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愛不逝去/兒16歲心臟病逝 卻做這事助心碎母走出悲痛

  • A-
  • A
  • A+

記者郭奕均/台北報導

「我最想要跟他說話,就是謝謝他,陪了我16年…,原來人生的路那麼難走,但媽媽克服了,也謝謝你一直在幫媽媽的忙…」,說起自己的寶貝兒子,即使嘴上笑著,眼淚依舊不聽使喚,那是多麼深的思念。她是小燕姐,曾經擁有3個孩子,但她的小兒子─李政曄,卻在2010年因為心臟病過世,那年他才16歲。即使年紀輕輕,政曄生前就是非常熱心助人的人,過世後,他更捐出自己的眼角膜和全身骨骼,救了50多人,「因為我兒子的愛,讓我能活得更快樂。」

▲走過喪子之痛,小燕姐面對鏡頭述說著兒子16年生命帶給她的所有美好。(圖/記者陳則凱攝影)

▲政曄生前和母親感情非常緊密。(圖/受訪者提供)

「來,桌上的點心都可以吃喔,雖然不多,但希望你們盡量用」,從一見面就非常熱情,態度也親切到像對待親愛的家人一樣,小燕姐就是這樣,全身散發著愛和溫暖的人,明明桌上擺滿水果、餅乾和飲料,她還怕自己準備得不夠多。

其實小燕姐一開始對受訪有些疑慮,就怕再想起兒子的好,會更捨不得、更心碎,但最後她仍鼓起勇氣,無非就是希望大家知道,即使心痛,但因為有愛,支撐著她繼續走下去。

熱心助人的天使 卻忽然遭宣判罹患心臟病

「政曄真的好像是天使一樣,他對每個生命都有愛心,而且很喜歡幫助別人」,一說起寶貝兒子的好,小燕姐就有舉不完的例子,「以前我們家總是有小動物,像是小鳥、青蛙、魚、小雞…,政曄只要看到沒有人要或受傷的小動物,他就要帶回家照顧」,而且母子倆感情真的非常好,「他除了上學之外,每天都跟我黏在一起,他從出生開始,都是跟我一起睡的。」

政曄雖然排行老三,但體型是全家最魁武的,一直也都是全家最健康的人,很少生病感冒,沒想到在他讀國中一年級的下學期,發現不對勁。那天回到家,政曄就覺得胸口悶悶的,但也沒有想太多,只覺得可能是打球太累了,「結果我隔天中午送便當去給他吃時,我看他嘴唇都變白了,我就知道他一定很不舒服,趕快就讓他請假去醫院。」

▲政曄是全家體型最魁武,也健康,沒想到卻因為心臟病過世。(圖/受訪者提供)

▲政曄(右1)生前和全家人的合影。(圖/受訪者提供)

結果一到醫院,政曄就被推進加護病房,開始電擊,「我真的整個傻眼,我的小孩呢?我的孩子怎麼一來就被送進去電擊,我根本不覺得他有這麼嚴重啊…」,當下小燕姐真的嚇壞了,原以為兒子可能只是一般的感冒或生病,沒想到最後被診斷出來,居然是擴張型心肌病變,無藥可醫,只能等待心臟移植。

這突然的宣判,真的是晴天霹靂。政曄原本都健健康康的,「我就一直覺得,哪有可能那麼嚴重,我還自認為說不可能,現在醫學那麼發達,一定會有藥醫,而且他又是年輕人,身體那麼健康,沒想到後來居然還要裝葉克膜,我才驚覺到說,他真的是病入膏肓了,我真的不得不去面對跟承認這個事實…。」

等待心臟移植的日子裡,小燕姐到處求神拜佛,還一直放生,幾乎講得出來的廟她都去過了,不管什麼方法她都願意嘗試,「我以為,我已經做到這樣了,老天應該不會把他收走吧。」

面對自己生死渺茫的明天 卻只想著要幫助別人

甚至在等待的日子裡,政曄還和小燕姐提出想要器捐的念頭,「但我那時候都不願意和他認真討論這件事,因為我始終覺得,他這麼年輕,一定可以等到那顆有緣的心臟,不會走到這一步的。」

明明自己都快救不了了,但政曄卻一直想著幫助別人。那時加護病房隔壁床是個4歲的小弟弟,他等到心臟了,政曄卻聽到小弟弟的母親在和醫師討論時,談到錢不夠的問題,「結果政曄就要我包2千塊紅包給那位母親,而且堅持要用他自己的錢,我拿給那位母親的時,我告訴她,我很替她高興,你們小孩等到了,這是我們家孩子的一點心意」,一開始那位母親很訝異,也不好意思接受,「但我跟她說,妳一定要接受,這是我們家孩子的祝福,我不知道他能不能這麼幸運,所以希望你們家孩子一定要加油。」

