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生死接線/癌逝父捐角膜分配到老家 女兒淚:他心願是回家

  • A-
  • A
  • A+

記者張雅筑/台中報導【10:58發稿|13:06更新 修改內文

器官捐贈的意義究竟是什麼呢?面對這個問題,台中榮總器捐協調護理師的答案是,「愛的延續」,還有「生死相安不留遺憾」。從小兒加護病房護理師轉換跑道擔任器捐協調護理師的陳怡璇,受訪時她分享深刻且足以讓她起雞皮疙瘩的案例,那就是一名肝癌末期併多處遠端轉移的邱先生,經她溝通加上女兒的支持,決定捐出眼角膜,而在事後,邱先生女兒告訴陳怡璇,父親最後心願是回老家看看,但礙於病情沒能完成,沒想到最後捐出的角膜分配到老家附近醫院的受贈者,「好像冥冥之中爸爸已經回家了...」邱先生女兒說完後,感謝陳怡璇讓她完成爸爸的心願,自己很開心。

▲癌末的邱先生,在生命最後在女兒的支持下決定器捐,捐出一對眼角膜遺愛人間。(示意圖,非當事人/資料照)

從事器捐勸募、協調工作約3、4年的陳怡璇,她分享就發生在耶誕節和新年前後的器捐案例。她說,現年50歲的肝癌第4期併多處遠端轉移患者邱先生,當時身邊常有一名年約20出頭的小女兒陪伴著她,因得知邱先生的病況就目前的醫療技術已無治癒可能,所以她決定提供除了在安寧病房等待死亡的另個選擇。回憶到邱先生的病房溝通時的畫面,陳怡璇說,父女的感情相當好,而邱先生也吐露,自己最放不下的是自己的女兒,因為他感覺到自己的生命一天天逝去,前一個星期還能勉強走,但幾天後連拿掃把都拿不起來了,「不是悲苦,而是遺憾。」

邱先生當時對著陳怡璇訴說自己內心的遺憾,坦言過去太專注忙自己的事業,生病後才有時間好好在家,「如果時間能再多一些些就好了...」聽完邱先生的心聲,陳怡璇也說明自己的來意,並詢問他是否願意做器官捐贈,解釋其實癌末患者仍可捐贈眼角膜。聽到這番話,邱先生沒有憤怒反而是訝異,並表示自己一直以為癌症不能器捐,現在了解還能捐贈兩枚眼角膜,讓他很開心,因為沒想過往生後還能幫助別人,他當場詢問女兒說:「我想再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你覺得這樣好不好?」邱先生的小女兒當場給予父親滿滿的支持,點點頭說,「只要是爸爸的決定,我都支持。」

▼▲台中榮總腎臟科主任陳呈旭與器捐協調護理師,(下圖左至右)馮雅筠、陳怡璇和吳佳倩。(圖/記者張雅筑攝)

「隨著疾病的進展,邱先生意識逐漸的紊亂,當我再去看他的時候,他已經認不得周圍的人,唯一只記得那個一直陪伴在他身邊的女兒,並且會喃喃自語的說想帶女兒回老家...」陳怡璇說,沒多久病房就通知邱先生病危,而她便和邱先生的女兒陪他完成最後心願,很深刻的一幕,「邱先生女兒在父親耳邊說:『爸爸,謝謝您把我生下來,謝謝您把我養的那麼好,謝謝爸爸最後陪伴我的這段時光,真得很開心...很幸福...,很開心我可以當您的女兒,希望下輩子我們還能當父女。』」陳怡璇告訴記者,自己當時看了也被這真摯的父女之情感動到,當場忍不住跟著眼眶泛淚。

原以為器捐是邱先生的最後心願,但事實上他生前最想做的事情是「回老家」。陳怡璇表示,在器捐後的一星期,她在醫院巧遇邱先生的女兒,女兒告訴她,自己很高興和爸爸一起做了這個決定,回憶生病前的父親,女兒直言,爸爸總是忙於工作,一直到了身體不舒服去檢查才發現重病了,而在治療期間,她說那是自己和父親相處最美的時候,因為爸爸乖乖在家,每天在家打掃、煮飯等她一起吃晚餐,假日就一起在在陽光底下曬枕頭、各拉著棉被一角相視而笑,女兒難掩悲傷,忍不住脫口說:「如果能一直這樣該有多好?」接著她又繼續跟陳怡璇說,其實爸爸在生命的最後一直想回北部老家看看,但病況惡化的太快太猛,根本沒機會,「不過,爸爸最後做了這個器官捐贈的決定,角膜經過分配後,分配到了老家附近醫院的受贈者,就好像冥冥之中爸爸已經回家了...,這是爸爸最後的心願,讓爸爸完成心願,我很開心,真的很謝謝你們。」

▲邱先生最後的心願其實是回老家看看,礙於病情無法實現,但沒想到最後捐出的眼角膜剛好分配到老家附近醫院的患者,讓女兒直呼「好像冥冥之中爸爸已經回家了」。(示意圖,非當事人/資料照)

聽到邱先生女兒的分享,陳怡璇告訴記者,自己當下真的忍不住起了雞皮疙瘩,覺得這巧合難以解釋,「他當時只是單純的想要在生命的最後幫助人,但也是這個決定,讓他間接完成心願。」談及器捐的意義,和從事器捐協調工作最深刻的事,陳怡璇舉了這個例子,她說,或許10個個案最後只會成功一個,中間的挫折也非常多,但光是捐贈者或受贈者的回饋,就足以豐富她的心靈,讓她覺得自己在做對的且有意義的事情,同時也警惕著,珍惜身邊的人,「工作之餘應該多陪伴家人,不管是一起打掃、運動、一起追劇或是為家人做一頓飯,好好的為自己和家人過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這是多麼簡單卻又是多麼重要的事啊!」

事實上陳怡璇本來是在小兒加護病房擔任護理師,後來因緣際會轉換跑道到器捐協調護理師,她也提及,其實自己本來就很支持器捐,但起初不敢替自己簽下同意書,只交代母親,若未來自己怎麼了可以幫她簽,直到擔任協調師後才轉念,勇敢地替自己簽下器捐同意卡。

【延伸閱讀】

生死接線/憶心臟重跳動 器捐協調師吐背後洋蔥→https://reurl.cc/NXqvZq

生死接線/把兒生回來又遇死劫 母淚簽器捐:這樣活比較久→https://reurl.cc/NXqvjm

【94要賺錢 趨勢百分百】友達、威剛、鴻海、華通、台積電 單兵該如何操作?|分析師 王信傑
大數據推薦
今共增25例!12例境外移入、13本土案 指揮中心最新說明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