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翻轉人生/考上台大繳不起學費 徐薇:感謝窮困激發我能耐

  • A-
  • A
  • A+

記者郭奕均/台北報導

「從小我媽媽就說我是打不死的蟑螂,我是個很強悍…不要說強悍好了,這樣太不美了,我覺得我是個堅韌的人」,說話語氣溫柔又充滿活力,而且每講幾句話就開始大笑起來,好像所有發生的事對她來說都很快樂一樣。她是英文補教名師徐薇,縱橫補教業30年,也活躍在螢光幕前,身價早就破億,但看似風光的人生,徐薇竟然曾窮到連考上台大的註冊費都繳不起。

▲徐薇是個喜歡搞笑的人,穿衣風格也很年輕、活潑。(圖/記者林宥村攝影)

「我超級不嚴肅,我就是個喜歡玩耍的人,而且我覺得我教課時是很好笑的,我教的東西很難,但我的教法是很輕鬆幽默的」,人生有點不按理出牌,徐薇臉上總是掛著微笑,身為老師卻活得像是孩子的大玩偶般,不只說話風格逗趣,打扮也很繽紛時髦。採訪這天她穿著亮眼的紅色上衣,頭上綁個蝴蝶結髮帶,喜歡把自己打扮得很可愛,問她是不是想用這種輕鬆、親切的方式讓學生愛上英文,她馬上回答:「要讓學生愛上英文沒錯,但我想,應該是要愛上我吧」,說著又是一陣大笑。

徐薇從小就很樂觀,而且她的笑,都是發自內心的大笑,只要問她任何問題,她都毫不掩飾地回答,個性直爽又真實,「我在當老師的時候,一直很注重我說出去的話和我呈現的樣貌,這樣我才能賺到他下一代的錢啊…」,歡笑聲中,也不難發現這位女強人非常認真看待自己的事業,而且她的目標非常明確,就是要賺錢。

家裡曾窮到便當寒酸 大學學費差點湊不出來

賺錢當然對每個人來說都很重要,但對徐薇來說,或許更像是種證明。原來徐薇從小吃盡苦頭,即使她非常樂觀,但現實的殘酷卻總是衝擊著她。徐薇小時候父親經商失敗,母親不得已到菜市場擺攤,家裡真的很窮,讓徐薇上國中時,便當的菜色總是很寒酸。

「那時便當盒裡都是一層肉鬆、半個鹹鴨蛋,或一點點蘿蔔乾,然後白飯滿滿的…」,愛面子的徐薇吃飯時總是用便當蓋遮遮掩掩,直到一天,隔壁同學彷彿故意「拆穿」她一樣,同學大聲喊著徐薇的本名:「唉唷,鄭如薇,妳怎麼每天吃肉鬆啊?我媽說那個肉鬆都是病死的豬做的」,徐薇說,那個同學尖酸的神情和語氣,她至今都記得很清楚,40多年過去了,她從沒忘記。

還好唯一能對抗現實的武器,就是徐薇功課非常好,沒人能對她怎麼樣。高中讀北一女,大學以英文成績全國第二名之姿考上台大外文系,沒想到台大註冊當天,徐薇差點連註冊費1萬1千元都湊不出來。

▲徐薇從小家境貧困,但她非常爭氣,都考上第一志願。(圖/受訪者提供)

「我記得註冊時間到下午5點截止,我和我媽想說,只要在市場1點休市前賺夠應該沒問題」,沒想到當天下大雨,生意差到不行,下午1點了,竟然只賺到4、5千元,眼看沒辦法了,著急的徐薇和母親趕快和其他攤位的叔叔阿姨借錢,「大家都是辛苦人,所以每個人湊個2千、3千,好不容易湊到1萬1千塊給我,我再趕快坐車台大註冊。」

急到心臟快跳出來了,徐薇也沒多的錢搭計程車,只能搭公車從內湖趕到台大,「結果我到的時候,註冊已經快結束了,大家已都開始收了」,註冊人員沒好氣地問徐薇怎麼這麼晚才來,「我愛面子嘛,我不敢講說我才剛湊到學費,我只好和他說對不起,我忘記今天要註冊了」,結果註冊人員冷回一句:「考上台大會忘記喔,乾脆不要來念好啦!」

結束後徐薇要從台大搭公車回家,那時她連多花4塊錢搭有冷氣的公車都捨不得,看著兩班冷氣公車開走,「我熱得要死,我也忍住不上車」,最後上車後,累積的情緒終於潰堤,「我坐到最後一排沒有人的地方,我就一直哭一直哭,我哭到回家,把這些火都發在我媽身上,我說『媽,為什麼我們家這麼窮?為什麼我考上台大了還要這樣被汙辱?』」

再樂觀的孩子,這時候真的也無法堅強了,「我媽也一直哭,說『媽媽對不起妳呀,媽媽也很辛苦啊…』,我們倆就抱頭痛哭」,但講著這段傷心往事,徐薇的語氣卻像是在講一齣喜劇一樣,彷彿天生的樂觀依然戰勝一切,「我哭完那一次我就再也不哭了,我跟我媽說,媽、妳放心,這是我最後一次跟妳拿錢!」

那是一個讀台大就是要去美國深造的年代,當徐薇的同學都在準備出國時,她很明白自己不可能有這個機會,她只能到處打工賺錢、想盡辦法賺更多的錢。她做過家教、到餐廳端過盤子、翻譯過英文言情小說,也翻譯過英文電影字幕,甚至一度差點成為歌手,「只是想說紅了可以賺很多錢,還看到選美獎金很高就跑去報名」,經歷不少打工經驗,終於在大二時徐薇進到補習班教書,她終於知道自己適合什麼。

