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邱建一開講/八百年前流行些甚麼?李嵩〈市擔嬰戲〉露端倪

  • A-
  • A
  • A+
  • 本文為「名家專欄」授權文章及圖片,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
  • 按此投稿

文/邱建一(藝術史學者、新月藝文負責人)

最近,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故宮)二樓左方的書畫展區換展了,除了常設展的「筆歌墨舞(繪畫)」、「筆墨見真章(書法)」之外,還有一個特展:「畫琳瑯–貨郎圖特展」(以下簡稱「貨郎展」)。

▲國立故宮博物院的「國寶」之一:李嵩〈市擔嬰戲〉。(圖/邱建一攝影)

在「貨郎展」當中,台北故宮很有誠意地展出了一件過去很少展出的國寶級展品:李嵩〈市擔嬰戲〉(故畫001255-00003),而且還給了它一個專門的小展廳,只展出這件作品並搭配一些布置,讓觀眾覺得更有趣。

早在2008年,文化部就已經登錄這件作品為文物最高等級的「國寶」,事實上能夠通過國寶審查的文物,在全台各地的博物館的館藏中並不是很多。而這件〈市擔嬰戲〉只是一件長寬僅有25.8x27.6公分的小小冊頁,之所以能夠過關斬將通過審查,最主要的原因是它大概是畫家李嵩現存全世界各大博物館的50多件作品之中,少數幾件被大多數專家確認為真跡的作品,而且畫得還真是不錯,頗有南宋宮廷畫家應該有的水準與風格。

南宋宮廷風俗畫大師:李嵩

李嵩(生卒年不詳),大約活動在南宋中晚期的光宗、寧宗、理宗三朝(約1190~1230),南宋滅亡之後就沒再有這位畫家的記載,所以可能在此之前李嵩就已經過世了。

依據少數的史料記載可知,這位畫家是南宋的宮廷畫家,也就是說他是在南宋的「行在」(首都)的皇宮裡工作的職業畫家,南宋的首都就是現今的杭州,南宋時稱為「臨安」,皇宮就位於錢塘江口附近。擔任宮廷畫家的李嵩擅長人物、花鳥、界畫。人物、花鳥這個我們一看就懂,但「界畫」究竟是甚麼?可能大部分的人都看得莫宰羊。

事實上,界畫是古代的繪畫技法之一,指的是屋宇宮殿建築橋樑這類繪畫使用的技法。擅長界畫的畫家,使用特殊的輔助工具可以準確地畫出均勻平整的直線,所以稱為界畫。

▲國立故宮博物院的「國寶」之一:李嵩〈市擔嬰戲〉。(圖/邱建一攝影)

不過現今李嵩留存最多的作品還是以人物畫為主,而且以「風俗畫」為主題,所謂的風俗畫就是以日常生活為題材,通常呈現市井小民的生活,節慶、風俗、吃吃喝喝……都是風俗畫取材的來源。在這些畫作當中,尤以「貨郎」這個主題聞名天下,尤其是這件完成於南宋理宗嘉定庚午年(嘉定三年,西元1210年)的〈市擔嬰戲〉最有名。在繪畫史當中一提到貨郎圖,就想到李嵩,這大概是一種習慣性的反射吧!?

「貨郎」顧名思義就是擔著扁擔穿梭於大街小巷賣各式雜貨的小販,大概就像現今的流動攤販。在古代世界裡,貨郎一直都是很受歡迎的小販,由於他們是肩挑扁擔貨架行走江湖,在村里街坊之間叫賣,肩挑的力量有限,不容易賣出去的冷攤貨、囤積貨對貨郎來說是個負擔,所以他們販賣的商品以容易賣、受歡迎的熱銷商品為主。現今觀賞古代的貨郎圖時,我們可以看到古代人喜歡的商品種類,這倒是個很有趣的體驗。

在這件已經被登錄為國寶的〈市擔嬰戲〉裡,我們看到畫面左邊有個正在哺乳的媽媽帶著五個小孩,這五個孩子巴著貨郎的攤架,吵鬧著要買東西。畫面右邊是擔著扁擔肩挑著貨架的貨郎,他似乎正在走路經過,但看到顧客上門所以把頭轉過來,看著小小孩的客人,微張著嘴似乎正在說話,詢問孩子們:「想要買甚麼嗎?」至於那個抱小孩的媽媽,看到自己其他幾個孩子有如此動作後顯得有點無奈,但又因寵愛而放任,就像現今的父母看到自己的孩子在玩具店胡鬧時露出的表情,天下父母心古今皆然。

▲八百年前的流行商品有哪些?〈市擔嬰戲〉透露端倪。(圖/邱建一攝影)

肩挑五百件商品的流動攤販

整件作品雖然簡單,畫幅也不大,但透過畫面上幾個人的互動動作,顯得很是有趣。當然,貨郎攤架上究竟在販賣些甚麼商品,這也是另一個有趣的對象。畫家李嵩在這張小小的畫當中,畫了一拖拉庫的商品,還很得意的寫下「五百件」,這三個字的意思是說,他在畫面中塞進了五百件商品。當然,有沒有五百件商品,這要靠觀眾自己去數數看了!

