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

直擊旅遊亂象!防疫廢棄口罩堆滿地 觀光推動下的山林悲歌

新聞台
  • A-
  • A
  • A+

記者曾奕慈、梅志銓/採訪報導

疫情之下國旅大爆發,卻重創了台灣山林環境,《三立新聞》要帶您前進合歡山,直擊觀光榮景的背後,就連防疫用的口罩,也成了藏匿山林間的垃圾之一,有哪些被漠視,甚至違法的旅遊行徑,而在亂象叢生的同時,又該如何為美麗的台灣山林好好把關!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引發國旅熱潮,但卻為山林帶來傷害。

眼前所見這些垃圾正隨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加劇侵蝕我們的環境,國內旅遊大爆發,為一座座山林帶來的又是什麼?

遊客:「還把垃圾帶上來,覺得真的是欣賞的風景都破壞掉了。」

遊客:「會傻眼吧,就是滿無言的啊。」

以前山林間很罕見的廢棄口罩,隨著疫情蔓延,現在隨處可見,美麗的山林不只被遊客的足跡掩蓋,這個用來監控景點現況的監視器也遭殃。

▲隨著疫情持續蔓延,現在山林間隨處可見廢棄口罩。

記者曾奕慈:「來到武嶺,許多遊客為了要在即時影像監視器留下自己的身影,就會來到這個2米高的監視器前面,可以看到它已經被貼滿了滿滿的貼紙了,就是為了要順便留下自己到此一遊客痕跡。」

武嶺亭一旁的停車場就像在開一場露天PARTY,疫情關係無法出國,民眾一個個往山上跑,呼吸新鮮空氣,但吵雜和髒亂的程度卻和遊客人數成了正比。

根據內政部統計,國家公園各月份遊客人數,在5月開始明顯回升,8月甚至超過前一年同月人數,其中陽明山國家公園1到8月到訪遊客最多,272萬人次占了22.8%,其次則是太魯閣國家公園將近270萬。

▲根據內政部統計,8月份國家公園遊客人數,超過前年同月人數。

合歡山國家森林遊樂區經理魏趨景:「比如說花季啦、還有雪季啦,疫情的關係比較特殊,所以幾乎每個禮拜都是那麼多人。」

加上2019年山林開放政策,遊客多了,衍生出的是各種亂象,合歡山國家森林遊樂區2020年7月,遊客就較前一年同期增加近5成,國家公園範圍內,甚至有人在停車場架起桌椅就開始野餐,而從武嶺一路往下來到清境,站牌下成堆的垃圾有飲料杯、鞋底、呼拉圈,還有壞掉的傘,就這麼堆在人來人往的路邊。

清境永續發展協會理事長李從秀:「包括有菸蒂啦,甚至有一些就是家庭廢棄的,那可能就是有一些來旅遊的,他在車上吃啊、用啊,小孩子的尿布裝一袋之後,他可能隨地就丟掉了。」

從清境走台14甲線一路往上,會經過鳶峰和昆陽停車場,合歡山在2019年通過認證,成為全台首座「國際暗空公園」,遊客夜晚來到這,大部分已經知道要減少光害,但我們直擊,氣溫只有2度的昆陽停車場,明明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範圍內,還是有人停著機車、搭起帳篷在露營,明顯違法。

▲2019年合歡山通過認證,成為全台首座「國際暗空公園」。

無法出國的這些日子,露營熱潮更是一窩蜂,實際來到私人露營區,桌上擺滿食材和飲料,夜晚在大自然中烤肉、煮火鍋很有氣氛,但一整晚製造出來的垃圾,即使有分類還是堆了一地,更不要說無人管理的野營。

一個個帳篷就這麼紮在登山步道上,日前有民眾發現南投「能高越嶺古道」被大量帳篷霸佔,影響通行也帶來大量垃圾。

能高越嶺道生態旅遊推動發展協會執行長邢玉玫:「可能山上的天池山莊的室內床位,跟他的營位規劃不敷使用,對,但現在又不用做入山申請,所以我可能帳篷一背,我就可以上山,然後我就找地方紮營。」