「我的樣貌跟我說話的形式剛好討學生喜歡,然後我的英文又夠好,就這個條件而已,剩下的就是我很勤勞」,從大二到大四,這3年的時間,只要有課她就努立上好上滿,累積豐富的教書經驗,這為她畢業後打造自己的補習班王國奠定深厚基礎。而開啟她成立補習班的機緣,也是一個「願意做好事」播下的種子。

▲經歷過小時候的艱困,徐薇和母親感情非常親密。(圖/受訪者提供)

到處打工、立足補習班 徐薇的補教人生從這裡開始

當年徐薇任職的補習班,有個老師在暑假招了一個高一班,花了不少招生費用,結果最後招不到30個學生,「那位老師覺得收到的學費,比起招生的成本是賠錢的,他還得花時間精力教完這學期,他就覺得這是燙手山芋,很煩惱」,徐薇知道後,馬上自告奮勇,「我就和那位老師說,我免費幫你教這些學生吧!」

不想放棄每一位學生,讓原本只教重考班的徐薇,特地花額外時間編寫高中的英文講義,並開始了教高一學生的經驗,「其實對每位補習班老師來說,每個時段都是錢,所以我除了免費教他們,我還少賺了一堂課的錢」,但當時的徐薇沒有計較這麼多,「我只覺得我做的是好事。」

結果因為徐薇教得不錯,那些學生下學期又報名了,「所以下學期我可以收自己的學費,也因為如此,我開始學習了解到,開補習班要租一個教室、水電、人事管理…等等」,就是這樣「自己開班摸索」的經歷,讓徐薇有了「乾脆自己開」的念頭,初生之犢不畏虎,畢業沒多久的徐薇就這樣正式殺進南陽街。

▲徐薇教書資歷豐富,從大二開始就進到補習班,如今成為補教名師。(圖/受訪者提供)

補習班競爭廝殺戰 徐薇連生產完都無法休息

但成功開了補習班,接下來的路當然不是一路順遂。徐薇英文爆紅速度很快,在競爭激烈的南陽街自然成了大家攻擊焦點,「有人就謠傳說我台大學歷是假的,還有人說我穿泳裝上課」,但這些都還只是冰山一角,徐薇懷孕後,竟然也有對手拿她的命造謠。

「我兒子提早兩個禮拜出生,我生產前當然都安排好代課老師,但其他補習班就開始放風聲說我難產,叫我的學生去他們那邊上課,因為我不會回去了」,為了破除謠言,徐薇沒得坐月子,生產完兩個禮拜,她就回到補習班教書,一樣是每天上滿滿的課,沒得休息,「我真的必須說,那是我人生最辛苦的時候…。」

天生樂觀的徐薇沒有被擊倒,即使身旁充滿惡意,對她來說仍處處是貴人,「對我好的是貴人,但攻擊我的也是惡貴人呀」,徐薇當年開班標榜「第一志願保證班」,那一屆有100多人考上建中和北一女,「絕對是所有補習班最多的」,結果另一家知名補習班為了搶學生,竟然貼出假榜單,說他們有500多人考上第一志願,「我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但其他家長不知道,大家當然就覺得另一家補習班比較好啦。」

眼見馬上要招生了,每少一個學生都是損失,而且還是被對手「騙」走的,徐薇很著急,該怎麼呢?最後她想出妙招反擊。她買下各大報紙的半版廣告,公開呼籲:「凡保證考上第一志願的人數比徐薇補習班更多的話,致贈一千萬,請律師作證」,徐薇就是要歡迎貼出假榜單的補習班來跟她懸賞,「但是對方沒有來要,當然真相就自在人心了,所以只要家長來問,我就把報紙給他看,我敢打這廣告,你覺得誰是真的呢?」

堅持只做對的事 抓緊機會的女孩搖身成補教名師

真金不怕火煉,歷經30年補教人生風風雨雨,徐薇至今仍享受在「老師」這個身分,也從當年那個台大學費都差點湊不出的窮女孩,搖身成幾乎全台沒人不認識的「徐薇老師」,她也很慶幸「我一直秉持要做好的事,我沒有選擇淪落和對手一樣做假榜單搶學生,因為如果我做假、我經不起考驗,就沒有現在徐薇英文這個招牌了。」

最初沒有資源、沒有家世背景,只靠「英文不錯」且目標明確,徐薇抓緊機會就全力往前衝,她也始終相信機會是自己創造的,「像以前我媽去市場擺攤,我就跟著去啊,我不會覺得說我讀北一女、台大的,我去好丟臉,我反而故意穿北一女制服去,這樣大家就會覺得這女孩好乖,書念得不錯,還來市場幫忙,大家就會多和我媽多做點生意。」

「我很感激我曾經是有困難的孩子,不然不會讓我能有很高的反彈力來證明我自己、來看看自己的能耐在哪裡、我伸出手能夠伸多遠」,走過艱難,徐薇很願意幫年輕人一把,「我覺得每一個年輕人現在真的非常辛苦,我特別心疼年輕人,我想和你們說,如果你遇到困境,你應該感謝老天爺這麼早就把你的負數給你,因為我覺得人的一生,正數跟負數,加減合起來都會是0,你只是比較早遇到。」

▼▲現在的徐薇活躍在大眾面前,還時常開直播教英文、和粉絲互動。(圖/受訪者提供)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