿美還常常真的端出驚喜給他們一家人。「從那刻起,我覺得我比別人幸福非常多,因為有『兩個媽媽』在照顧我。」可惜這樣的幸福感持續了8年便劃下句點,2017年,陳威宇的阿公在睡夢中安詳辭世,阿美阿姨長達2900多天的任務告終,不久後離開台中,到別的地方繼續工作。

在小孩眼中,阿美阿姨是個心地善良、很有耐心的好幫手。陳威宇回憶,阿美阿姨接下照顧阿公的重任之初,阿公有時候情緒反應較大,甚至會動手拍她,但是她不但沒生氣,反而安撫阿公的心情,直說「沒事沒事」。

▲陳威宇說,「印尼阿姨」阿美(中)將在明年返回印尼,屆時不免要和她淚別。(圖/陳威宇提供)

陳威宇說,以前晚上阿公睡著之後,阿美阿姨就會來客廳跟姊姊、媽媽和他一起看電視,然後一起大笑,彷彿整天的壓力都消失了。有時候阿美阿姨為了跟遠在印尼的兒子、老公通電話,電話得撥好幾次才會接通,雖然陳威宇聽不懂印尼話,但從她臉上的笑容可以看得出來,和家人分隔兩地的她只要聽到家人的聲音,很快就感到安心。

和阿美阿姨闊別3年了,令陳威宇難忘的還有濃濃的南洋飯菜香,阿美阿姨身懷好廚藝,料理都會加進她自己種的辣椒,和台灣的料理味道很不一樣。當陳威宇閉上眼睛,阿美阿姨下廚的身影就會在腦海中浮現,彷彿還能聞到當年印尼炒飯和咖哩的香氣。陳威宇說,至今仍懷念阿美阿姨的料理以及相處的歡樂時光,「我也把她當作第二個媽媽,雖然可能再也吃不到,但是在我心中仍然無法忘懷」。

陳威宇透露,阿美阿姨了現在轉往淡水工作,近期也順利和她通上電話,很想在她明年返回印尼之前,和她再見上一面!「我想,一見到她,我一定會哭得很慘吧!?」對於這位印尼阿姨,陳威宇心中滿懷感激,雖然一開始只是雇主家屬和移工的關係,但十分慶幸有她出現在生命中,雙方永遠是家人、好朋友。最後,陳威宇呼籲國人,應用「移工」一詞來稱呼一位離鄉背井到國外工作謀生的人,而非「外勞」。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