而其實還沒進到登山步道,已經開始亂象叢生。

▲不少遊客在登山步道上紮營,亂象橫生。(圖/能高越嶺道生態旅遊推動發展協會提供)

記者曾奕慈:「在通往天池山莊的能高越嶺國家步道登山口附近,南投林區管理處規畫了一個停車場,可以看到告示牌上面,小型車是可以停到21輛的,不過除了停車格之外,可以看到路旁還是停了一整排的車,不過針對這樣的亂象,目前並沒有罰則。」

童軍繩拉出的格子,機車停車格停的卻是廂型車,樹幹上出現各種告示牌,甚至還有拖吊車廣告。

能高越嶺道生態旅遊推動發展協會執行長邢玉玫:「這邊是另外一條路,切下去菁英野溪溫泉的路徑,所以很多外來遊客的車就會沿路停。」

▲車輛隨意停放在路邊,影響當地居民出入動線。

而我們請當地居民帶我們實際走一趟,附近要通往野溪溫泉的狹窄山路,遊客車子下不去就隨意停在路邊。

當地居民:「這樣的話我們載運東西的高麗菜的車子都沒有辦法過啦,這樣我們運輸的東西沒有辦法下去。」

山路腹地小尤其轉彎處更危險,而人呢?直接背著裝備走下去。

▲遊客背著裝備沿著山路往下走,堅決前往露營。

遊客:「他們就是要下去露營。」

能高越嶺道生態旅遊推動發展協會執行長邢玉玫:「可是你們知道那邊現在在施工,所以你們還要更往上游推,你們有沒有獲得這樣的訊息知道嗎?」

遊客:「知道。」

明明有告示正在施工中,還是驚見遊客不死心,迫使當地居民只能用鐵鍊上鎖,但遊客露營意志堅定,用走也要走到野溪溫泉兩旁,就這麼紮起一個個帳篷,留下的垃圾讓當地居民傷透腦筋。

▲許多遊客執意前往紮營,讓當地居民傷透腦筋,只好用鐵鍊上鎖。

精英村廬山部落社區發展協會人員林千儀:「烤肉的東西吧,就是酒罐啊,還有一些他們個人的東西,可能烤肉完,然後就想說東西帶回去,然後又覺得很麻煩,就丟在這邊。」

同樣是很夯的苗栗縣加里山,身為台灣小百岳之一,標高2200公尺,是苗栗縣最高的一座山,更被稱作「台版富士山」,疫情期間也因為遊客帶來了四處散落的衛生紙小白花,讓林務局氣到改編歌詞警告。

記者曾奕慈:「通往加里山登山步道的這條路一路往上,都還沒有到登山路口,在這個停車場旁邊的斜坡一看,下面全部都是垃圾。」

路邊斜坡上、廁所旁散落寶特瓶和塑膠袋,滿滿都是垃圾,趁著平日我們走進登山步道,看起來比日前照片中改善不少,但是仔細一瞧,還是令人搖頭。

記者曾奕慈:「那些垃圾都藏在角落,那邊、那邊有一個。」

▲山林裡的垃圾難以收拾,可能影響野生動植物生長。

丟在陡峭山坡上的垃圾難以撿拾放任不管,或許幾十年甚至上百年後,它依舊在那無法腐爛,不但有礙觀瞻,更可能影響野生動植物生長,然而非封閉式的山林步道加深管控難度,除非是得申請入山。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會長劉志堅:「你來申請入山就給你一些告知,必要的告知,當然嚴重的要開罰。」

山林開放、鬆綁林道,民眾甚至把出國的興致和會製造的垃圾帶到了山林間,但在享受天然綠景和芬多精的同時,落實自主管理以及透過山林教育向下紮根,才可能響應無痕山林,讓人類真正地向山致敬。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