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明朝這皇帝「放飛自我」傷國之根本 自此再無力回天!

  • A-
  • A
  • A+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每當討論到明朝如何滅亡,很多人會引用《明史·神宗本紀》中「明之亡,實亡於神宗」,來做總結,這就要來看看萬曆在位期間,是不是真的有動搖國本,而他被後世所批評的,主要兩件事,一是「怠政」,二是「立儲」,這兩個點都是當時評判帝王標準的關鍵,不上朝是違背祖制,不立長子是逆天,也就是所謂國本之爭。

先說「怠政」,明朝的政風開放,眾臣可以暢所欲言,這樣的制度是從朱元璋開始,萬曆雖然不會違背祖訓,但也受不了百官喋喋不休,所以選擇逃避的姿態「靜攝」,看起來不問國事,但是國家大事還是被緊緊抓牢在萬曆手上的。1589年,神宗不再接見朝臣,內閣出現了「人滯於官」和「曹署多空」的現象,長達三十年不出宮門、不郊、不廟、不朝。

 ▲ 萬曆皇帝畫像。(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萬曆十四年(1586年)十一月,傳出萬曆沉醉於酒色之中,身體虛弱,每況愈下。在傳統認知中,皇帝的言行就是表率。而萬曆的作為,卻顛覆了傳統的好皇帝形象。東林黨的出現,更和萬曆脫不了關係,以政見所引發的權力之爭,開始阻礙國家的發展。試想,人民怎麼看待皇帝對國家如此的不管不顧,就算他的身體有所病痛,其實也該有更好的方式解決問題,總之,不上朝的皇帝,如何領導國家。

再說「立儲」一事,萬曆九年,神宗在向太后請安時,一時衝動,臨幸一名宮女,生下了長子朱常洛(後來的明光宗泰昌皇帝)。因為朱常洛是宮女所生,神宗不喜歡他,且有意立愛妃鄭氏所生的朱常洵為太子。萬曆十四年群臣上奏請神宗即立常洛為太子,萬曆以常洛尚年幼體虛未定,拖延不決。

朱常洛五歲時,萬曆的寵妃鄭氏生下皇三子朱常洵。按照封建禮制的「有嫡立嫡,無嫡立長」,應當立朱常洛為太子。萬曆二十一年,明神宗變本加厲,下手詔要將皇長子朱常洛、三子朱常洵和皇五子朱常浩一同封為藩王,以後再選擇其中適合人選為太子。朝臣聽聞一片譁然,紛紛上奏神宗。如雪片般飛來的痛批奏摺,使神宗倍感壓力,迫於眾議只好不得已收回前命。直到萬曆二十九年,朱常洛已年滿二十歲,立儲一事已不可拖延,神宗才立其為皇太子。

這兩個點,一個是公務,一個是家事,看得出來,萬曆太過自我,不算是個負責任的皇帝,明朝的衰弱,就是長期的個人權力凌駕於國家之上,勢必讓國勢走向衰敗。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