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翻轉命運/曾在台送畫沒人要 知名畫家作品今在歐洲值千萬

  • A-
  • A
  • A+

記者郭奕均/高雄報導

「其實我剛出社會,是負債幾百萬出來的,講起來都很難過,在以前的年代,幾百萬是好幾棟房子…」,說話開朗,臉上掛著輕鬆微笑,但想起最初打拼一路的辛苦,笑中又帶點苦澀。他是59歲的知名藝術家白魚,這幾年旅居歐洲,更成為歐洲藝術界地位非常崇高的重量級大師,現在回到台灣,不只想分享自己苦甜交織的人生故事,更期盼透過自己的力量和資源,替台灣其他藝術家開路。

▲知名作家白魚在歐洲藝術界地位之高,如今大方分享自己的「成名之路」。(圖/白魚提供)

白魚本名林伯禧,或許有些人還沒聽過他的名號,但他在歐洲藝術界的成就和地位之高,足跡遍及法國、比利時、西班牙、義大利和倫敦,到處都有美術館或知名藝術學院,甚至達官顯赫收藏他的畫作。他是華人唯一獲頒比利時列日皇家美術學院終身榮譽教授的藝術家,米蘭知名的布雷拉美術學院也用他的名義頒發獎項,更收藏他的畫作《孤寂的靈有智慧的心》,甚至白魚還是台灣第一位在米蘭皇宮展覽的藝術家。

▲白魚是台灣第一位在米蘭皇宮展覽的藝術家。(圖/白魚提供)

▲白魚和西班牙國寶大師Ripolles共同創作。(圖/白魚提供)

不過說到這裡,或許不少人已經開始猜想著,一定是白魚家世顯赫、背景很硬,才有辦法闖出這片天吧?但事實卻相反。白魚剛踏入職場時,最大的夢想並不是成為畫家,而是把錢還清,「想到這個都會很難過…我是背著家裡的債務出來的,我親眼看著我們家家道中落,以前我們家算小康家庭,生活過得非常好,突然間就掉下來了,負債幾百萬,一般人真的無法接受,但我承擔下來了。」

神情總輕鬆爽朗的白魚,難得透露出無奈和感傷,「幾百萬,在那個時候是好幾棟房子,我就想,我一輩子可能還得完嗎…?」深愛藝術又被現實所逼,白魚沒有什麼選擇,「那個年代,美術很難當飯吃,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教學,我從6個學生開始教,我教得也不錯,很快學生就越來越多」,白魚一邊努力教學,一邊省吃儉用,每天中餐就是一瓶牛奶配麵包,「結果短短10年,我就把全部債務都還光了。」

這條教學的路,白魚走了20年,對他來說,是「蹲」的日子,終於忍著熬過了,白魚總算可以把一切回歸最愛的事,就是創作。而為了能獲得更多學習和體會,他跑到歐洲生活,放下從前所學和派系拘束,衷於自己、自由作畫。

因緣際會,白魚到比利時列日皇家美術學院,和院長談談,他想繼續學習,沒想到談一談,院長居然對白魚說:「你不要來學,你應該去教」,原來在藝術理念的教流上,白魚展現了更多不一樣的層次,「他跟我談他們的藝術理念,剛好我也有研究,所以和他應答都沒問題,但最重要的是,我跟他談到我們的儒釋道,還有我們的哲學,結果他們很感興趣,就叫我去教」,一場文化的對談,開啟了更多可能性,「我想說也好,我利用教的心情,或跟他們交流的心情,從中再學一些東西,所以我下定決心,我要在歐洲多學一點、多認識一些人,就這樣開始了。」

▲比利時列日皇家美院院長Daniel Sluse頒給終生榮譽教授給白魚。(圖/白魚提供)

就這樣,白魚認識了很多歐洲的有頭有臉的知名人物,他們都收藏白魚的畫,白魚也和很多知名大師一起作畫,他的畫更在很多藝術殿堂展出,「所以其實我做的事,是在位台灣很多藝術家鋪路,因為我和很多歐洲知名的藝術學院都在接洽中,還有一些藝術界重量級人士都是我的好朋友,這些人脈都可以透過我們替台灣的藝術家牽線,不然一個藝術家要到歐洲覽展真的很難,還要燒非常多錢。」

行有餘力,希望能幫其他人一把,就是因為自己知道這條路不好走,「以前在台灣的環境真的非常惡劣,有幾個人能靠藝術過活?大概40年前,你畫一張畫要人家買,那是多難的事啊,連你把畫送人,人家都不見得想要!」

這是身為藝術家最悲傷的事,沒人理解自己在創作過程的付出和心血,「早期有一個設計師看到我的畫,我跟他說,不然這張畫你拿回去掛好了,你知道他怎麼回答我嗎?他說這個畫要幹什麼呢,帶回家也沒有用啊,我多傷心啊!結果事隔20年,如今他用3、40萬來跟我換一幅畫。」

白魚用事實證明,堅持自己所愛,保持熱情,沒有不可能的事。曾經負債百萬,看不見希望、連送畫都沒人要的年輕人,如今在歐洲可以用千萬價值賣出一幅畫,「很簡單一句話,只要這件事情讓你愉快,你就該去做。」

▲布雷拉美術館收藏白魚畫作《孤寂的靈有智慧的心》。(圖/白魚提供)

▲米蘭布雷拉美術學院頒發「第一屆白魚藝術基金獎」,藝術終身成就榮譽獎予義大利偉大的女藝術家─安琪拉(圖/白魚提供)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