政曄幫助的,還有自己的母親,「他時不時就會跟我講說,如果我真的先離開妳,妳不要太傷心,我大概知道妳會很想念我、很痛,但妳差不多痛個兩年就好了,只要妳熬過這兩年就沒事了,我當下沒有想太多,現在回想才知道,他其實話裡有話,他是在鼓勵我,一定要堅強活過這兩年。」

寶貝兒子走了 再被推進手術房「這次是為了救人」

2010年9月,政曄再度住院,他始終很樂觀,求生意志堅定,但他心裡已經知道,自己日子剩下不多了,他一滴淚都沒流過。10月底他開刀換了兩顆人工心臟,沒想到病況急轉直下,急救了幾天終究敵不過病魔,11月6日,在家人的陪伴下,拔掉呼吸器,從此不再有病痛了。

那一天,小燕姐痛得撕心裂肺,但她一直記得兒子交代過的,他要器捐,身為母親,一定要完成兒子的遺願,「但我丈夫很生氣,他非常反對,他不希望兒子被這邊割一塊、那邊割一塊,他還說,如果政曄捐了眼睛,就沒辦法看路,捐了骨頭,就沒辦法走路回家,這真的是我想要的嗎?」

當下小燕姐真的被嚇到了,也非常捨不得,「但我心裡就是有一股力量,我覺得我今天不幫他做這件事,我會對不起他,而且他生前就一直在幫助別人,他一定很想這麼做」,最後政曄再度被推進手術房裡,但這次,不是等著被救,而是要救人。

筆記本裡超乎想像的勇敢 成為母親堅強的動力

「他過世的那兩年裡,你沒辦法想像我有多痛苦,我除了睡覺,沒辦法做任何事情,我睡覺是為了夢見政曄,覺得我跟他似乎在另一個世界生活,延續這段母子情緣…」,甚至那時每天都有人要盯著小燕姐,就怕她想不開,「因為我心裡充滿怨恨,恨老天活生生把我們拆散,我一直想和他一起走,畢竟他才16歲,還需要媽媽陪。」

有一天小燕姐在整理政曄遺物時,看到一本筆記本,她才發現,原來政曄早就把想要器捐的遺願寫在上頭了。那內容真的讓人看了心痛不已,很難想像,才16歲的孩子,能那麼勇敢地面對死亡,他寫著:「我真的哪天遇到不幸,我想要捐器官,我要選擇最環保的方式處理…,我走了不要任何人陪,桌球拍要幫我收好,手機也是。」

政曄甚至超齡地寫下:「家人、朋友、同學保重,學校的話,就幫我和大家道謝吧!感謝他們在我生病後大家都還肯幫我,朋友方面就叫大家忘了我吧!我很平凡,我安安靜靜的出生,要死我也不要太熱鬧,把難過減到最少。」

一般人看到16歲的孩子能寫出這樣的遺言,都已經萬分不捨了,更何況是做媽媽的,心裡真的是千刀萬剮呀,「看到這一篇我簡直哭到不能自已,但我一直感覺說,還好我真的有幫政曄做器捐,不然我一定會自責一輩子…,我覺得他怎麼會善良到這種程度,如果是我,怕痛都來不及了,他還想到要器捐。」

▲政曄生前曾在筆記本裡,寫下自己想要器捐的遺願。(圖/受訪者提供)

▲小燕姐難得曝光政曄父親寫給兒子的信。(圖/受訪者提供)

因著兒子遺愛人間 自己也成為更好、更快樂的人

因著政曄的愛,光是骨骼的部分,就救了50多位骨癌患者,讓這些人能重生。也是因為這樣的愛,成為小燕姐心中最大的力量和動力,讓她明白,她要帶著對寶貝兒子的思念,成為更好的人,「我應該要好好活給政曄看,而且我不能輸政曄,政曄以前捐什麼,我現在一定要比他捐得更多,所以我現在要把身體顧好,以後才能把健康的器官捐出去。」

說到這裡,小燕姐即使淚水沒有停過,但眼中始終閃爍著希望,她淚中帶著笑容,如今10多年過去了,她把悲痛化為動力,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和兒子一樣,遺愛人間,「我現在活得很快樂,而且我很感恩政曄給了我16年的時間,讓我能擁有他,我也上了一堂很重要的人生課程,讓我更懂得在生離死別的過程裡,我該怎麼去走人生路的後半段。」

▲因著兒子器捐的決定,讓小燕姐成為更好的人。(圖/受訪者提供)

▲小燕姐拿出受贈者家屬寫的信。(圖/受訪者提供)

【旅圖中】北海岸台版威尼斯萬里長城 網美景點大公開!|網紅紅了沒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