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愛重生/露營熱水壺爆炸!女童嚴重燒傷 疤痕緊纏上半身

  • A-
  • A
  • A+

記者郭奕均/台北報導

「意外發生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我能那麼堅強」,說起話來語氣堅定,字字句句充滿樂觀,她是燒燙傷患女童渝兒的媽媽,「其實很多人說我是在逞強,但不管是逞強也好,真的堅強也罷,只要我能好好陪女兒對面成長路上難關,這樣就好了!」

▼▲9歲的渝兒堅強樂觀,但3年前嚴重的燒燙傷,讓母女倆生活從此改變。(圖/記者戴華辰攝影)

會說渝兒媽媽在逞強不是沒道理,因為才9歲的渝兒身上有大面積的燒燙傷疤痕,距離受傷已經3年多了,但身上的疤痕還是又厚又大,「我曾經把手指放在她的疤旁邊,她的疤居然跟我的手指一樣厚」,而且這些疤痕佈滿渝兒的右手臂,還有從前胸延伸到肚子,面對如此明顯又厚重的傷疤,在母女倆身上卻看不見一絲哀怨和感傷,媽媽非常堅強又樂觀,而渝兒非常愛拍照,雖然面對陌生人說話很害羞,但叫她對鏡頭擺姿勢她可一點都不害羞。

「我手上這個疤痕很像愛心,身體這裡很像地圖,然後就變成…愛心很喜歡地圖!」羞澀地擠出幾句話,還是不能感受出渝兒面對傷疤的樂觀,媽媽在幫她抹乳液、按摩的時候,她邊喊著痛,卻還能一邊大笑,或許這3年裡,她早就學會和身上的疤痕和平共處。

和母女倆聊天,她們開朗到幾乎讓人忘了,其實她們要面對的難關還多著,「現在比較棘手的,就是她的手腕,疤太乾太硬,要寫字或做事很容易拉到,還有更麻煩的是胸口,因為她現在要升小學4年級了,差不多要開始發育了,但她胸前整片疤痕又厚又硬,所以如果發育起來可能就會像裹小腳一樣,胸部被疤痕纏住了。」

▲渝兒走過傷痛,至今還在和身上厚重的疤痕對抗,母女倆一路上勇敢相伴。(圖/記者戴華辰攝影)

傷疤會如此大面積又嚴重,是因為3年前的一場意外,那年渝兒才6歲,父母帶著她和哥哥,全家人趁清明連假一起去苗栗露營,帳篷搭起來後,大人們開始準備晚餐,其中有個帳篷的人帶了很新穎的水壺來,很多人都沒看過,所以包括渝兒,很多人都湊上去看。

「那個水壺真的很特別,它是用柴燒的,大家現場撿樹枝來燒,中間還會有火焰噴出來,我正想叫渝兒不要靠太近,結果意外突然就發生了…」,原來這個水壺沒有洩壓的地方,唯一洩壓的地方就是水壺的注水口,「但注水口被那主人用軟木塞塞住了,所以你可以想像,它像是個壓力鍋,水一滾,它就炸開來了。」

意外一瞬間,沒人來得反應,只見炸開的熱水全波在渝兒幼小的身軀上,她痛得大聲尖叫,「八仙塵爆的畫面,我想大家都看過,就是她皮都是垂墜在半空中的…」,中間發生什麼事,媽媽已經驚恐到幾乎記不得了,「我只知道到醫院時,我跟護士說渝兒被熱水燙到,但護士說,熱水不會那麼嚴重,了解狀況後,護士才跟我說,那叫氣爆。」

渝兒那時還在讀幼稚園大班,小小的身體承受40%大面積的二到三度灼傷,「她被送進加護病房,但進加護的時候都要簽病危通知單,那時候我還有點心存僥倖,覺得那應該只是個例行手續吧,但護士很嚴肅告訴我,不是,妹妹在裡面的狀況是真的很危險…。」

▲渝兒身上大面積燒燙傷,一度命危,但她打敗死神,如今開朗活著。(圖/受訪者提供)

開心出遊,結果一個突如其來的意外,改變了一家人的命運生活,渝兒還在加護病房和死神拔河,「那時候我堅持不去家屬休息室,我就整天窩在加護病房門口那排很硬的藍色椅子上,因為我當下覺得,我的女兒就隔著這扇門,她在病房裡那麼痛苦,她那麼努力要活下來,我憑什麼去休息…,就是有點想懲罰自己吧。」

