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傳奇家族殞落!巨富2孫女遇綁架、整型亡 24年厄運不斷

  • A-
  • A
  • A+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香港傳奇實業家「羅定邦」一手創建羅氏國際集團,旗下產業包括羅氏針織時裝、羅氏國際集團、羅氏地產,堡獅龍(bossini)等,身家相當雄厚,其家族也曾躋身《富比世》的亞洲50個最富有家族。不過,自從羅定邦去世後,羅家成員彷彿遭受詛咒般,陸續遇上離奇綁架、整型死亡、私生子、手足爭產等風波,家族逐漸走向衰敗。

▲羅定邦孫女遇綁架、整形慘死手術台上。(圖/翻攝自微博)

今年1月羅定邦的孫女、34歲的羅貝兒遠赴韓國整型,最後卻慘死手術台上;根據事後調查報告,該場手術前不僅沒有藥物過敏測試,動刀期間也沒有麻醉師在場,甚至連家屬簽字都是由醫院擅自代簽,讓這場「三無」手術,不僅斷送了羅貝兒的性命,也讓羅氏家族再次陷入輿論風波。

根據《環球人物》報導,出生於廣東的羅定邦,最早接管的是妻子陳楚思老家的紗廠。適逢戰亂年代,他帶著在陳家紗廠積攢下的手藝和資本,舉家遷往香港。借著英屬地區的便利條件,香港棉紗大量出口國外,羅定邦深受其益,一手打造出了屬於自己的針織王國。

之後聽從次子羅蜀凱建議創辦服裝品牌Bossini(堡獅龍)曾風靡一時,當年上市時一舉成為香港最大的服裝零售集團,更讓家族躋身《福布斯》「亞洲50個最富有家族」行列。而曾經風光一時的羅氏家族,卻在羅定邦死後被厄運壟罩,一宗宗「家門不幸」的事件也接連上演。

▲羅貝兒今年1月遠赴韓國整型,最後卻慘死手術台上。(圖/翻攝自羅貝兒IG)

含著金湯匙出生的羅貝兒,不僅擁有錦衣玉食的生活,也是個聰穎好學的富三代,她畢業於香港傳統名校拔萃女書院,之後升讀倫敦大學,婚後育有1子,夫妻感情十分融洽,誰知美好的一切就在她上手術台後嘎然而止;但最耐人尋味的是,丈夫事後提出的告訴中,除了求償羅貝兒的年收入,還有因妻子去世而喪失的對岳父3分之1財產繼承權。

羅貝兒的突然離世,讓眾人立馬聯想到了她同樣命運多舛的妹妹羅君兒,也就是轟動一時的2015年「飛鵝山綁架案」的女主角;2015年,一幫歹徒闖入羅家,除了搶走價值200多萬港幣的財物,還綁架了當時29歲的羅君兒,並將其禁錮在山洞多天,所幸靠著父親羅家駒的機智應對,最終綁匪順利歸案,羅君兒也被安全救出。

實際上,既羅定邦過世後,籠罩在羅氏家族身上的陰霾遠不止於此。豪門向來躲不開的爭產風波,在這裡上演得更加離奇。羅定邦於1996年病逝後,按照其遺願,家族所有財產平分為3份;一份留給羅家子孫、一份用作慈善公益,另一份則留給失散在外的私生子;其中第一份備用財產的分配權,就落到了最受父親疼愛的次子羅蜀凱手裡。

▲羅定邦。(圖/翻攝自環球人物雜誌)

羅蜀凱擁有分配權的那三分之一財產價值約10億港元,主要有28個受益人,橫跨至第四代。按照約定,當他們日後工作生活出現困境,或者有突出卓越表現,就可以拿到部分資產。

但2007年,羅定邦四子羅家寶長女羅穎怡的一紙起訴狀,拉開了羅家爭產大戲的序幕;她認為二叔企圖把財產據為己有,要求對方交出財產分配權;羅蜀凱則主張,父親只要求自己盡量遵照遺願,沒說一定要遵守,故這份遺產應屬於亡父對他的饋贈。這場官司最後以羅蜀凱敗訴告終,手足間的感情也徹底宣告破裂。

而在這場官司中,也爆出了更大醜聞。此前羅定邦遺囑一直處於非公開狀態,但法庭審理過程中直接曝光了最隱秘的內容;原來羅定邦在6個公開的子女之外,不僅有已秘密認祖歸宗的私生子羅家添,還有獨佔3分之1財產的私生子存在,而這位常年流落海外的神秘私生子,也被爆曾跟隨母親回家爭產。

一場「內鬥」把家族割得四分五裂,好在羅家子女各有志向,長子羅樂風以一台縫紉機白手起家,成立了服裝製造企業晶苑集團;三女羅佳穗進入了炒房領域;四子羅家寶創辦高新科技企業百樂集團;五子羅家聖雖然仍是堡獅龍的大股東,但並不參與實際管理;家中頻頻出事的六子羅家駒則創辦了建灝地產,在香港地產業勢頭迅猛。

反觀家族大業堡獅龍的發展之路卻並不順遂,在ZARA、H&M、優衣庫等快時尚品牌崛起之下,堡獅龍卻因家族內鬥和發展策略失誤,自2015年開始業績一路下滑,3年後由盈轉虧,到了去年淨虧損更擴大至1.39億港幣,種種因素都使得羅家聲勢大不如前。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