畫面太小了,請恕我老花我從沒能數出來,研究這張畫的專家也沒能確認究竟是多少件,但可以確認的是扁擔上的貨架塞得滿滿的,全是各種等待販售的貨物,就這樣挑在貨郎肩膀上。

這些等待販賣的商品,現在還能辨認出來的,除了各種小孩玩具、波浪鼓、小銅鈸、陀螺等等之外,還有各種零食像是糖果、果醋、蜜餞、乾果。另外還有大人喝的酒,這個酒叫做「山東黃米酒」,這個酒還特別在小小的招帘上寫下名稱,掛在貨架上迎風飄展,像是現今的本月特賣商品做的廣告一樣。

在這些商品當中,除了吃喝玩樂的雜貨之外,在貨架下方還有一塊寫在布條上的小布帘,上面寫著「攻醫牛馬小兒」,敢情這個貨郎還是個醫師,除了是幫牛馬牲畜看病的獸醫之外,也兼做小兒科醫師。

我們根據史料記載可知,古代的賣貨郎有些是「走方醫」,他們是行走各地的流動醫師,活動於各地鄉鎮,除了販賣雜貨商品之外,也兼看病。當然這些走方醫與正式掛起招牌開起診所的醫師不同,他們看的通常是一些小病,而運用的藥方也都很簡單,通常以成藥為主。

攤子上掛著穿山甲與蟾蜍

既然李嵩畫的這位貨郎也是個走方醫,那他的攤子上有藥品販賣嗎?當然是有的!

掛在貨郎脖子上的是裝在小圓盒裡的眼藥,這個眼藥盒還畫上眼睛的圖樣,很是醒目。最特殊的地方是肩挑扁擔右方的貨架上有一隻穿山甲,而貨郎自己背的背囊貨架上,則掛著一隻蟾蜍。

穿山甲、蟾蜍是活體嗎?從畫面看來應該是乾製過了,牠們就像是動物標本一樣,就這樣掛在貨郎的貨架上,悠悠晃晃穿越大街小巷。事實上,蟾蜍、穿山甲在古代醫學裡也是藥物,穿山甲的鱗片可以治療乳腺暢通,讓哺乳的媽媽乳汁順暢;而蟾蜍的用途就比較廣了,但主要用於小兒疳積,也就是各種常見的小孩子腸胃道疾病問題。

所以,李嵩畫的貨郎不只是個賣貨的流動攤販而已,他也是個走方醫,大概就是古代所說的「江湖郎中」吧?只不過他為了餬口,所以甚麼都賣,大致包含過去一家人基本生活所需的日用品與居家常備用藥,如果用現代人的說法,這個號稱有五百件貨物的貨郎,就是便利商店與藥妝店的混合體。

▲〈市擔嬰戲〉藏著八百年前古人的生活縮影。(圖/邱建一攝影)

最後,在整件作品中最具有特色的是,畫家李嵩在左方貨架上方明顯處,畫了隻寫了兩行字的蒲扇,這隻扇子上寫著「旦淄行吼是,莫瑤紊前呈」總計十個小字。

這十個字究竟是甚麼意思?歷來研究者爭論紛紛。是因為木匠出身的李嵩書念得少,所以寫下大錯字嗎?現今比較講得通的說法,認為這十個字是地區方言的諧音字(很可能是江浙地區方言),而真正的意思是「旦知行好事,莫要問前程」。這種諧音字的運用,就像是現今網路上年輕人常用的「捧油」(朋友)、「童鞋」(同學)一樣,純粹博君一粲,就像是雙關語或歇後語,讓看畫的人動動腦筋,不只是看畫,也可以找點樂子。

▲〈市擔嬰戲〉藏著八百年前古人的生活縮影。(圖/邱建一攝影)

講到這裡,各位應該都會覺得李嵩這件〈市擔嬰戲〉很有趣,雖然南宋距今已經有800年之久,但這件年紀已經很大的古老繪畫,呈現出來的內容依然讓現代人覺得意興盎然。台北故宮在以前曾經以「Old is New」作為宣傳主軸,看看李嵩走讀〈市擔嬰戲〉,就能懂這句簡單話的涵義了!

▲藝術史學者邱建一

※本文章獲邱建一先生授權刊登,請勿任意轉載。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