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聞
0:00 0:00

「反正我很閒」猛將深夜爆被資遣:人民法槌敗給資本高牆

  • A-
  • A
  • A+
打賞星星

娛樂中心/莊沛儀報導

「反正我很閒」陳奕凱(左)、鍾佳播(右)。(圖/翻攝自臉書)

▲「反正我很閒」陳奕凱(左)、鍾佳播(右)。(圖/翻攝自臉書)

由鍾佳播、陳奕凱(樂咖)、趙福臨(福林)、李基誥(猛將)組成的YouTube頻道「反正我很閒」,以荒誕主義喜劇的方式討論各種主題,其中以諷刺資本主義和反抗體制的左派內容為最主要特色,頻道更因此聲名大噪,誰料元老之一的猛將昨(25日)深夜突然發長文,爆料「被我自己創立的公司告知資遣了」。

李基誥(猛將)昨深夜在臉書發長文控訴。(圖/翻攝自臉書)

▲李基誥(猛將)昨深夜在臉書發長文控訴。(圖/翻攝自臉書)

猛將去年9月中曾發PO出一篇「下車文」,但離開「反正我很閒」的原因並沒有明說,粉絲本以為他只是有其他規劃,不料25日深夜10點05分,他在臉書發文透露,「離開這幾個月我過得非常不好,不僅僅是完全放不下,甚至還產生了負面的報復心態,我變得很悲觀、憤怒、焦躁,因為,我被我自己創立的公司告知資遣了,甚至收到存證信函」。

猛將在文中提到,2021年8月31日,樂咖突然在群組提出一起簽工作約,因為公司在沒有合約的狀態下運作一年多,且其他兩人很快就贊成,他也不疑有他答應,結果隔天一大早就在群組收到合約,並要求「直接簽一簽」,他雖覺得「大家都認識那麼久了,應該也不至於會有什麼壞念頭」,但細看後發現「合約根本沒潤飾過,看起來像是某間公司的公版合約直接拿來用,裡面說明的內容與法規、現況、大家的工作認知均不相同」,當下他雖然覺得很荒謬,但經過微調後四人仍都簽了合約。

不過,猛將9月6日上班時,發現其他三人難得用嚴肅的表情迎接他,隨後樂咖便說:「我們覺得沒辦法再跟你一起工作,希望你做到今天」,對此,猛將表示並不意外,「畢竟大家在8月爭執過後,上班的氣氛變得很不好,我原本也打算做到2021年底至多過完年,只是這件事提早來了」,但讓他意想不到的是,「自己是以員工的身分被告知資遣」。

李基誥(猛將)沒多久就收到公司寄的存證信函。(圖/翻攝自臉書)

▲李基誥(猛將)沒多久就收到公司寄的存證信函。(圖/翻攝自臉書)

之後猛將和他們一直持續用訊息溝通,但正當在協調要何時見面談時,卻在9月17日收到公司寄存證信函的訊息,戶頭也無預警的多一筆了公司戶頭匯款來的補償金20萬,「存證信函內容大致是說公司已將20萬匯入戶頭,後續我與公司毫無關係」,後續雖嘗試詢問這些行為的原由,但和他們的溝通一直沒有好轉。

被告知資遣後的這段時間裡,猛將透露想了很多,他認為整件事情中做的最錯誤決定就是簽約,「因為那份合約並不是合夥約,而是甲乙約,甲方是負責人鍾佳播,我、陳奕凱和福臨是乙方」,畢竟在當初公司成立時因為時間緊迫,而鍾佳播的爸爸又可以幫忙出資,加上自高中以來的情份讓他忽略了日後決裂的可能,「如果我可以更嚴格審視合約內容,並且堅持以合夥人身份簽約,爭取這個其實是我們四個人的權益,今天就不會有這麼複雜的情況發生」。

「反正我很閒」以諷刺資本主義為主要特色。(圖/翻攝自YT頻道)

▲「反正我很閒」以諷刺資本主義為主要特色。(圖/翻攝自YT頻道)

對於其他三人先簽約再以「告知資遣」的方式讓他離開,「還有突如其來的存證信函(函文年份還寫成109年)、以及強迫性匯入帳戶的補償金」,讓猛將氣憤表示,即便在溝通過程中有情緒或是成見,也不代表可以做出這些荒謬且沒有法理常識的後續行徑。最後他更感嘆,「『反正我很閒』是靠著『打倒資本主義的高牆』、『人民的法槌』得到觀眾的共鳴和喜愛,如今卻以資本主義、慣老闆的姿態,掌握了話語霸權,徹底把多年的好友、工作夥伴踢得遠遠的」。

PO文一出,引起粉絲震驚,紛紛留言「猛將人真的屍骨未寒了…」、「我以為反正我很閒是YT界唯一清流…沒想到猛將出來打臉我」、「打倒資本主義的高牆!除非我就是那高牆~」、「身為骨灰觀眾...不勝唏噓」、「人民的法槌終究打不破資本主義的高牆」;不少粉絲也湧入「反正我很閒」臉書表示,「猛將的事 處理了沒?」、「拜託不要自己應驗『猛將屍骨未寒,你就在趕來做這種齷齪事』」。

網友不禁留言「猛將真的屍骨未寒了」。(圖/翻攝自YT頻道)

▲網友不禁留言「猛將真的屍骨未寒了」。(圖/翻攝自YT頻道)

猛將

【94要賺錢 17向錢衝】WMA加權平均
大數據推薦
【94要賺錢 17向錢衝】WMA加權平均
熱門人物
熱銷商品
讀者留言
三立新聞網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相關網站技術來改善使用者體驗,也尊重用戶的隱私權,特別提出聲明。
了解最新隱私權聲明 知道了