後來等渝兒狀況比較穩定後,「我們終於可以進到病房看她,但是當護理人員指著病床上的人,說這是妳們家渝兒,我們真的都傻掉了,我心裡很震驚,這真的是我的小孩嗎,怎麼被包得跟木乃伊一樣,只剩下眼睛、鼻子、嘴巴,其他全部都包起來了…。」

那時候渝兒剛好拍完幼稚園畢業照,媽媽回到家裡整理東西時,正好拿到那本熱騰騰的相簿,「我打開畢業紀念冊,然後發現照片裡,渝兒穿的每一件禮服都很漂亮,她全身的皮膚都是完好無缺的狀況…我當下只覺得,她這輩子再也不會這麼完整、這麼漂亮了,畢竟那時候意外才剛發生,我還沒有接受事實,所以看著照片就覺得,是我害了她,這輩子都是我欠她的…。」

▼▲渝兒受傷前才剛拍完幼稚園畢業照,身上皮膚還很完好,沒想到卻是最後的紀念。(圖/受訪者提供)

後來渝兒大班沒能畢業,上小學之前那段日子,她都在住院、治療、復健中度過。看到寶貝女兒受重傷,還會留下一輩子的傷痕,做父母的很難不崩潰吧,「但我覺得我的個性使然,我遇到事情的時候最後都會讓自己保持理性,就像一開始爸爸進加護病房時,他眼淚馬上就掉下來了,但我直接把他的頭轉過去,我跟他說,小孩子現在正在努力,你如果掉眼淚被她看到,她還要分心來擔心你。」

從一開始的難以接受,渝兒媽媽很快就憑著理智靜下來,因為她知道,唯有她先走出來,才有力量陪著女兒面對重重考驗,「這三年多來,我沒有在她面前流過一滴眼淚,我都盡量把正向跟樂觀帶給她,當然你說經歷這三年,我完完全全接受事實了嗎?或許還沒有,可是我告訴自己,我必須要接受啊,因為事實就是她皮膚不會再長回原本的樣子了!」

媽媽的心即使像被撕裂了一樣,還是要堅強起來,成為女兒的後盾,尤其面對換藥和復健,這真的不是外人可以體會、理解的痛苦,「出院後不代表沒事了,疤痕開始長出來、復健,那才是真的大魔王,尤其她的疤痕真的是瘋狂長,她的胸口很像長了一個洞,疤超級厚!」

有經歷過復健的人就知道,那就像是無底洞一樣,「每天真的都跟鬼打牆一樣,每天早上她的手都抬不起來,然後我們跑醫院復健,復健一天回來手終於能動了,結果隔天一起床,她又不能動了…,我們真的一度會懷疑,這樣復健真的有用嗎…。」

▲渝兒的疤痕從右手、胸口到肚子,又厚又硬,至今仍努力復健抗疤。(圖/記者戴華辰攝影)

一路上的心酸苦楚真的太多太多了,直到現在,母女倆依然在和疤痕對抗,真的很辛苦,但她們臉上的笑容不比其他人少,「我真的比較理性吧,因為我覺得如果放太多感性,對這件事沒有任何幫助,如果我哭,她跟著我一起哭,這樣狀況能改善嗎?不行嘛,所以就只能樂觀面對、解決。」

不管渝兒媽媽是逞強還是堅強,看著渝兒現在快樂、有自信的模樣,對媽媽來說一切都值得了,她也沒有其他選項和退路,只要能為女兒好,她什麼都願意,或許就像她說的,「真的是意外發生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我能那麼堅強。」

現在渝兒媽媽還成立「中華民國兒童燒燙傷關懷協會」,讓所有家長能彼此交流,「最重要的是,讓這些家長知道,我們不孤單,很多人都會遇到一樣的痛苦和問題,我們可以和彼此訴苦、彼此加油打氣,包括孩子們也是,因為孩子在學校時,可能只有他一個人是身上有大面積疤痕的,但當他來到協會,他就會知道,有其他小孩是和他一樣的,他有同伴。」

▲渝兒沒有一點自卑,看到美麗的花兒,還會主動叫媽媽幫自己拍照。(圖/記者戴華辰攝影)

大數據推薦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直播✦活動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