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守崗位…1歲兒手術無法陪 醫檢師自責:沒做好母親角色

  • A-
  • A
  • A+

記者張雅筑/台中報導【 06/08 17:23 發稿 | 20:11 更新:新增影音 】

「因為我的工作,沒有辦法陪伴我的孩子,特別是在他最需要我的時候,他進手術室...讓我覺得我沒辦法做好一個母親的角色。」台中榮總醫檢師李佳蓉哽咽訴說自己的心情,她透露,年僅1歲10個月大的兒子,因先天性板機指得進行手術,但她因為疫情爆發得和夥伴輪班消化掉眼前的檢體,無法陪伴兒子,只能忍淚堅守崗位。而孩子手術結束後,她自覺身上很髒有許多病菌,所以也都選擇保持距離看看孩子們,她坦言,在母親這個角色上,自己對小孩有很大的愧疚、歉疚感。

▲因疫情爆發,醫檢師每天要化驗的檢體量暴增,中榮醫檢師李佳蓉因此無法陪伴1歲兒手術,讓她相當歉疚。(圖/台中榮總提供)

在5月初時,國內疫情爆發社區感染,且急劇升溫,這對台灣的醫療來說是相當的考驗,首當其中之一的就是醫檢師,為了揪出病毒、傳播鏈,每天等待化驗的檢體真的是爆量,許多醫檢師因此無法回家、無法正常三餐等。而在台中就發生讓人鼻酸的消息,那就是有醫檢師為了堅守崗位,處理、化驗病毒檢體,連寶貝幼子動手術都無法陪伴,只能偷偷的躲在廁所看著孩子術後手上包著紗布、掛著點滴的照片哭泣。

身為母親,卻無法陪伴在孩子身邊,醫檢師李佳蓉回憶當時,哽咽地說,真的很歉疚。今日受訪時她表示,兒子因為有先天性板機指,經醫師評估後決定動手術,只是沒想到安排的日期剛好遇上疫情爆發,深知當時醫院的檢疫量狀況,若自己休假,就會增加同事負擔,評估後,她請先生代勞「趕快排假」,讓孩子可以順利去手術,「那其實那一天,我很想陪我兒子去,可是我沒有辦法,那爸爸他有傳兒子的照片給我,當下我就看著我兒子的照片,我自己一個人躲在廁所裡面哭...我覺得醫檢師是屬於守門員的角色,是屬於前面作戰的人員,包括醫師、護理師把這些檢體送到我們檢驗室來,那我們就是做最後一道把關的動作,所以需要非常大量的專注力在工作上,那我看著我兒子的照片,我哭完之後,我一樣把眼淚擦乾,繼續回到我的工作崗位。」

▲因為疫情爆發,醫檢師要處理的檢體量是平時的10倍。(圖/台中榮總提供)

究竟疫情爆發後的工作量有多大,為了當好守門員不得已得犧牲陪伴兒子手術?李佳蓉透露,平時要處理量檢體量40到50支左右,但疫情爆發後,現在每天要處理的件數高達4、5百,幾乎是平常作業的10倍,而目前輪值的同事就是4人,因為疫情暴增,所以就「不停機」分兩班12小時日夜接續處理檢體。但李佳蓉強調,自己從來不覺得工作累,也不會因為工作量暴增哭,「但是我覺得,因為我的工作沒有辦法去陪伴我的孩子,尤其是當他在最需要我的時候,他進手術室,那我覺得我沒有辦法做好一個母親的角色,是讓我很愧疚的。」

雖然孩子手術成功,但考量到自己在醫院工作,每天接觸大量的檢體,對於兩個孩子只能「保持距離」。李佳蓉說,至今她都不敢回家看孩子,「因為我覺得我的身體很髒,所以我都是在早上上班之前,提早出門先回去我婆婆家,看這兩個小朋友,抱抱他們。」明明是媽媽,但卻無法好好的和孩子相處,李佳蓉疲憊的眼神、愧疚的心情,還有幾度哽咽的聲音,讓人看了心疼又不捨。

▼▲兒子手術,自己因工作關係無法陪伴,李佳蓉說,她只能躲在廁所裡偷哭,哭完後還是得繼續回到崗位上當好防疫守門員角色。(圖/台中榮總提供)

但李佳蓉最後也強調,身為防疫「守門員」,她和另3名同事都會堅守崗位,「我很開心在我們這個團隊裡面,因為我知道在疫情爆發,很多人可能都有家庭、有小孩,他們可能會還怕,但我覺得我們並不是4個人,我們心是聚在一起的。」強調他們雖然是4人團隊,但在疫情爆發後,沒有人想要臨陣脫逃或放棄,反而很團結、互相支持,李佳蓉說,自己很為他們病毒室的團隊感到驕傲。

▲李佳蓉已擔任醫檢師長達13年,這回碰上疫情爆發,她說,很為自己的團隊感到驕傲,因為沒有人臨陣脫逃。(圖/台中榮總提供)

得知醫院內的夥伴為疫情馬不停蹄的化驗檢體,還有同仁因此無法陪伴手術的兒子,台中榮總副院長傅雲慶也在得知消息後,第一時間就到醫檢部給予關心和打氣,謝謝他們為這社會努力、犧牲。

看更多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 最新報導: https://bit.ly/37gsay1

★ 三立新聞網提醒您:

防範新冠肺炎,應使用肥皂勤洗手,搭乘大眾運輸或無法保持社交距離時,務必戴上口罩!

回國若身體不適請主動通報,14天內出現疑似症狀請先撥打防疫專線,並戴上口罩儘速就醫,務必告知醫師旅遊史。

※ 免付費防疫專線:1922、0800-001922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